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羽谈飞:盛世出蝼蚁 盛世产流氓

——盛世荒唐:东京游行台南组党

盗亦有道,流氓也不能这样耍啊,自己拒绝一切自由来反自由,却毫不脸红地用尽别人的自由去指责别人的自由,流氓能耍到如此登峰造极,我就知道这国已经踩死油门狂奔在不归路上。

川普不给华人拜年,那就倒逼他丫去,于是就有了纽约时代广场百余家华企给川普拜年的闹剧;广袤的国土没有一寸游行之地,那就出东海输出去,于是就有了东京反日游行的滑稽戏;泱泱十四亿陆民没有组党的底气,那就跨海峡上岛去,于是就有了台南人民GCD拥护九二共识的肥皂剧。东京游行台南组党,冥思苦想豁然开朗,为何盛世出蝼蚁?因为盛世产流氓。

昨天我写的《》,不知敏感在哪里,但各大论坛都下架了,莫非问题真的就出在脸皮?中国人邻里吵架最爱操的一句话是“你还要不要脸”?这句质骂貌似简单,但其信息量大。一般而言,通情达理明辨是非者被称之为要脸皮,与之相反者就叫不要脸,不要脸当然就是耍流氓。但是,脸皮毕竟不是中国人必须要活的东西,还有一个东东远比脸皮在国人心中更有分量,这就叫脸面,也就是面子。脸面与脸皮有啥差别呢?

脸面是社会属性的价值观,脸皮是自然属性的价值观。人的自然属性就是人性,人性的自然延伸是感同身受,感同身受的社会要求就是人人平等。如果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是相容的,如平等社会,则脸面与脸皮就具有同义性,要脸皮就是要脸面。但如果社会属性与自然属性不相容,譬如等级社会,脸皮依然是脸皮,但脸面就是一种彰显等级秩序的优越感,脸面与脸皮不但不同义,几乎是完全的反义。

只要有等级,就必然有奴役,奴役者虽然没脸皮,但他有脸面,而被奴役者呢,既没脸皮也没脸面,但他们都在没脸没皮地奋斗脸面。因此,在平等社会,谁不要脸皮就惨了,因为他将活得很没脸面,特朗普虽然执掌陆海空三军总司令,面对小法官的冻结令也不敢耍流氓,因为他和所有美国人都知道,人人守规则,有了脸皮才会有脸面。但在等级社会,谁要脸皮就惨了,因为他将活得很没脸面。要想活得有脸面,那就只能比拼耍流氓,这就叫盛世流氓,流氓如果耍得好,就可以活在威虎山死在八宝山。而要脸皮者呢,只能做流氓的肉馅,这就叫盛世蝼蚁,要么去地狱,要么去监狱。等级脸面是身在盛世中华的名片,没有谁想做蝼蚁,所以几乎举国皆流氓。蝼蚁想做流氓,小流氓想做大流氓,大流氓想做盖世大流氓,于是就有了纽约拜年、东京游行和台南组党。

我在纳闷一个问题,你都移民离开中国去了日本,连自己的生生之地都丢下了,去日本不就喜欢日本么?难不成离开中国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爱我中华啊?难不成移民去日本就为了打入敌人的心脏啊?日本是现代文明国家,游行示威是受法律保护,奇怪的是,没听说日本华人抗议大陆遍地哀鸿的游行示威,但只要日本一说令大陆不高兴的话,他们就出来游行示威了。无论如何,这很难用一句“仇恨教育的恶果”可以解释的,因为这不符合人性常识。因此,我断定在国外所有的爱国大游行,背后一定有一只流氓之手在耍流氓。同理,台南组党也一个道理。作为生长于台湾的台湾人来说,他们一定深知自由不是从天而降的血泪历史,没有一个台湾人会蠢到自己亲手去埋葬这来之不易的自由。因此,依照最简单的常识,我还是认为台南组党的背后有一只流氓之手在耍流氓。至于东京游行和台南组党背后的流氓是谁?你不知道也就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该问谁去。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对一下口型:警惕一切反华流氓势力,他们不但意在搞烂中国,而且为了彻底烂搞中国还必须得搞烂亚洲搞烂世界,他们不是为了让中国与世界接轨,而是为了让世界与中国接轨。

不要脸皮耍流氓,这需要强大的小心脏,所以,国人的素质虽然都不高,但国人的心理素质在全世界都是杠杠的,这都是因为从小混迹流氓窝子百炼成钢。在国内流氓成性,出国必然有惯性。外长大人在渥太华呵斥女记者时的一摆头、一斜眼、一黑脸,全世界人民的小心肝都碎了,但外长依然是外长,心脏不但没碎,反而还被封功打赏,因为祖国的心脏比外长的心脏更钢强。这还不算啥。2014年1月,驻日大使在日本的《每日新闻》发文猛批安倍拜鬼,与此同时,中国驻世界各国的外交官都同步在驻地国媒介发文齐齐呼应,真是掀起了一场谴责安倍的全球浪潮。当时我就想,中国外交官都可以在别人自己国家主要报刊发文批别人的首相,你能不能也让驻华外交官在中国的小报刊发文批一批小村官呢?我想了也是白想,这个大家都懂的。但是,盗亦有道,流氓也不能这样耍啊,自己拒绝一切自由来反自由,却毫不脸红地用尽别人的自由去指责别人的自由,流氓能耍到如此登峰造极,我就知道这国已经踩死油门狂奔在不归路上。

不要脸皮耍流氓,一旦走上了流氓之路,开弓没有回头箭,流氓手段必无底线,因为流氓只能赢不能输,一旦失守就必然万劫不复。因此,对君子亮剑,对绅士出招,对良善下手,对正义漠视,对公理无视,就成为流氓永保太平的工作主线,并且无所不用其极。但这些还不算最流氓的招数,还有更流氓的。前美国总统说过:“流氓只能听懂飞机大炮和核子武器”,这话千真万确。凡是能在暴力上打得过的,流氓都不怕,但在暴力上打不过的,流氓就怵了。流氓不怕君子耍流氓,但非常怕能揍扁自己的君子耍流氓。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位不按牌理出牌还捎带流氓底蕴的君子,特朗普一胜选,所有流氓都怕了。一看老特与所有君子都通话了,咋这边就不闻不问呢?慌了,知道遇到刺儿头了,资深老流氓不能再装逼了,只能接二连三认怂交出五道投名状:十年打不赢的官司在胜选十天后赢了,100万工作岗位一跪三叩头送去了,禁运朝鲜的大单齐整整开出来了,纽约时代广场破天荒地给川大大拜年了,动用一切外事关系不惜库银也要请伊万卡光临使馆晚会了。这才叫流氓的至臻境界,一边渲染忘我之心不死煽情亿万苦奴反美,一边自个儿耗尽苦奴血汗绞尽脑汁亲美;一边大版小版构陷美国金钱政治的顽疾,一边又真金白银地为其明送秋波暗度陈仓。流氓能耍到这份儿上,天地为之动容,日月为之藏光。

盛世蝼蚁盛世流氓,究竟是因为有蝼蚁才有流氓,还是因为有流氓才有蝼蚁?表面上这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哲学问题,但只要追根溯源就会发现,蝼蚁自古有,但流氓非天降,所有流氓无一例外均出身于蝼蚁。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有文化。现代政治文明发展史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只要有文化的蝼蚁不愿自断脊梁,流氓就不再有立身的土壤。由此及彼你就明白,这流氓盛世的根源究竟在何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