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马青:从老虎吃人说开

这次,2017年1月29日,宁波雅戈尔动物园老虎吃人事件发生后,沉默的大多数再一次集体发飙。以往,对公共事件、群体事件装作没看见的公众一改往日的平和静美,一个二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哇地一声跳出来,不是幸灾乐祸,就是指责死者不守规矩;不是说他活该,就是说不作不死。为啥沉默的大多数在大多数时候沉默,而在老虎吃人事件上一改常态大声喧嚣?为啥在暴政吃人吸血时不吭声,在老虎吃人时指指点点?为啥政府血拆时不义愤填膺、法轮功学员被群体灭绝时不做声、村民邓正加被城管打死时不说话、钉子户贾敬龙被执行死刑时假装不知道、访民徐纯合被警察枪杀时转身、藏人自焚时闭眼、709人权律师大抓捕时闭嘴、香港雨伞运动时装傻、台湾反服贸运动时装睡、资源枯竭时装瞎、雾霾时不议论、农妇杨改兰砍死自己的四个亲生孩子并自杀时不心痛?指责暴政,暴政要转身咬向自己。评点老虎吃人,老虎不会反咬一口,死者更不会反咬一口。对暴政闭嘴,不妄议中央,在沉默的大多数看来,是聪明、乖顺和政治正确,是心态好的适应社会的正常人。

前几天,我的那位从成都市文化执法大队退休的二表哥在我写的2017年过年游记后面回帖,叫我多陪我妈,多想想和亲人在一起的日子,多想想到底啥事该做、啥事不该做。在我表哥眼里,我不是正常人,不孝顺、对家人冷漠、没人情味。

去年,我表弟来成都。他比我小几岁,也是六零后,以教围棋维生。我脑子一热,加他为微信好友。没料到,他听了我的《马青读诗》后,转身就告诉我二姨妈。我二姨妈转身又电告我姐,我姐和我二姨妈通电话时,我妈恰好听见。这一下不得了,我妈立马发作,涕泗滂沱不说,还喊:“我不活了!活着没意思!”我姐只好给我大表哥电话,让我大表哥对我耳提面命。我大表哥是自称“民科”的自由主义者,是我的精神教父。他期盼民主宪政到来的同时,又认为“百善孝为先”。所以,一再让我低调,特别是,让我在我父母面前装傻。我大表哥认为,男人应该走在前面,女人应该在男人身后相夫教子。和别人说起我,他总是眼圈泛红。

前段时间,我那四零后的舅舅把我发在简书博客上的长诗《湖心》给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看。为了让她看得更清楚,他把那首诗通过电视播放给她。这首诗写我去年因为转发“八酒六四”酒图片进看守所的经历,发在《北京之春》上的标题是《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其实,发在墙内的这首诗不光标题变成了《湖心》,有关敏感内容也有所删减,所以,没被《简书》封杀。《简书》审查很严,稍不留神,就会封文或直接封博客,我在《简书》上的博客已经被封杀了五个。《湖心》没被封,说明并未跨越网警眼里的红线。但在我舅舅眼里,这首诗大逆不道,触犯天条。我舅舅给我妈看过我写的我“自阉”后的“纪实”后,我妈痛哭流涕地给我大表哥和我姐打电话,并且,给我身边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好好管教我,说她这么大岁数了,经不起打击了,万一我再进去,她只有死路一条。从2009年年底我开始写中国人精神史诗,我妈就一再对我说这种话。我妈总是说,小心点,别在网上乱说,你要是出了事,我就不活了。我都51岁了,还飞不出我妈的手掌心。悲哀不悲哀?!中国父母毕其一生都在做一件事:紧紧捂住儿女的嘴巴,叫儿女遵纪守法。所谓遵纪守法就是政治正确,就是不反党、不反社会主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父母是中共的帮凶。

