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培养陈敏尔接替胡春华?幕后谁在放风点火?

中共十九大临近,政治局委员及常委人选将是高层博弈焦点。被指江派背景的港媒称,现任“60后”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不仅是入十九大政治局的热门人选,也是习近平培养替代胡春华的接班人。阿波罗网评论员认为,这是有意制造“习近平打击胡锦涛的团派”的舆论,在给习近平当局搅浑水。此前学者分析,所谓“团派”其实是有名无实的虚拟政治派系。

1月8日,被指江派背景的明镜网旗下杂志《内幕》发表评论文章指,现任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未来不但要进入政治局,还可能和被外界视为“王储”的现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以及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形成接班人“三驾马车”的态势。

文章认为,十八大后,陈敏尔以浙江常务副省长空降贵州出任省长,成为习出任总书记后,率先获得重用的地方诸侯。而随着栗战书进京掌管中办、贵州出现省委书记空缺,陈敏尔迅速获得上位,充分说明他在习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种种迹象显示,习近平对陈敏尔的培养是非常用心的。

文章引述旅美作者高新认为,“寻找和提拔合适人选准备取代胡春华的行动事实上已经开始了。”

他表示,虽然十八大时确立了胡春华和孙政才作为第六代的接班人进行培养,但这两个人选是当时各方政治力量较量妥协的产物,未必是习近平真正心仪的接班人选。

现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出身于共青团,被认为是胡锦涛的亲信。

在水一方:胡锦涛和习近平相互支持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曾表示,所谓的“团派”,其实有团无派。共青团系统依附于党委存在,无论从权力架构还是经济利益角度,共青团系统很难形成独立的派系。许多共青团出身的官员早就在江泽民“贪腐治国”政策下,与江泽民利益集团腐败勾结在一起。由江派刘云山共青团也沦为青年官僚营私舞弊的平台,与习近平阵营作对。

一些媒体不断放风称习近平打击“团派”,不过是江派势力背后操控,有意制造舆论,替习近平“树敌”,挑拨胡习联盟。

胡锦涛在位十年,大部分时间权力都被江泽民架空。胡在任期末发力反击夺权,在达到其权力颠覆时突然在十八大上宣布裸退,将党政军大权全部留给习近平,在形式上阻断了江泽民继续干政的路。在习近平上台后,胡锦涛也多次露面,力挺习近平反腐。

此前外媒披露,出身共青团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的贪污腐败和勾结周永康的罪行被报告给胡锦涛,胡多次表态令计划“不是自己人”,要将其交与“党纪国法”处置。

去年下半年,中共在北京举行学习《胡锦涛文选》报告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在讲话中高度评价胡锦涛及《胡锦涛文选》,形容胡锦涛“把握大局,审时度势,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强调学习《胡锦涛文选》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共官员理论学习培训的重要任务。

辛子陵:江派放火,分裂习胡政治联盟

近2年,不少媒体均在热炒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不和,并指两人在经济问题上有分歧,甚至李克强被习削权,仕途都有危险等。

体制内的学者辛子陵对希望之声表示,背后放火者是江派势力,用的是离间计,目的就是想挑拨离间,分裂习近平和胡锦涛、和李克强之间的关系,企图坐享渔人之利:“现在江派很明显,就想把火引导习近平和团派上,要分裂习近平胡锦涛的政治联盟,要分化他们,如果这一招他们能成功,习胡分家了、习李分家了,那江派就得手了。”

何清涟:“团派”是有名无实的虚拟政治派系

专家何清涟今年8月在美国之音撰文指出,共青团系统与中央团校,一度成为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基地,是当时的制度安排。团中央对团干部的关照提拔,往往在他们从团中央转任地方职务之后就结束了,这些要员一般也不再与团中央保持利益纽带关系。

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三人是共青团系统不同时期培养的团干翘楚,但从公开资料来看,他们三人之间并无横向联系,他们曾经的共主胡锦涛也不是个喜欢拉派结派恋权之人,与他们的关系可说是公谊大于私交。

比如十八大交班之时,胡锦涛既未力保李源潮进常委,也未在令计划儿子出事之后予以保护。这几位表面上看来与他最有渊源的团干,似乎也很少找过他求援,互相之间也不施以援助,一点也看不出同枝相连的迹像。

中国副主席李源潮在中南海会见西班牙外长(2013年6月25日)

习近平近年接连打掉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等各大势力,只有薄熙来被抓之后,传有太子党成员王军(中共元老王震之子)等几十人联名上书力保。

令计划出事之后,朝廷按惯例查其利益网络,结果与其有瓜葛之人不在团中央,而在中办一系,最后由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发出在中办“肃清令计划余毒”的号召。

李克强的国务院班底中,干员几乎就是温家宝时期的主力,没见他将团中央出身的官员提拔为身边亲信。

周强、胡春华、陆昊等“团派干将”2015年8月10日被《北京日报》点名修理,说他们“爬得快,根不深”,缺少基层历练,这些人既不能利用自己担任方面大员的媒体反驳,也不能利用《中国青年报》这一“团派舆论阵地”为自己辩护。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人大会议上作报告(2014年3月10日)

综上所述,任职于共青团中央的官员之间既无共同的利益纽带,也无一个愿意维系帮派利益的领袖,更无互为奥援的愿望,将其称之为政治帮派,实在有点勉强。

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来源:阿波罗网于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