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陈思敏:王安顺履新后的不安顺指数在上升

据报导,北京代市长蔡奇出席1月7日座谈会时,首次对话市民共商雾霾(民间称阴霾)治理。由于雾霾跨年不退,持续盘踞北京,也激起了舆论重提前任市长王安顺在2014年立下的誓言:“北京2017年实现天蓝地绿水清”。如今2017年,1月6日环保部长陈吉宁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冬季污染基本无改善”。不是无改善而已,统计显示,北京跨年重污染两度延长,总时长超过200小时,再创新高。北京市民找王安顺去要“天蓝水清地绿”?王去年(2016)10月31日辞职并履新中央,已经走人,也无须“提头来见”。

王安顺曾解释,“雾霾治理不好,就提头来见”是玩笑话。戏言可以不算数,但人民的纳税钱要当真。

回顾2014年新闻,王安顺与中央签订责任书,三年投入7600亿元治霾。当时对这笔巨额经费能否有的放矢的质疑,王安顺高调回应:投资1万亿也值。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全中国才投4万亿元,单一个北京市治理PM2.5就投放7600亿元。因而从2014年那时候起,民众与媒体就都有“7600亿元花在哪”的问声。

在去年(2016)5月,财政部监督检查局曾就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进行检查,查到诸多使用乱象,并点名包括北京市在内的9省区市。虽然财政部这项检查针对的是国务院拨付地方的200多亿元资金,但不排除北京市财政7600亿元的治霾资金也会被检查或审计。特别是注意到新华网,从去年12月12日起至今年1月初,以约25天的长时间于官网首页呈现这次财政部“治霾的钱被挪用”的主题报导。若北京治霾的资金流向也出问题,那王安顺的不利指数将大大上升。

再一个推升王安顺不利指数的是,1月7日媒体披露,北京市与重庆市同时更新市纪委书记。值此两地政府主管离任后随即调整纪委一把手,外界很难不去连想如同原中纪委副书记黄树贤出任民政部长,是被专门派去查民政部窝案的。

像是张硕辅,此前任云南省纪委书记,官媒曾有报导,2015年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铁腕执铁纪反腐战绩斐然”。张硕辅正是于2015年4月到云南任省纪委书记,当年就有多位地市、省直、国企等一把手落马,因此其反腐特色被指“紧盯一把手”。

或许此前最大的不利指数就是王安顺自己发出来的,未能在深耕多年的北京官场更上一层楼。王安顺在2012年7月被委以首都市长之职时,被指“政治觉悟性高”,提前切割周永康案,以致后来没有延烧到他身上。四年后,同样的政治觉悟性,王安顺主动辞职,当然不是怕治霾掉脑袋。若据香港动向杂志11月号文章披露,王安顺在出席北京市委常委会上曾承认,“心情很沉重、很内疚,一度跟错人”。文章称,王安顺提到的“跟错人”,指的是周永康和令计划。

王安顺已转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而他这次主动让位的政治觉悟性管不管用,还可观察盘古系掌门人郭文贵的案子。郭文贵案子跟北京官场与国企有太多牵连,目前媒体曝光他的政商关系只是冰山一角。何况王、郭两人后台都有一个曾庆红。而今年,郭文贵商战的“国安力量”马建案已进入司法程序,相关案情应该会有更多曝光,如近年北京市国企、国资委涉及的多个股权案,届时即知会否进一步推升时任市长王安顺的不利指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