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假孔子之名》记录片揭示中共什么秘密?

记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剧照。(视频截图)

尽管记录片《假孔子之名》把重点放在加拿大,但问题确是全球性的。在英国,至少有29所「孔子学院」,它们分别附属于爱丁堡(大学)、利物浦(大学)、曼彻斯特(大学)、纽卡斯尔(大学)、诺丁汉(大学)、加的夫(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等主要大学。在英国各地的中小学校还有127个「孔子课堂」(Confucius classrooms)正在教授文学,如果导演Doris Liu的电影是正确的话,它们是在宣传中国共产党。

据《赫芬顿邮报》(英国版)报导,英国人权活动家、作家和保守党候选人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在博客栏目中发表的一篇文章《假孔子之名:中共是如何用共产主义宣传来侵略西方大学》(In The Name Of Confucius:How China Is Invading Western Universities With Communist Propaganda)。该文深刻剖析中共是如何把「孔子学院」作为幌子来向西方社会宣传共产主义的。整篇文章译文如下:

十五年前,我去了中国山东省曲阜(Qufu),这里是中国最著名哲学家孔子(Confucius,公元前551-479年)的诞生地。我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住在中国(包括香港),并希望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文化中古老智慧的来源,然后才回到英国。

中共滥用孔子的名号

我收到了一位中国朋友赠送的「孔子论语集」(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这是表述孔子思想的一本合集。当我读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当自己的父母还活着时,儿子不应该远游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如果他长途跋涉,他必须告诉他的父母他要去的确切地方)时,我笑了。当我18岁时,我第一次来到中国,花了六个月在青岛教英语,然后上大学。孔子将会松了一口气,知道至少我的父母知道(这件事)。

孔子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忽视对道德的培养,对学问不进行钻研,看到义举不愿跟着做,有了错误不能及时改正,这些都是困扰我的事情。)今天,它们也在困扰着我,特别是在中国,以及那些向中共统治者叩头献媚的西方人。

今天的中国不仅是一个正在欺凌、严重侵犯自己(国家)人民人权的国家,而且还是在世界各地日益扩大其腐败网路来镇压异议(人士)并扩大其影响力的国家。中共通过商业、网际网路、外交,(最极端地)是通过从其它国家绑架批评者来达到这一目的。但是,其中使用的最复杂和最危险的工具之一就是滥用孔子的名号。

据中共政府官方网站显示,目前世界上有500所「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s),其目标是到2020年达到1000所。2015年,他们的预算为3.10亿美元,而2006-2015年中共在「孔子学院」上花费了18.5亿美元。表面上,这些机构的存在是为了教授中文和促进中国文化,这相当于中国的「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美国中心」(American Centres)或「法兰西联盟」(Alliance Francaise)。然而,与西方同行相比,「孔子学院」是由中共政府直接资助和控制,但被植入世界各地的大学中来使中共(意识形态)影响大学课程。此外,西方相应机构在不同程度上是为了推广民主价值观、开放社会概念、批判性思维、法治和加强民间社会能力,但「孔子学院」却是对立的,它在努力传播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和让任何异议的声音沉寂。

《假孔子之名》影片揭示的秘密

这一点已经在一部新的记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中被曝光,这部记录片是由中国出生的加拿大电影制作人Doris Liu编写和导演的。这部长达52分钟的电影中讲述了一位名叫Sonia Zhao的中国老师,她离开中国去加拿大「孔子学院」担任教师。「我(原本)认为孔子学院是一个文化组织」她说。然而,她很快发现,作为一名孔子学院的雇员,即使在西方民主国家,她总是感到「紧张」,担心她所要说的话是否会带来麻烦。「在我说任何话之前,我不得不三思。」

在Sonia Zhao故事的中心,她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法轮功是一个强调「真、善、忍」的佛家信仰。自从1999年以来,由于法轮功变得如此受欢迎,据估计当时有7千万人修炼(对于这样一个担心任何一大群人聚集的政权来说,这使它感到了威胁),所以法轮功受到了中共政权的严重迫害。虽然法轮功是一种和平的功法,但是法轮功遭到了残酷的镇压,导致数十万修炼者被监禁,许多人被酷刑致死,或成为野蛮地强制摘取器官的受害者。

