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羽谈飞:这在任何一个自由国家都是不可思议的国家耻辱

——虎吃人的背后是人吃人

一个人为金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国家有罪;一个人为尊严犯罪,我们人人有罪。请注意,这张姓男子并非是为了追求更多金钱去违规,而是为了节约几个小钱去以身试险。如果一个男人为金钱去犯罪,他就更应该选择留得青山在,又何必偏向虎山行呢?张姓男子冒险省钱的心理动力一定是因为面包和尊严,这是一桩典型以牺牲个人尊严挽救家庭生存尊严的违规举动,遗憾的是,张姓男子不但丢了尊严,也丢了卿卿性命。

一位从湖北恩施到宁波的打工仔,一位77年出生刚届不惑的年轻人,被老虎吃掉了,原因居然是为了逃避150元一张的门票而贸然翻墙误入虎区。一张门票一条命,究竟是老虎吃人还是人吃人?这事儿还得捋一捋。

大年初二,一个40岁的打工仔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去游赏宁波雅戈尔野生动物园,初衷无疑是慈父慈母想让两个未成年孩子欢度一个最愉快的节日。但面临150元一张的门票就为难了,无论如何也要让孩子去看看呀,孩子离不开妈妈,所以毫不犹豫地花了300元给妻子买了一张全票和两个孩子买了两张半票。轮到自己呢?自己还有力气,也许早就听说可以翻墙逃票,能节约150元多好呀。于是,一幕惨烈的老虎吃人的悲剧就发生了,据说惨剧发生时,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现场亲眼目睹并嘶声力竭地惨叫。微信上有很多这幕惨剧的视频,但我只打开过一次,并且只看了一眼惨剧的开始,就立马关掉了,为什么不愿看完,我也不想解释。

去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一位女游客因为在虎区自动下车而被虎所伤,我似乎对这位女游客没有多少同情,因为她完全符合“不作不死”的案例,说她鬼附身也罢,还是说她肆意妄为也罢,也许连她自己都很难解释自己的突然下车“找死”的行为。但我却对葬身于宁波雅戈尔野生园虎口的张姓男子有一种沉重的悲伤,尽管他是违规的,尽管他是故意的违规,尽管他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个张姓男子历经了三个心路历程,需要文字给予一定的描述。首先,因为150元一张门票的逃单,男子必须经受贫穷心理的尊严折磨历程;其次是翻越三米多高围墙再加1米多高铁栅栏,男子必须经受被摔伤或被刺伤的身体折磨历程;最后,也是真正导致惨剧发生的情节,为了一个几百元的红米手机而折身虎区失而复得,男子必须经受危机四伏的生命折磨历程。尊严折磨,身体折磨,生命折磨,历经三重折磨的张姓男子,真可谓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了,不幸的是,张姓男子并没等到天将降大任于他,等来的却是幽幽绿眼的血盆大口。

无论是逃票还是翻墙,无论是红米还是冒险,都只说明一个问题,造成最后悲剧的个人原因在于张姓男子太差钱。他并不想死,他也不是为了故意找死,所有情节和过程都是因为要省下几个钱来,即便是在最危险的环境下,他也不放弃能为节省几个钱的铤而走险。张姓男子行为暗示着三个心理压力:一是这个家庭相当缺钱,二是这个家庭太需要钱,三是这个家庭挣钱非常艰难。这三位一体的心理压力,作为一个已年届不惑的父亲来说,无论你如何鞭挞他的违规之举也难以替代他为节约几个钱的坚定决心,别说违规,就是犯罪,他也可能义无反顾。

一个人为金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国家有罪;一个人为尊严犯罪,我们人人有罪。请注意,这张姓男子并非是为了追求更多金钱去违规,而是为了节约几个小钱去以身试险。如果一个男人为金钱去犯罪,他就更应该选择留得青山在,又何必偏向虎山行呢?张姓男子冒险省钱的心理动力一定是因为面包和尊严,这是一桩典型以牺牲个人尊严挽救家庭生存尊严的违规举动,遗憾的是,张姓男子不但丢了尊严,也丢了卿卿性命。因此,张姓男子辛酸违规的背后,既控诉着着一个国家的犯罪行径,也传递着我们人人有罪的残酷事实。与其说他是被虎所撕,倒不如说他是被人所吃。

如果张姓男子面临这样一种状态处境:两个孩子能毫无障碍地接受公平教育,妻儿子女有医疗社会保障,双亲大人能老有所养,账户不多的存款不会随印钞机的高速滚动而流失,自己的工作权利能得到基本保护,不担心老板拖欠克扣或恶意讨薪,总之一句话,张姓男子如果能有一个稳定的心里安全预期,他还会为了150元去逃票吗?他还会为了一台红米去折身吗?他还会为了节约几个子儿千辛万苦承受重重心里折磨去铤而走险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这在任何一个自由国家都是不可思议的国家耻辱。

如果有人因为逃票下了地狱,一定是因为有人逃票上了天堂;如果有人丢了性命是因为翻越围墙,一定是因为有人劫杀民命而垒筑高墙;如果有人重返虎穴是因为寻找红米手机,一定是因为有人豢养虎狼而永葆红色山江。呜呼,张姓男子名死于虎口实死于人心,在一个人吃人的社会里,放眼全是吊睛白额,抬头全是血盆大口,无论张姓男子这次逃不逃票,他一生都逃无可逃,没有任何侥幸,他都必将葬身威虎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