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饮食文化 > 正文

记者来鸿:一本让“硬汉记者”落泪的菜谱

杰拉米·鲍文在叙利亚报道

食在叙利亚,味在阿勒颇?在伦敦偶然看到一本菜谱,老记者不禁回想起中东"鱼米之乡"曾经拥有、已经失去的那些美好。

我拿起来翻了翻。菜谱是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叙利亚儿童基金"筹款的,其中的照片、菜谱、书的美术设计等等都是捐赠的。一些非常著名的厨师亲自做了自己版本的叙利亚美食。书相当棒,后来我自己也买了一本。

我做记者已经30多年了,我不是铁石心肠,见过的一切也给我心里留下了磨损。见多了真正的痛苦长什么样,为什么一本菜谱还能让我动容到落泪呢?

这本书好像是叙利亚美食的一首赞歌。中东食品在英国并不是一向有名,近几年人气才越来越高。像扎塔尔(Za'atar)、苏马克(Sumak)这样的调味香料,原来我要从黎巴嫩、叙利亚或者耶路撒冷的市场买了带回来,现在在我家门口的超市就能买到。还有石榴糖蜜。好多年,我一直把石榴糖蜜看作我下厨的秘密武器,星期日吃英国传统的烤肉,我甚至也曾在肉汁中加上几滴!

中东新闻的不可预见性意味着我们的报道小组经常要靠街边小吃加油。记得近30年前,有一次在喀布尔,几个略有神经质的同事劝我不要尝某种阿富汗小吃,我真没吃,这个决定让我一直遗憾。自那以后,我总是尽最大努力、什么都去尝一尝。

我承认,有一次在黎巴嫩的赛达(Sidon),腌羊脊髓配大饼确实超越了我的红色底线。但是,我给自己的托辞是,那天报道了整整一天以色列和真主党的战争,累死了、饿死了,还有,那家店的鸡肉卷饼确实相当有名。

我在社交媒体上发过许多中东街边小吃的照片。有人甚至把这些照片攒在一起、在网上做了一个图集,标题很正式,令我钦佩:杰拉米•鲍文饿了。

记得我曾经很大胆地在报道中说过,尽管发生了这一切,叙利亚人仍然在吃、我还和他们一起大吃呢。就为这个,我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一顿臭骂。

我的回答是,理解别人--包括那些卷入中东灾难的人--的最好方式是,看看他们如何活着,而不单单是如何死去。

最近一些年我到中东去过无数次,其中许多都是报道死人的。我喜欢看到还活着的叙利亚人享受他们爱吃的、好吃的。

悲惨的是,战争让许多叙利亚人流离失所。但是,叙利亚人不愿意被没完没了地描绘成受害者、依赖别人的施舍活着,即便对很多人来说事实确实如此。

叙利亚人以叙利亚美食为骄傲,他们还在梦想着。巧合的是,就连联合国粮食计划署都努力迎合当地人的口味。在人们更爱吃大米的地方,联合国粮食署把救援的小麦换成大米。

叙利亚美食中一些最好吃的菜肴出自阿勒颇。对于大肚汉来说,阿勒颇真是天堂。

所以,当我拿起那本"#为叙利亚烹调"时,我控制不住,眼泪了。部分原因是,我想起了叙利亚曾经拥有、已经失去的那些美好。你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叙利亚人,在冰天雪地、泥泞的小路上挣扎着逃离阿勒颇的人,曾经也是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痛快地吃喝、快乐地过节;还有,那个在公交车站等着被送往寒冷、龌龊的难民营的老妇,她也曾在自己温暖的厨房中忙碌,几个小时,就是为了想给家人把饭做到最好,不仅最好、还要最多!

另外让我感动的一点是,那些对菜谱做出贡献的人对叙利亚和阿勒颇—这个经常被轻描淡写地称为残忍之地的城市—文化中很重要的一方面给予的尊重。

叙利亚历史悠久、文化多样,叙利亚人依然尽其可能地热情好客。这个城市和国家发生了可怕的事,但是,这不能成为把她的过去和未来统统抹杀的原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BBC中东事务主编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饮食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