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江泽民夫妻“恩爱”? 王冶坪为报复 给江戴绿帽

近日陆媒以报道江泽民与王冶坪结婚纪念日的方式晒“恩爱”。这与坊间早已周知的江泽民丑闻截然相反。外界盛传江泽民有四大情妇:宋祖英、李瑞英、黄丽满、陈至立。港媒曾披露,刘志军将其享用的俄罗斯美女献给江泽民,还在江泽民专列上偷拍江的淫乱录像。而王冶坪在长春第二汽车制造厂上班时,也曾与厂长“红杏出墙”。

外界盛传江泽民有四大情妇:宋祖英、李瑞英、黄丽满、陈至立。(网络图片)

《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1月9日刊文称,1月6日是江泽民和夫人王冶坪的66周年结婚纪念日。并称中共中央领导人的结婚日期,很少见诸媒体,而江曾出书自己主动透露。

文章说,1947年,江泽民从上海交大毕业后进入上海益民食品厂工作,“正在热恋中”,江夫妻“青梅竹马”,“两人在夕阳下的草地上谈天。”

文章还称,66年来,江泽民和王冶坪“相互照顾、相互扶持“,在担任中央领导人后,江泽民时常会偕王冶坪调研视察或出访。长时间的公开活动,会让患有颈椎病的王冶坪吃不消。她身体不适时,江泽民都会细心照料,云云。

江外访时对王冶坪置之不理(网络图片)

江泽民的四大情妇

而民间有顺口溜说江泽民:“家里养着猫头鹰,出国带着李瑞英,听歌要听宋祖英。”说的就是江泽民身边几个有名的女人。

“猫头鹰”指的是江泽民的元配王冶坪,王年老色衰,一身是病。江泽民每次出国带着她不过是为了显示“糟糠之妻不下堂”而已,实则对她十分厌恶。2002年在美国德州农场,小布什夫妇来欢迎江氏夫妇。江一下车就把王冶坪丢在一边,独自走进宴会厅,留下小布什和劳拉安慰遭丈夫冷落的王冶坪。此场景后来被海外记者拍摄下来。中国向来被称为礼仪之邦,江泽民此举让世人瞧不起中国人,对炎黄子孙来说,可谓极大的羞辱。

江外访时对王冶坪置之不理(网络图片)

在江宋苟合之前,江泽民还有个有夫之妇的情人、中央电视台的女主播李瑞英。此女相貌平平,但会故作媚态,每年政协会议都缺不了她。李瑞英有几年是江泽民出访时必带的中央电视台女主播,白天在电视上当传声筒,晚上给江泽民摆脱寂寞。一次在江泽民出访时,李瑞英采访江泽民的画面在中央电视台晚间的新闻联播中播出,观众议论纷纷,说李不象是在采访,倒象是在撒娇。

宋祖英大概算是江泽民的头号姘头,江与宋的淫乱丑闻已广为人知。1991年央视春晚,宋祖英怯生生演唱了一首《小背篓》,化妆后的宋祖英被爷爷辈的江泽民看中,两人一拍即合。

除此之外,原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和原教育部长陈至立也是江泽民的情妇。

江泽民和刘志军共用俄罗斯情妇

香港《动向》334期(2013年)报导称,北京观察人士说:中共党官早已没什么信仰,要有也是信钱。一位正部级退休女官员称:“江泽民多么高调地批判‘权色交易’,他指令提拔的刘志军又干了些什么?”

文章说,刘志军贪腐案揭发并非情妇举报之功,尽管网传刘有18个情妇且其中有3个俄罗斯美女。更有官场段子说:江与刘是“基于俄罗斯的连襟”,即两人共用俄罗斯情妇。知情人士在未否认此段子的情况下说:“刘部长实际上替老江背黑锅,他费劲弄来的俄罗斯美女是服侍老江的。几位美女用纯正俄语给老江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卡秋莎》,让老江梦回留苏时代的美好生活。”

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贪腐案有诸多情妇卷入,其中不乏有人将中共高层官场上的淫乱资料(录影)匿藏于海外,以备日后在特定时期“挟影要价”或者自保。文章说,刘志军握有江泽民专列上的“大量生活影像资料”并由刘的关系人存放于海外。生活影像资料暗示江也卷入官场淫乱。

王冶坪也曾给江泽民戴绿帽子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现在很多人都觉得王冶坪的长相实在困难,还讽刺说江泽民家里养了只猫头鹰。不过据长春汽车制造厂的人回忆说,王冶坪当年是厂里“三枝花”中的一枝,颇有些姿色。也许那时王冶坪才30岁上下,正是迷人的少妇年龄,再加上从大上海来的,姿色之外还带了一些都市气质。

王冶坪是学外语的,到了汽车厂没有合适的工作,但因为江泽民是干部,厂里给特殊照顾,安排王冶坪作了个秘书。长春汽车制造厂早期有两个分厂,江泽民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当厂长时,王冶坪在长春第二汽车制造厂上班。王冶坪对江泽民的怀疑不好对别人讲,有次实在忍不住对二厂厂长倾诉出来,在厂长的极力宽慰下,王冶坪终于找到了平衡心理的着力点──红杏出墙。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个时候,这种事传出去非同小可,有人想不开甚至会自杀,但事发后王冶坪依然我行我素。当时汽车制造厂很多人茶余饭后扯的主要话题就是江泽民戴绿帽子的各种传闻。江泽民假装听不见,但夫妻俩回家就吵翻了天。

于是江找到时任一机部第一副部长的汪道涵,死活要调离长春。江泽民最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就是,“人家都知道我戴了绿帽子,让我怎么再开展工作?”汪道涵对提拔过自己的江上青的“养子”深表同情。1962年,在汪道涵的帮助下,江泽民被调回上海,任一机部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冶坪也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大上海,被安排在同一单位工作。同时,根本不懂技术的王冶坪的履历上多了个职务“科技人员”。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