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任建峰:连义和团都不如的“爱字头”烂仔 应该以纳粹冲锋队下场为鉴

——连义和团都不如的烂仔

他们声称爱国,但行为上就亵渎中国自古以来自封的“礼仪之邦”形象。他们有时会被嘲为义和团,但历史上的义和团无论行动有几错也好,都是与腐败政权联手抗外。反观香港的“爱字头”或类似团体,他们只是一群为名、为利而去向恶政权乞讨的人。他们连被称为义和团都不配,他们只是烂仔。

罗冠聪等人近日去台湾出席活动,行程期间都被示威者“招呼”。到了他们回港时,有人更以肢体、液体袭击罗冠聪。

我不禁想起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德国,纳粹党成立不久,而在党内有一群特别野蛮的流氓被称为冲锋队。他们以爱国为名,四围恐吓与纳粹党政见不同的人士,甚至向政敌动武。每当纳粹党领导想去某地方造势、制造混乱时,他们就会“吹鸡”,令冲锋队成员倾巢而出、四周制造恐惧。

当时的军政界人士还未公开支持、煽动冲锋队。不过,他们十分不喜欢时常被冲锋队针对的知识分子阶层。他们觉得冲锋队未必是坏事,有人对付异己,又不需要自己出手。所以,每当冲锋队作恶时,军政界都会倾向宽松处理。这使冲锋队越来越横行无忌,暴力程度亦日渐增加。至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冲锋队已发展成协助纳粹党做“污糟事”的“合法烂仔”部队。

近年的香港,越来越多以街头运动形式的“爱字头”或与其类似的极端亲建制团体在社会上出现。他们起初只是在街头做街站,宣传他们的看法。但在有资源、有组织的情况下(譬如说,他们在各种活动以收钱开工形式壮大参与人数),这些团体的行为就日趋过份。

他们先以运用强劲音响、恶言谩骂手法滋扰、威吓和平表达反建制意见的市民,企图灭声。他们然后找不同团体人士追击不同界别,例如以陈净心自己或带队举报或以街头语言暴力追击演艺界或地区团体,以高达斌带队谩骂、批斗法官,以傅振中带队去搞法律界的各表态集会。在占中期间至到近日罗冠聪被袭,这些团体开始发展到会用暴力来打压与恐吓政权的异己。如果这些团体继续被放纵,我担心他们会迟早无法无天地小则导致他人重伤、大则搞出人命。

就此,我希望大家能看清楚这些团体是什么一回事。他们声称爱国,但行为上就亵渎中国自古以来自封的“礼仪之邦”形象。他们有时会被嘲为义和团,但历史上的义和团无论行动有几错也好,都是与腐败政权联手抗外。反观香港的“爱字头”或类似团体,他们只是一群为名、为利而去向恶政权乞讨的人。他们连被称为义和团都不配,他们只是烂仔。

不过,这些烂仔应该以纳粹冲锋队的下场为鉴,不要这样过份、得戚。纳粹党当权后开始着重社会稳定,负责捣乱的冲锋队亦因再没有利用价值而最终被纳粹政权剿灭。如果香港核心价值将来全面沦陷,我相信这些烂仔会因政权用完即弃而被收拾。到时我会一面哀悼香港沦陷,一面“食花生”看着这群烂仔怎样被收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