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臧山:中美关系最敏感时刻

2013年,中国新一届领导刚刚上台的时候,曾经作出过多项改革承诺。然而,最近两年中国经济转型遭遇困境,经济杠杆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大幅增加,国内消费并未好转,中国政府已经开始走回头路,希望能用过去的老经验继续维持经济繁荣。这种情况下,对美作出经贸上的让步可能性相当小。

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一职,全球关注他是否会兑现竞选时的承诺,立即采取各项各国极为担心的政策。目前看来,起码有几项原来外界认为不可能的政策,特朗普已经签字开始实施。第一是美墨边境长城,第二项是停止接受几个国家的移民。

对中国来说,原来特朗普所说,将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以及立即提高中国输美产品关税,将是最为敏感而关键的措施。

华盛顿的消息说,特朗普提高中国货品关税似乎难以避免,即使是在国会遇到极大阻力,特朗普也可能动用总统私人法案强行推行,只不过关税提升的幅度,可能不会有原来他说的45%那么高。

从去年底美国大选过后,中国派出了据说上千人的各路人马,希望能够在中美关系陷入僵局之前提出特朗普无法拒绝的条件。

在台面上,所有人都盯住台湾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但实际上,中国真正担心的是贸易关系。在政治关系上,中国似乎有信心阻止台美关系进一步靠近,也有信心通过拉住区域内国家,使美国在南中国海丧失着力的支点,但在经贸关系上,中国却几乎没有阻挡美国改变政策趋势的工具。

刚刚上任的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在周三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对他所说的美中两国经济关系的不平衡提出批评。

他说:“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不是一种双行道的关系。很多中国企业、坦白说还有很多中国个人,可以轻易进入美国市场销售他们的商品和服务。无论是金融服务还是其它服务业或制造业,或是我们和中国之间的知识产权问题,都不是双行道的关系。”

本周二,美国前任商业部长佛兰克林建议中国在以下四个方面采取行动,以避免两国贸易战正式开打:一是改善外国产品在中国的市场准入;二是降低关税和非关税的贸易壁垒;三是就中国的产能过剩,尤其是钢铁和铝业的产能过剩采取行动;四是对国企进行改革。

虽然佛兰克林认为中美之间不会爆发贸易战,但我认为她的断言过于乐观。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经过1972年的大转折之后,已经到了另一次大转折的关键点。中美之间的经济平衡,也到达过去四十多年来从未见过的程度。

目前,尚且看不到中国愿意在经贸关系上作出任何改变,而佛兰克林的建议,任何一点的真正实施,对中国来说都影响重大。

2013年,中国新一届领导刚刚上台的时候,曾经作出过多项改革承诺。然而,最近两年中国经济转型遭遇困境,经济杠杆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大幅增加,国内消费并未好转,中国政府已经开始走回头路,希望能用过去的老经验继续维持经济繁荣。这种情况下,对美作出经贸上的让步可能性相当小。

最近二十年,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大陆崩溃,当局维持合法性的工具,除了民族主义之外,就只有经济高增长。任何损失到经济增长的措施,对中国政府来说都将是痛苦不堪的选择。

而如果中国不让步,美国人采取更强硬措施是迟早的事情,无论在任的总统是特朗普还是别的什么人。美国优先的政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白宫,只不过会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而已。

这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我们从未见任何国家,会实行一个“别国优先”的国家政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