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韩尚笑:如果周有光临终前讲真话伟大 那我比他伟大

他是中国拼音改革之父。我成功地抵制了颂毛音乐会,是中国第一人,从不称父。我不知道是知识重要还是判断重要?是拼音重要还是反毛抵制红潮重要?汉语拼音固然重要。可观念的改变,认识中国,看清中共,使中国尽快走出野蛮的丛林,哪个更重要?

当大家都点赞的时候,想到这张照片上最后的那个问句吗?是先知还是后知,是喜还是悲?

看来,我们要有独立的思维,不能人云亦云,随大流······

对中国的知识分子,我向来不看好,除了胡适和傅斯年廖若晨星的几个大家之外。

这也是我从头到尾,没有转帖有关周有光生平的原因。

由于判断有误,周有光四九年回到红色中国时已四十三岁。我准备叛逃国外自学英语时(六九年)为十五岁。我不知道谁是先知先觉?

他讲真话时为108岁,我讲真话时为十九岁(七三年林彪事件)。我不知道谁更勇敢?

他是中国拼音改革之父。我成功地抵制了颂毛音乐会,是中国第一人,从不称父。

我不知道是知识重要还是判断重要?是拼音重要还是反毛抵制红潮重要?

汉语拼音固然重要。可观念的改变,认识中国,看清中共,使中国尽快走出野蛮的丛林,哪个更重要?

临终前讲真话才更伟大?我活不到一百零八岁怎么办?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