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一个雷洋刚火化 又一个“雷洋”跳下楼 阴霾下的你国!

——权力的阴霾中——整个民族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当你正过着小资生活,突然不公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才觉得法治的重要;当你狂热地爱国荡平小日本,回家发现自己的房屋被强拆时,才明白没家哪来的国;当自己得了重病而无钱医治坐等阎王时,才痛感百姓免费医疗的重要;当自己倾尽所有劳苦一生也难买套房时,才真正体会到国家再强也与自己无关!【只有与老百姓为敌的共产党消失,国家才叫国家,不然那就是个被共党玩弄的暴力机器】

【你不反对恶法?看!第二个雷洋】武汉胡新成:扬州大学学士在特巡警大队内坠亡,事发近两月家人至今不明真相!莫训锐,扬州大学学士,南京市浦口区琅琊路小学天润城分校老师。2016年11月12日中午出门,40分钟后在南京市浦口区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内坠楼,莫训锐父亲:我想知道我儿子是怎么死的?…以下是死者父亲爆料:儿子莫训锐(受害者)、儿媳沈洁为南京市琅琊路小学天润城分校教师,2016年11月12日中午,儿子与儿媳为情感问题发生矛盾后,儿子前往浦口区特巡警大队(柳州北路8号)求助,执勤人员不安抚他还将他视为犯人,押入大楼内二楼办公室审讯,后强行拖入厕所,两个房间内发生了什么至今不知晓,儿子从房间出来后跪地求饶,执勤人员依旧如对待犯人般扣押他,儿子无奈之下冲向窗户逃生,从二楼坠下。期间浦口公安分局始终没有公布这两个房间内的视频,并对家属提出还原事实真相的要求一再推脱,不接电话。今日凌晨3点,儿子病危开始抢救,我在ICU门口等待,警方竟私自签字从小门将我儿子送至殡仪馆,随后调动大量警力控制家属,我们到上午11点30才知道儿子已被送走。现人命关天,浦口检察院介入,我们没有看到介入调查的任何结果。——这应该算是第二个雷洋了吧?不少人不是不关心么?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你我?

漂流到青藏:女儿学校的老师,很震惊啊,前面风言风语的,说什么的都有,我就知道这个老师教课水平很高,写的一手好字,人很精神,怎么突然就没了呢?!!//资深博人:不会有真相的,几年前我们这理工大学死了两个,一个掉进校区坑洞,一个触电身亡,都封锁消息的。//我的vb我作主:莫训锐在特警队的这四十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摄像头不会又是损坏了吧!//石岭:那还不简单?定你一个抗法自杀就是了,反正监控都是坏的。实在不行,所长去央视解释一下就可以了。

老留学李嘉玉:在美国28年,不购买枪支的原则将在这周打破,我要拥有武器。这是美国宪法赋予的,不能糟蹋了。如果愿意,参加个8小时课程,获得CWP,还可以带枪出门。但我买来只是放在家里或是车里(都算自己的领地,这你懂为啥美国警察那么怕…)。我要自由拥有武器的象征意义!破气枪都判三年半?要追蒙古暴政?

连自行车都去不了的地儿你们都好意思去征税。(江西省廉政文化摄影作品:《征税途中》)

王朔观察:当你正过着小资生活,突然不公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才觉得法治的重要;当你狂热地爱国荡平小日本,回家发现自己的房屋被强拆时,才明白没家哪来的国;当自己得了重病而无钱医治坐等阎王时,才痛感百姓免费医疗的重要;当自己倾尽所有劳苦一生也难买套房时,才真正体会到国家再强也与自己无关!

字谓贤:【权力的雾霾】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那信念就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悲哀的莫过于一个民族的文学生命被暴力所摧残。它不单是禁止舆论自由,而是强制性地桎梏一个民族的心灵,并根除其记忆。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民族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顾猷:没有骆家辉,没有美帝,中国人民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霾,还以为就是大雾,一直蒙在鼓里,用生活的淡定浪漫地去面对。日子过得好好的,生生死死,糊里糊涂,骆家辉及其美帝政府,楞是给搅黄了。

【距离北京200公里,因为污染消失的村庄】梨视频:北京往东200公里的唐山松汀村,因为雾霾从地图上消失了。自从2003年起被钢铁厂、焦化厂包围,污染问题接踵而至。村民说,“这里的村民多患脑血栓、心梗。白天督查来工厂停工,夜里又偷偷生产。老百姓愿望就是搬家,如今能搬走的都搬走了。”

KenWong_:要解决我大中华之重度雾霾污染,当务之急是禁售所有带拍照及录像功能的设备,不管是手机相机平板还是无人机,凡发表污染有关言论的一律入刑。

【公安部向北京等6省市一线交警紧急调拨30万个防霾口罩】中国警察网:1月4日,为落实部领导关爱恶劣气候条件下执勤 警察的指示批示精神,公安部交管局会同装备财务局第一批向北京等6省市一线交警紧急调拨30万个防霾口罩。公安部交管局要求各地要为户外执勤 警察和辅警配发防霾口罩,视情配发防尘眼镜,对患有呼吸道、心血管等不适宜雾霾天气户外活动疾病的交警、辅警,尽量少安排或不安排户外执勤。——环卫工人给没给发放防霾口罩?//*白发潇潇法律人:空中有霾,心中无霾,再大的霾都不必戴口罩了。//*死磕学派:要发什么口罩?把那些造谣有雾霾的人、造谣说雾霾有害的人、造谣说污染治理不力的人,统统都逮起来,空气就干净了!!!//bjl9123:把一个国家的几十个城市搞成这样,也是丰功伟绩!

jerrymice:昨天有个北京朋友找我打听在昆明外地孩子读小学的事情,他打算年后把孩子转学过来。我说你孩子在中关村三小多好的学校,怎么跑昆明来,这边教学不行。他回了句,至少比海南好点吧,常年没雾霾的地方也就海南云南了。

昨天看到的关于雾霾的一首诗新版余光中《乡愁》:“小时候,口罩是心中深深的恐惧,我在这头,针头在那头。再后来,口罩是2003年浅浅的记忆,我在这头,SARS在那头。现如今,口罩是全民的防霾神器,我在这头,却看不清,谁在那头……”

中国乡村之声:2012年,在作为废旧塑料加工厂的院子里,住着厂主陈峰(化名)和依姐两家人,他们每天忙碌在一堆堆来自异国的垃圾旁,王久良记录下了院子里两年的时光剪辑成了纪录片《塑料王国》。2016年11月,该片拿下阿姆斯特丹纪录片电影节新人单元大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