我相信,如果时光倒流,如果回到互相告发、人人自危的“文革”时代,我一定会被我的亲属举报,而不仅仅是现在这样,只是在家里和大家族中间,被亲人劝告,仅仅是显得孤立和孤独。好在,我还有个和我的政见相同的大表哥,尽管,他也时常劝我。

在中国人眼里,爱儿女不是给儿女自由,而是把儿女攥在手掌心里,以自己的思想捆绑儿女的思想。因为亲情绑架,客观上,中国父母成了中共的合伙人。中共借中国父母之手管控异见。中国父母不希望自己儿女有思想,更不希望他们成为异议人士走在追求公平、正义、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路上,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快快乐乐、平平安安,最好,能一边哼“大王叫我来巡山”,一边享受荣华富贵。即便,他们的子女人云亦云,即便是脑残,作为父母,他们都无比满足。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儿子(九零后)对我说:“反正,我是你生的,我的命在你手上。你想把我的命收走,你就收走。”他的意思是,我要是再跨越红线,不仅仅我的小命不保,他也小命不保。唉,不仅我父母管我,我表哥管我,我儿子也管我。

我的一位网上的小朋友,八零后,27岁,成都某公司的软件工程师,月薪6000左右,老家在农村。除了个头稍矮,他的条件蛮不错的,长得帅气不说,还在成都附近某卫星城市有间房。但他一直结婚无望,连女友都找不到。他总问我,是不是因为他个子矮,无法脱单?其实,我和他都知道,他成为光棍的主要原因是工资低、没车。如果在民主国家,一个软件工程师足以养家,而在本朝,身为白领的软件工程师也捉襟见肘。我把我写的《致光棍族的公开信》给他看,他不置可否。后来,看了我写的一些文章后,他说:“其实,你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你不能代表所有的中国人,你们无非是在呻吟。你们能干成什么事情?”

看吧,即使和光棍感同身受,即使冒着反党的风险为光棍呼吁,照样被光棍冷嘲热讽。

我所做的事,成为民间独立异见诗人,反党反社会主义,质疑执政党、说出历史真相、评点时政,写《中国人精神史诗》,在我妈、我网友和我七大姑八大姨看来,是多管闲事。在他们眼里,追求民主自由,和小老百姓无关,是少数精英的事。“平安是福”、“过自己的日子”、“乱不得”、“急不得”、“看淡放下自在”、“平常心”、“中国不适合民主、中国人口太多、中国人素质太低”、“只有共产党才搞得好”、“宽容点”、“理性点”、“现在比旧社会好多了”、“别吃里扒外”是他们经常对我唠叨的话。

在我家的微信圈,我的表哥表姐表妹随时晒美食、美景、养生、自驾游、出国游。我要是发非新闻联播时政新闻或历史真相进去,他们一准装作没看见。我家微信圈是整个中国大陆的缩影,全是正能量、光明面,无比快乐和谐。有一次,我的三表哥在国外旅游时,腿摔断了,我家朋友圈里,我姑妈说:“三乖乖,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嘛,别老是让亲人们为你操心!”我幺表哥也说:“就是嘛,你咋老是长不大嘛!老让我们为你操心!”我晓得,他们表面上是劝我三表哥,其实,是说给我和我大表哥听的。

从儒家文化一路走过来的我们,经过《中庸》、《三字经》、《孝经》、《弟子规》的一路训诫,孝悌思想、中庸思想、皇权思想、忠君思想、官本位思想融进我们的血液。子曰:“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友爱,是仁道的根本。)除了孝顺,我们还“慎独”,我们情愿站进群体,而不特立独行。我们不走极端,凡事都不偏不倚。我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在中国人眼里,难得糊涂,平安是福,家人团圆是福。在中国人眼里,饶恕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在中国人眼里,每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依附于家庭而存在,每个人都和家庭是一个整体,你的言行影响整个家庭的安稳,你要尽可能地压抑你的思想、压抑你的异见,以免家人操心,以免大祸临头、株连九族。2015年底,我父亲弥留之际,我大表哥拉着我父亲的手说:“舅舅,你放心,我和青妹绝不会参加任何组织!”看见没,我不能在天上飞,我的大表哥不经我的同意,用一根名叫血缘的绳子把我和他一起捆住,放进我父亲的手心。