Sonia Zhao在镜头中说:「我一直隐藏了我的信仰很多年,但我没想到出国后,(来到)一个我认为是自由的地方,我仍然会受到限制。」她回顾了她仔细阅读雇佣合同的那个时刻,由在中国出生的加拿大女演员、著名人权活动家、加拿大世界小姐阿纳斯塔西娅.林(Miss World Canada Anastasia Lin,中文名「林耶凡」)扮演的Sonia Zhao发现「孔子学院」禁止其教师修炼法轮功或与法轮功有关联。像西藏和台湾等话题也必须避免(被谈及)。Sonia Zhao说:「孔子学院以隐蔽的方式将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输出到了国外。」

这部记录片继而曝光了存在于西方民主国家中小学和大学里的孔子学院开地做共产主义宣传。例如,在多伦多,对儿童的教材是提倡毛泽东的教导。一位家长说:「在一个民主国家,不应该存在这样的东西,这是很简单直白的。」

然而,孔子学院的数量还在继续增加着。一位在密歇根大学学习的美国歌手在「孔子学院」的节目中愉快地表演着一首中国歌曲:「歌颂新生活,歌颂伟大的党。啊,毛主席!啊,党!您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中共官员并没有试图隐瞒其开办「孔子学院」的真正目的。这些机构大都独立于其主办大学,由中共控制,遵守中共政府制定的宪法和附则。「孔子学院」总部(也被称为「汉办」)的院长徐琳(Xu Lin)在被采访时说,他们的工作是「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希望扩大中国的影响力。」在粗暴地行使这一权力上,她补充说:「外国大学是为我们工作。」

面对中共「侵略」的西方学者

也许在这部影片中最令人震惊的部分是,一些西方学者的天真、直接和不觉羞耻的共谋。在一个令人震惊的采访中,(加拿大卑诗省)「高贵林孔子学院」(Coquitlam Confucius Institute)的院长Patricia Gartland和当地学区主席Melissa Hyndes表示,他们的工作很成功,并且不承担任何风险。Gartland告诉导演Doris Liu说:「我们从来没有任何担忧。」她补充说,任何争议都只是「仇外心理」的结果。

当导演Doris Liu问及西方学术机构是否应该接受那些不尊重人权的政府资金时,Gartland不同意这个问题的前提。当提出一个关于中共迫害宗教的问题时,两个加拿大教育官员终止了采访。时任多伦多地区学校董事会(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的主席克里斯·博尔顿(Chris Bolton)也同样对人权方面的担忧不屑一顾,当提问令他有点太不舒服时,他要这位制片人离开。如果我闭上眼睛,不去听那些口音,我会以为这三个人是中共政府的代表。

然而,多伦多地区学校董事会并非都是亲中共的人。面对证据,董事会最终投票决定终止该区与「孔子学院」的关系。其它学校,如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也做了同样的事。在美国,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呼吁重新思考,称「不可接受对中国政府的政治目的和做法让步」。两所美国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以及欧洲至少有三所大学切断了与「孔子学院」的联系。

尽管记录片《假孔子之名》把重点放在加拿大,但问题确是全球性的。在英国,至少有29所「孔子学院」,它们分别附属于爱丁堡(大学)、利物浦(大学)、曼彻斯特(大学)、纽卡斯尔(大学)、诺丁汉(大学)、加的夫(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等主要大学。在英国各地的中小学校还有127个「孔子课堂」(Confucius classrooms)正在教授文学,如果导演Doris Liu的电影是正确的话,它们是在宣传中国共产党。

在2015年「泰晤士报高等教育」补编(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中,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校长爱丽丝.加斯特(Alice Gast)表示希望英国的大学成为「中国在西方的最佳合作伙伴」。在欢迎这种中国影响力方面,英国在欧洲国家中排名第一,中共国家媒体一度庆祝这标志着一场「孔子革命」(Confucius revolution)。

但是这并不是「孔子」的革命,而是输出残酷、腐败专政的价值观。孔子曾经说过「苛政猛于虎」(一个压迫人民的政府比老虎还可怕)。我们需要醒来,在还可以挽回之前停止这种共谋。记录片《假孔子之名》是每个参与中国政策和教育政策的人应该观看的电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看中国记者许家栋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