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林忌:毒雾锁国 祸延香港

近年港人在网上已经不再相信环保署的数据,而纷纷以美式计算为准,有如大陆有知识者纷纷自行转换美式计算方法!香港如此倒退令人震惊,但比起中国甚至禁止人民得知真相,甚至强迫以外国标准来计算中国空气污染的软件下架,或修改其程式,香港人或许要“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香港人在呼吸来自党国的废气时,“仍然”有可以自行计算废气的权利。

中国大陆近年愈来愈严重的雾霾——实际上是毒雾污染,不但影响中国大陆的人民健康,已经变成了国际的问题,甚至近至澳门、香港、台湾与韩国,远至日本都受到影响。

一些中国的传媒常以1952年的伦敦“大烟雾”(The Great Smog)来比较,有心者是想劝戒中国效法当年的英国当局,透过果断立法去解决有毒空气问题;党媒则玩弄“当年英国也有雾霾”,来合理化自己的污染,以至欺骗自己的人民,说污染是所谓“进步”的必经过程,甚至有说香港当年也污染严重云云,事实完全比不上今日中国的污染。

英国以往的污染问题,是由于首次进入工业年代,以至首次大规模使用汽车引起的;当年世界对这些科技新事物认识不足,根本不知道污染大规模出现的后果,而要消除这些污染,还需要时间去搜证,以病例去说服各界;但在有民主自由的地方,虽然过程需时几年,结果还是在1956年通过了清洁空气法,限制燃料以及搬迁发电站,结果成功解决了伦敦的空气污染问题。

有说八、九十年代香港也有空气污染问题,由于当年汽车使用柴油以至有铅汽油,而大型的柴油车如巴士、货车等,其粒子的排放都非常严重,但相对今日的中国而言,污染规模始终有限,废气也仍局限于工业区以及路边,不会形成有如今日中国的大规模污染,在比例上从来未试过好似近年来自北方大陆的污染。

香港的环境局局长黄锦星,在一月八日雾霾袭广州后袭港的日子,竟接受访问表示香港的主要空气污染物已减少约三成;事实上香港本地的污染物,的确随着路边最大污染源头——旧式标准的柴油车强制退役,而大幅减少,但来自中国大陆的污染却有增无减,近年多次出现超标的纪录,黄锦星在全港市民受苦的日子,来反其道而行说“污染减三成”,足以证明香港官员已经愈来愈大陆化,有如北京官员竟把问题推给煮食炒菜,以至要监管露天烧烤等,完全是转移视线的说法。

香港特区政府于2013年改变自1995年英治时代,共用了十八年的指数,改用1-10的AQHI指数,引民间的“香港地下天文台”的评论,是“未能与世界其他地区比较”的数字;而且举例说明,如以威胁香港最严重的中国污染物PM2.5悬浮粒子,以2016年1月9日晚凌晨3时的数据为例,东涌录得属于红色级别的155严重数据,属于全港最空气污染的地方,在香港环保署却录得全香港最低的3分,即污染属于低级别!也难怪环境局局长黄锦星可以说香港空气污染减少三成了!无法解决污染,就搬龙门改数字好了!果然是“中港融合”!

美式AQI(或改良版AQICN)的计算方式,和香港AQHI最不同的,是美式AQI以污染最严重的类别,如上述是以严重的PM2.5指数,来得出最终的指数;亦因此近年港人在网上已经不再相信环保署的数据,而纷纷以美式计算为准,有如大陆有知识者纷纷自行转换美式计算方法!香港如此倒退令人震惊,但比起中国甚至禁止人民得知真相,甚至强迫以外国标准来计算中国空气污染的软件下架,或修改其程式,香港人或许要“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香港人在呼吸来自党国的废气时,“仍然”有可以自行计算废气的权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