我的一位好友,七零后,以前是白领,后来,嫁到大洋彼岸。她说:“民主斗士,中国这么大,哪个来管都管不好,搞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二十多年前,我的另外一位好友出国定居,成为某国公民。他说,中国人是劣等民族,根本不可能唤醒,把时间花在他们身上,不如挣钱享受生活。他当过支边知青,他的家人中间,有两位亲人死于中共手下,他对中共有刻骨仇恨,他无比期待天亮。

我的一位粉丝,一位三十多年前就离开大陆定居美国的三零后知识分子,亲身经历过“反右”和“文革”,近距离接触过四川大学右派学生冯元春,对无产阶级专政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一说起中共就咬牙切齿。每次和我通话,他都对我千叮铃万嘱咐,让我千万小心、不要轻举妄动。

我的另外一位粉丝,让我学学莫言,写点中性的诗,别那么犀利。那样的话,可以名利双收。

我周围的基督徒说,把审判交给上帝!

啥叫冷漠?躲在面具后,对暴政不吭声,才是冷漠。站进沉默和失忆的集体,成为沉默和失忆的国民中间的一员,才是冷漠。为了拿十元或几十元的跑路费,参加贿选,以打勾选举、划圈选举的方式选举人大代表,才是冷漠。看到最新翻墙软件,不翻墙,才是冷漠。有关国外资讯、血腥暴政的视频和文字链接递到眼前,都不打开,才是冷漠。收到民主QQ群、微信群的邀请,转身走开,才是冷漠。看到打动自己的揭秘真相的文章不点赞、不转发,才是冷漠。众人推墙时,袖手旁观、明哲保身,才是冷漠。对底层民众的疾苦置若罔闻,整天沉溺于喝酒、打麻将、打牌、炒股、摄影、旅游、休闲、养生、抢红包,才是冷漠。

网上,有人云:“如果某人整天对党和政府发表异见,并不是因为不爱国,而是比所谓的爱国者更爱这个国家!他不仅仅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还忧国忧民。他既然关心国家走向,关心他人疾苦,说明他宅心仁厚、正义尚存、大爱无疆。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是值得你深交的!”但事实上,这样的人总是被社会和他周围的各种人际关系边缘化,这样的人常常处于孤独的境地。啥叫冷漠?把这样的人,把维权人士、异议人士、异见作家、民运认识一掌推开的人才是冷漠!

同是被网格化社会管理,同是被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同是党指挥的枪下随时可能被毙命的猪民屁民贱民,我们对法轮功修炼者冷眼相对,我们自以为我们的地位在他们之上,我们不无挖苦地叫他们“轮子”,我们不无轻蔑地说“轮子言论”。我们叫藏族同胞为“藏蛮子”、叫回族同胞为“绿绿”。我们把所有维族同胞都视为小偷和暴恐分子。我们叫农民“土弯弯”、“弯脚杆”、“土包子”。我们把进城务工人员称为外来户。我们把食不果腹的底层民众叫做“屌丝”、“穷光蛋”、“穷逼”。我们远离政治,远离基督徒、远离民运人士、异见人士、维权人士、人权捍卫者,我们劝阻、恐吓、提醒、讽刺、讥笑、谩骂、诅咒向往自由的、为我们争取权益、争取公平正义、争取做人尊严、争取民主自由的热血,我们把勇于唤醒愚民、传播普世价值、揭露谎言、说出真相的铮铮铁骨讽刺成“愤青”、“民逗”、“民菇”、“民主小逗逼”、“民主小贼”、“民主红卫兵”、“美分”、“美奴”、“带路党”、“装逼犯”、“汉奸”。而,对那些深具文化优越感、政治地位优越感、政治正确优越感、民族优越感的人,中共党卫军的坦克通通不认!在枪口向内的党指挥的枪下,一律是屁民贱民民刁民暴民草民!

