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华邮:数百藏人无视中共命令 到佛教发源地朝圣

本文译自《华盛顿邮报》1月13日的报道。这名年轻的藏族喇嘛带着年迈的叔叔的婶婶踏上了一生的旅行——前往印度的佛教圣地,并有机会见到达赖喇嘛。但中途,从中国传来消息:要他们立刻返回。

12月份, 中共警方已经5次到这位喇嘛的家,采集了他父母的指纹,并强迫他们签署保证他回国的文件。

但这位喇嘛和他的亲人决心要到印度的城市菩提伽耶见达赖喇嘛讲法。许多人视菩提伽耶为佛教的发源地。于是,他们违抗中国政府的命令,冒着回国后可能被关进监狱、受到严厉审问或失去身份证件的风险,继续他们的旅程。

‌‌“我非常担心‌‌”,寒夜中这位喇嘛坐在离讲法地点不远的一个帐篷里说。自1月3日以来,那里每天聚集了成千上万人祈祷、打坐和聆听他们的宗教领袖。‌‌“如果我们被关进监狱,他们会审问我们:‌‌‘你为什么去印度?’这可能是非常危险的。‌‌”

西藏流亡政府称,据估计,中国政府禁止大约7000名藏族朝圣者参加本月在印度举行的为期10天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这是前所未有的举动,进一步侵蚀了居住在中国西藏地区600万人的权利。这也是一个新的提醒,中国政府正威胁到现年81岁的达赖喇嘛离世后下一位达赖喇嘛的选择。

‌‌“这是悲剧‌‌”,总部设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领导洛桑桑加说。‌‌“对于藏人来说,这是一个一生一次的旅行,就像穆斯林去麦加。中国政府声称在西藏拥有宗教自由及任何形式的自由,这个论断是悲哀的。‌‌”

达赖喇嘛对记者们说,此举是‌‌“不幸的‌‌”。

中国(政府)否认威胁朝圣者及阻止他们离开,但西藏地方当局在2012年宣布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为非法聚会。上一次该法会在菩提伽耶举行。(本次)7000名藏族朝圣者已大多数合法去到印度,并被迫提早返回。只有300人留了下来。

中共中央(统战部)官员徐志涛告诉与中共有关联的《环球时报》,‌‌“虽然政府不鼓励他们去参加这个仪式,但是政府没有威胁要他们回来。‌‌”

自从2008年西藏高原爆发骚乱以来,中国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措施来遏制言论自由,在寺院中设置警力和加强监视。

活动人士说,中共试图打断藏人与他们崇敬的领导人之间的联系,以确保在矿产和水资源丰富的西藏遵照中共雄心勃勃的目标去做。

‌‌“我们所看到的(做法)是新的‌‌”,西藏国际运动组织的Kate Saunders说。‌‌“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尝试,试图阻止藏人有任何方式接触到达赖喇嘛。

估计有10,000名藏人参加了2012年在菩提伽耶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Saunders说,但是当他们返回西藏后,许多人被监禁,或被关进‌‌”再教育‌‌“的军事化营地。

约有20万名身着猩红色僧袍的喇嘛和尼姑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信徒,包括美国演员李察·基尔(Richard Gere),聚集在印度东部的这个城镇多日,诵经和学习佛教思想。

自从达赖喇嘛于1959年从西藏翻山逃到印度后,印度政府将他视为达兰萨拉的尊贵客人。达兰萨拉是印度北方一个山区小镇。长期以来,印度让达赖喇嘛免受中国政府的冒犯。

印度的支持是关键,流亡藏人社区面临着不确定的时间点。达赖喇嘛说,当他死后,他或许选择不转世,或者可能转世成女子。但中国政府已表示它将通过它自己的班禅喇嘛来控制寻找下一位达赖喇嘛。

一些与会者说,他们担心今年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将是达赖喇嘛做的最后一次。年过八十的达赖喇嘛现在行动和讲话都更加缓慢了,他不得不在两位喇嘛的帮助下登上精心制作的宝座。

一名从中国冒险前来的藏语教师回忆说,当他在菩提伽耶展开他的祷告席,第一次见到达赖​​喇嘛时,‌‌”我不能自已,我以为这是一场梦。‌‌“

这名29岁的藏语教师是1月3日抵达菩提伽耶的。几周前他从藏族地区安多(Amdo)一个小村庄启程。他付钱给一名导游,把他带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在那里,他从印度大使馆获得了合法文件前来朝圣。

几乎是马上,他的微信上面就开始出现可怕的消息。他说,(中国)警方通过他的父母给他发了警告,要他须在1月3日——时轮金刚灌顶法会开始的那一天——之前返回。他母亲哭着求他赶快回家。其他人发来一些朝圣者的照片,在机场,他们的护照被警方切成片。

他说他现在觉得他不能回中国,但他相信他的牺牲是值得的。

‌‌”每个藏人都有一个梦想,去见达赖喇嘛‌‌“,他说。‌‌”我告诉我的父母,我不后悔,即便我死了。‌”

原文链接:Hundreds of Tibetans defy China,gather at birthplace of Buddhism in India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