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天狼孤星:这片土地 能少一些荒诞吗?

据说,在前不久举行的沪昆高铁开通仪式上,刚升任云南巡抚的阮某,在念稿时两次把著名的“滇(dian)越铁路”读成“镇(zhen)越铁路”。有人质疑:这么大的领导,历史上的“滇越铁路”、有名的“滇池”、云南的简称都不知道?云南省长不识滇字,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还博士学位?当然,他若是武则天,可以金口玉言,以己为参照物,久而久之也可成了真理。或者早生几百年,后人做通假字解释也可,奈何都不是!便只能贻笑大方了!

我也在纳闷:作为一省封疆大吏,按道理,肯定是人中龙凤,精英中的精英,况且,滇又是云南的简称,这是初中生就知道的。作为一省公仆(我不喜欢用父母官一词),连这个起码的常识都不晓得,可见那些所谓的学位等含水量有多高?最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字就是他将要主政的省份简称!让这样的人来领导几千万百姓奔向美好的理想社会,靠谱不靠谱?

当然,即便出再大的糗事,相信下面仍旧“一片热烈的掌声”,绝对不会有一个人指出领导的错误!根据中国人的逻辑,领导还会犯错吗?当所有人都心里窃笑这位表演者的出丑时,他心里可能还充溢着蓬勃的激情,自我感觉尤其良好!正如一辆行驶在悬崖边的车辆,驾驶员沉醉在梦中,丝毫不觉危险的临近,车上的人却都吓出一头冷汗,可怕的是没有人去提醒,可悲的是没有人敢去提醒!

——当自我纠错、自我修复机制完全失灵的时候,有朝一日,出现天大后果毫不奇怪!

当如此荒诞的一幕在这片土地上演的时候,善良的人们,一定要警惕,请瞪大双眼,抓紧安全带!

今年51岁的赵春华为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在天津市河北区李公祠大街亲水平台附近摆设射击摊进行营利活动。10月12日22时,公安机关在巡查过程中发现并将其抓获,当场查获涉案枪形物9支及相关枪支配件、塑料弹,其中6支被鉴定为能正常发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法院认为,其行为情节严重,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前不久被判处三年半的有期徒刑!

据其女儿透露,早已离异的赵春华,为摆这个小摊点,每月还要向有关部门交纳几百元,且只能晚上9:30以后才能出摊,另外与女儿一起租一间10平方的住房,生活捉襟见肘自不待言,受尽风霜折磨的她,每月才仅有收3000元左右!这样的弱势群体,这样的困难群众,所谓“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关怀她们,不正是社会的本分吗?何况这些枪又不会带来什么危害?即使有一定的危险性,可以耐心下劝说行不?

我想起了那个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徒刑的四川少年,想起了因掏鸟窝被判入狱十年的农村大学生,想起了因ATM机损坏原因多取17万被判无期的布衣许霆……他们的无心之失,相对那些贪污上亿,挥霍无数民脂民膏者对社会的巨大危害,实在是泰山与小丘之别!

可是,呼格案中的那个警官冯志明,因非法持有巨大杀伤力的枪支弹药,不才仅仅增加三年徒刑吗?

这样的结果,那些大贪巨蠹们哪一个看了不笑掉下巴?

2016年,有几个头顶着“人类灵魂工程师”辉煌头衔的教师撞到了枪口上:

9月9日,山西长治市屯留县一中高二年级组24名教师,在放假后到酒店AA制聚餐且饮了些酒,共花费1390元,被县纪委约谈,并勒令在全体教师会上做出深刻检讨,并通报批评,在当地报纸上刊登。

10月23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名为“关于公职人员违反城市管理规定的通报”的图片,上面显示有两名来自三明市宁化红旗小学和城东小学的老师,因在占道经营的摊点买菜被全县通报。

我的天,得!如今的教师,工作上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除繁重的课堂教学、作业批改之外,还要忙着写教案听课记录教学反思三笔字,以及乱七八糟的读书笔记、教学论文,经常累得头晕眼花,另外还要在学校忍受学校领导的经常的苛刻指责,忍受混混学生的捣乱而束手无策(不能体罚不能辱骂),还要为职称评优评先疲于应付;生活上只恨不得一分钱掰三下花,从牙缝里、抠下每一文钱!他们高度压抑疲惫的身心,现在连偶尔放松“吃个对糊”(方言:AA制吃饭),甚至上街买个菜都要倍加提心吊胆!

虽然上述通报批评最终因备受诟病与争议不得不返销,但对广大教师们的打击却是沉重的:他们的心灵必须随时承受学生、领导乃至公权力部门的欺凌,除了忍气吞声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