在我看来,背负新三座大山、不能自由说话、自由迁徙、自由生育、自由写作、自由思想、自由组党,对“贱民”阶层冷漠,对反抗暴政的热血排斥,以扮萌、装开心、晒幸福、不说党的坏话、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来表示政治正确,是作人的耻辱,是切切实实的国耻!

啥叫暴政?暴政就是像老虎一般的极权者把丧失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愚民关进猪圈,蒙其眼睛、堵其耳朵。看哪头猪不听话、看哪头猪在琢磨逃出猪圈、推翻猪圈,就扑上去咬!所谓过自己的日子,就是,老虎在咬其他两脚人型猪、没咬自己时,不吭声。问题是,都在猪圈里,谁能保证下一口不咬住自己的脖子?中国式聪明就是,将其它猪推出笼子、推向屠刀。中国式聪明就是,只要有口饭吃,即使猪圈锈成粉末,也不会跨出猪圈一步,更不会去想推翻猪圈,而是世世代代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奴才和奴隶,世世代代做沉默的大多数,梦想老虎自拔牙齿不再吃人。

在报禁、新闻封锁、言论控制、长城防火墙之下,在连连政治运动之下,在随时随地的洗脑教育、愚民教育下,发表异见意味着和周围所有人决裂,意味着成为被所有社会关系都疏远、排斥的异类和“精神病”。看新闻联播、听新闻通稿、看党报和中共中央电视台洗脑节目长大的老老少少会说你极端、偏激、戴有色眼镜看问题、妖言惑众。

日本和美国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发达国家之一,但在中国电视中,每每播放这两个国家的自然灾难、枪击、游行,几乎从未播放过有关这两个国家的文明、思想、民主、福利、收入、物价、医疗、教育、艺术、法治、环保、科技等等正面信息。然而,这样“随时都是负面新闻和灾难”的国家却是中国官员和权贵向往的天堂!啥叫洗脑?这就是洗脑。

为了集体认同感、为了免于被专政机关专政,为了家庭和谐,为了活得轻松,大多数人对暴政闭嘴,不在众人面前打开天窗说亮话。在互联网时代,很多人已经通过各种途径看清中共吃人本质,但慑于中共淫威,选择做潜水的鱼。看上去,这类人很精明,但精明的聪明人在无意间成为中共的帮凶。老虎在笼子里大开杀戒时不做声,最终会祸到临头。物价飞涨、资源枯竭、物欲横流、巨贪遍地、雾霾、毒水、毒食品、地沟油、下岗潮、失业潮、工厂倒闭潮、公司倒闭潮、光棍潮、啃老潮、鬼城、鬼商场、垃圾围城、村落消失、农田萎缩、土地荒漠化、梦帝满世界大撒币、历次政治运动、造神运动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对暴政不吭声、患政治冷漠症的结果。

暴政和愚民相辅相成。因为流氓国家实行国家恐怖主义,国民噤若寒蝉。因为大多数人闭嘴,暴政愈加凶残。

回头说说老虎吃人事件。

死者是位年轻父亲,湖北人,到宁波去打工。2017年1月29日,也就是丁酉鸡年大年初二,带着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孩子去宁波雅戈尔动物园看老虎。老虎不是白看的,必须出钱买门票。多少钱一张门票?150一张!为了节约一张门票钱,给两个孩子一人买了一张半票、给老婆买了一张全票后,他放弃作人的尊严,铤而走险、翻墙进动物园。结果,落进虎口。

本朝所有公园都收门票,门票占旅游产业很大份额。下面,来看看知名景点天价门票:九寨沟220元/张,云南石林175元/张,张家界245元/张,武夷山255元/张,黄山230元/张,峨眉山185元/张,黄果树瀑布180元/张,庐山180元/张。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圆明园,也要门票……

