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外媒 假孔子之名:中共如何用共产主义宣传侵入西方大学

——《假孔子之名》 一部教育从业者都应看的影片

表面上看,这些学院的存在是为了教中文和推广中国文化。然而,与西方同行相比,孔子学院直接由中国政府资助和控制,它嵌入全球各地的大学里面,使中共能够影响该课程。此外,西方相应机构在不同程度上是为了推广民主价值观、开放社会的概念、批判性思维、法治和加强民间社会的能力,孔子学院是对立的,它在努力传播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和让任何异议的声音沉寂。

孔子学院是中共党文化渗透的工具(网络图片)

十五年前,我去了曲阜——中国最著名的哲学家孔子的诞生地,他生活于公元前551年到公元前479年。此前的十年中,我大部分时间住在中国,并在中国各处旅行,包括香港。我想在返回英国之前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文化古老智慧的来源。

一位中国朋友送给我一本《论语》,里面集合了孔子的思想。当读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时,我笑了。我18岁时第一次来到中国,在青岛教了六个月的英语,然后去上大学。孔子若知道至少我父母亲知道我所做的,想必会松口气。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今天,这些也在困扰着我,尤其是在中国以及西方那些向中国统治者叩头的人。

当今的中国(政府)在欺凌及严重违反本国人民人权,并不断地把它的腐败网络扩散到全世界,让异议人士噤声,延伸其影响力。它通过商业、网络喷子、外交以及最极端的手段——从其他国家绑架批评人士来这么做,但最精明、最危险的一个工具是它滥用孔子之名。

根据中国政府的一个官方网站,目前世界上有500所“孔子学院”,至2020年的目标是1000所。2015年它们的预算是3.1亿美元,从2006年至2015年,中国在孔子学院上花费了18.5亿美元。表面上看,这些学院的存在是为了教中文和推广中国文化。然而,与西方同行相比,孔子学院直接由中国政府资助和控制,它嵌入全球各地的大学里面,使中共能够影响该课程。此外,西方相应机构在不同程度上是为了推广民主价值观、开放社会的概念、批判性思维、法治和加强民间社会的能力,孔子学院是对立的,它在努力传播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和让任何异议的声音沉寂。

现在一部新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曝光了这一点。该纪录片由在中国出生的加拿大制片人Doris Liu撰写和指导拍摄。在这部52分钟的纪录片中,有一名叫Sonia Zhao的中文老师,她离开中国,来到加拿大一家孔子学院任教。“我以为孔子学院是一个文化机构”,她说。然而,她很快发现,作为孔子学院的雇员,即使在西方民主国家,她也“总是”感到紧张,担心自己说的话是否会造成麻烦。“在我说任何话之前,我不得不三思。”

Sonia Zhao的故事,中心是事实上她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是一个强调“真善忍”的佛家信仰。自1999年以来,法轮功一直遭到北京政权非常严重的迫害,因为它曾如此受欢迎,据估计当时有7000万人炼法轮功,对于一个对任何大型群众聚集都会感到紧张的政权,它感受到了威胁。虽然法轮功是一个和平的功法,但是遭遇到了残酷的镇压,导致数十万修炼者被监禁,许多人被酷刑致死,或成为野蛮地强制摘取器官的受害者。

“多年来,我一直隐藏我的信仰”,Zhao在镜头中说。“但我没想到来到海外,曾经以为会是自由的地方,我仍然会受到限制。”她回顾了她仔细阅读雇佣合同的那个时刻,由在中国出生的演员、著名人权活动家、加拿大世界小姐Anastasia Lin出演的Sonia Zhao,发现孔子学院禁止教师修炼法轮功,或与法轮功有关联。必须回避西藏、台湾这些话题。“孔子学院在用一种隐蔽的方式向外国输出对法轮功的迫害”,Zhao认为。

这部纪录片继而曝光了存在于西方民主国家中小学和高校里的孔子学院公开地做共产主义宣传。例如,在多伦多,对儿童的教材是提倡毛泽东的教导。一名家长说“在一个民主国家,不应该存在这样的东西,这是很简单直白的。”

然而,孔子学院的数量在继续增加。一名在密歇根大学学习的美国歌手在孔子学院的演奏中愉快地演奏了一首中文歌曲:“歌颂新生活,歌颂伟大的党。啊,毛主席!啊,党!您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北京官员并没有试图隐瞒孔子学院的真正目的。这些机构大都独立于其主办大学,由北京控制,遵从中国政府制定的“宪法”和附则,没有透明度。孔子学院总部“汉办”主任许琳在镜头中说,他们的工作是“我们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我们想扩大中国的影响”。她补充说:“外国的大学为我们工作。”

也许在这部影片中最令人震惊的部分是一些西方学者的天真、直接和不觉羞耻的共谋。在一个令人震惊的采访中,(加拿大卑诗省)高贵林孔子学院主席Patricia Gartland和当地学区主席Melissa Hyndes表示他们的工作成功,“我们从来没有任何的担心”,Gartland告诉Liu说。她补充道,出现的争议只是“仇外心理”导致的。

当Liu问到西方学术机构是否应该接受不尊重人权的政府的资金时,Gartland不同意这个问题的前提。当提出一个关于在中国的宗教迫害问题时,两名加拿大的教育官员终止了采访。时任多伦多地区学校董事会的Chris Bolton也同样对人权方面的担忧不屑一顾,当提问令他太过不舒服时,他要制片人离开。如果我闭上眼睛,不去听那些口音,会以为这三人是中国政府的代表。

然而,多伦多地区学校董事会并非都是亲北京的人。面对证据,董事会最终投票决定终止该地区与孔子学院的关系。其他学校,如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也做了同样的事。在美国,美国大学教授协会呼吁重新思考,称“不可接受对中国政府的政治目的和做法让步”。美国两所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宾州州立大学以及欧洲至少有三所大学切断了与孔子学院的联系。

《假孔子之名》的着重点在加拿大,但该问题是全球性的。在英国,至少有29所孔子学院,附属于爱丁堡、利物浦、曼彻斯特、纽卡斯尔、诺丁汉、加的夫和伦敦大学学院等主要大学。在英国各地的中小学校还有127个孔子课堂教授的内容是倡导中共的,如果Doris Liu的影片是正确的话。

伦敦帝国学院院长Alice Gast表示希望英国的大学成为“中国在西方的最佳合作伙伴”。在欢迎这种中国影响力方面,英国在欧洲国家中排名第一,中国的国家媒体一度庆祝这标志着一场“孔子革命”。

它不是什么“孔子”革命,而是输出一个残酷、腐败专政的价值观。孔子说“苛政猛于虎”。我们需要醒来,在还可以挽回之前停止这种串通。《假孔子之名》是每一位涉及中国政策和教育政策的人都应该观看的一部影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赫芬顿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