再看看国外知名景点:美国黄石公园门票,折合人民币75元/张,非洲好望角门票约20元/张,法国卢浮宫门票:80元/张,俄国克里姆林宫门票:40元/张,印度泰姬陵门票:3.5元/张。台湾阿里山免票,台湾所有寺庙免费,韩国汉拿山免费,日本富士山随意投币,尼亚加拉瀑布免费。

自然景观是所有中国大陆人共同祖先的遗产,凭啥由占山为王的人收门票?公园,政府拨款修建并经营。国家向纳税人收税,理应向纳税人提供休息、娱乐的地方,公园是作为市民的纳税人应该享有的公共福利。收一些门票钱,补贴公园日常经营的亏空,情有可原。但收天价门票,只有赵国,实行高收费、高物价、低福利、低工资、低社保的赵国,独此一家。

网上有个帖子,说,有人问德国人,景点为何不收费?德国人不解地反问:为何要收费?中国人说:那是公共资源,需要维护和人工管理,不收费怎么办?德国人说:民众交了税,如果再收门票就是掠夺。这个道理延伸到其他领域,比如高速,老百姓已交税,再收就是掠夺,所以,德国高速没有一处收费站!再比如,汽车年检,问德国人自己的车要不要年检,德国人反问,自己的安全为什么要政府来年检?谁给政府的这个权利?如果有人强迫你年检,说明这里面有利可图!如果车都要年检,更应该年检的是政府。

有钱人会不会去翻墙?不会。有钱人到温暖的深圳、广州、海南去过年,或者,到日本去看资格雪、没污染的雪去了。150块钱相当于打工族一天到一天半的工资,喊作为打工仔的他花一天到一天半的工资在其妻儿身上,他可以忍受,但喊他再花一天到一天半的工资在自己身上,他不干了。而此时,他希望和妻儿一起分享一家人看老虎的快乐。3米高的墙上没有警示标志,也没有老虎出入区的字样。于是,翻。

美籍华人高娓娓在《假如老虎吃人事件发生在美国》一文里说,八达岭老虎吃人案,如果在美国,动物园一定败诉。让没有专业防护的普通车辆进入虎园观赏猛虎,本身就是错误。动物园完全可以预知没有防护设备的车辆车门可以随意打开,让没有防护设备的车辆进入猛兽区存在猛兽伤人的潜在危险。美国司法规定,拥有野兽的主人对周边民众拥有最极致的责任(Strict Liability)。如果野兽失去控制,伤及他人,不用分析谁对谁错,野兽的主人要负百分之百的责任。

既然票价这么贵,公园方就应该预见到游客可能逃票。公园方为啥不采取防范措施?

大陆的每个单位都有上级主管部门,每个单位都唯上级单位马首是瞻。每个景区都属于旅游景区管委会,每个景区都唯管委会马首是瞻。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也属于旅游管委会,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也唯旅游管委会马首是瞻。

管理委员会负责收钱和行政管理,其中,包括传达党的政策方针和各种精神。动物园的政治正确是应付管理委员会下达的各种指令,完成管理委员会布置的各种任务。只要把管理委员会应付过去,其它统统不管,即使预见到逃票行为可能导致老虎咬人,也不会采取任何措施。一方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外一方面,尽量降低成本。事实上,动物园可能根本不会去琢磨动物园老虎吃人的可能性,园方的所有心思都放在应付管理委员会上。人权是中国人从来不会去考虑的东西,以人为本也不是中国人考虑的东西,各个单位只对上级单位交账。

150元人民币一张门票,利润应该够高了吧?为啥不拿出一部分利润来防范逃票行为?营业收入高,利润其实不高。为啥?交税交出去一大坨,给管委会交管理费交出去一大坨。前段时间,有专家说,中国的税负是死亡税负,意思是,一交税,企业、工厂、小商小贩就因不堪重负而倒闭。

老虎咬人并非第一次,2016年7月23日,北京八达岭已经发生过一次。为啥一再发生?在政府职能部门眼里,利润至上,政权稳定至上,人命完全不值钱。坦克碾人和老虎吃人,都是命不值钱、政权稳定至上观念的客观反映。

高压维稳下,到处都是电子眼和持枪警察,全国维稳经费高于军费。动物园,人命关天之地,却不见电子眼和警察。电子眼和警察只守在各地人口密集的车站、天安门广场和各地广场。无产阶级专政的枪口不是用来保护人民群众的,而是用来对付党眼里的暴民、刁民。说穿了,在自称“全世界最美的脸”的中国,没有生命权!

由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本朝GDP最大支柱出口创汇型经济走到尽头。2008年底开始,随着四万亿投资计划实施,房地产业顶上去,一轮暴涨过后,楼市经济又走到尽头。从2012年开始,旅游业成为GDP支柱产业。全世界第二经济体咋形成的?发展权高于人权,国家主权高于人权,温饱权、生存权高于人权,国进民退造成的。具体来说,就是,血色旅游业+血色矿产业+血拆+血汗工厂(比如,富士康十二跳)+血色教育产业(高考考生和大学生无数次跳楼自杀)……老虎吃人,是血色GDP的真实写照。

网传,重庆大学法学院院长陈忠林教授的研究结果表明,“中国崛起”只是个笑话。为啥?请看有关中国的如下数据----

1、20年清廉指数全球第178位。
2、卫生医疗公平全球倒数第四。
3、大学收费是世界最高水平的3倍以上。
4、城乡收入差距世界第一。
5、税负全球第二。
6、矿难死人数占全球80%。
7、行政成本最高国家。
8、全球有收费公路14万公里,10万在中国,占70%。
9、每年制造世界豆腐渣工程的90%以上。
10、有8亿人口游离社保之外。
11、每年三公消费上万亿,是全球其他的国家全部之和。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肥了红二代、太子党。本朝经济高速发展、GDP连年增长和本朝吃瓜人民群众有何关系?老百姓的钱没用在老百姓身上,高税收反倒带来低福利、低社保、低就业率!“党妈妈”用大家的钱——高税收——去造天宫、嫦娥、神州,买美国国债,救欧洲、非洲,开奥运会、全运会、大运会、世博会,总之,搞面子工程。2016年9月,杭州G20开三天会议,耗资1600亿,可谓挥金如土。高铁、地铁、快速公交、高楼大厦修得再快、修得再多,承担高税负的老百姓却随时生活在恐惧之中,随时走在阴霾下,随时可能走进癌病房。表面繁荣有何意义?如果国在家亡,如果丧失工作权,如果丧失交配权,如果恋爱都谈不起,如果连老婆都娶不起,如果过年都无法回家吃饭,如果劳动者不能享受劳动果实,如果没有作人的尊严,这样的国家拿来干嘛?!如果邻国开清单来收刮民脂民膏,老百姓只有干瞪眼,这样的党国拿来干嘛?如果看个老虎,都要被老虎吃掉,这样的政府拿来干嘛?!中共总是说,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那么,现在,是不是到了我们重新选择的时候了?!

管委会身边是谁?中共旅游开发工作委员会。管委会是皮影,中共是管委会背后那双手。表面上,吃人的是老虎,实际上呢?

为人民服务?骗谁?!这招骗不下去了,改成“维稳”。“维稳”也骗不下去了,好家伙,“撸起袖子加油干”!撸起袖子干的同时,高喊:“一切为了政权稳定!”

朋友,还对表演亲民秀、民主秀、依法治国秀的中共心存希望吗?!还做自干五、精赵人吗?还期待党内修补、渐进改良、和平转型吗?!

2017年1月31日初稿
2017年2月9日第二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北京之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