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老泉:县官被人用高压锅压成“肉汤” 官员和子女不安全

——如果允许中国人持枪 给你个县长你敢当?

“我为自己的这个官员身份感到羞耻。我儿子在外面从来不说他爸是在交通局当副局长。去年在长沙,一个20岁的女孩子被冲进下水道失踪了,大家一片同情,可一听她母亲是司法局的局长,父亲是房产局的干部,都说死得好······简直太可怕了。”——一位交通局副局长的感慨

不建设真正的民主法治国家,没有哪个人是安全的

我曾经说过,如果允许中国人持枪,给你个县长都不敢当。现在我的说法改变了,我说“不建设真正的民主法治社会,没有哪个人是安全的”。今年一月四日上午攀枝花市国土局局长枪击市委书记、市长的新闻都看到了,如今别说我们草民百姓不安全,连厅级干部也不安全。

其实,领导干部比我们小民百姓更不安全,小民百姓的不安全主要来自上面的欺负,而领导干部不但面临底层的反抗,而且也来自内部的倾轧。

“我为自己的这个官员身份感到羞耻。我儿子在外面从来不说他爸是在交通局当副局长。去年在长沙,一个20岁的女孩子被冲进下水道失踪了,大家一片同情,可一听她母亲是司法局的局长,父亲是房产局的干部,都说死得好······简直太可怕了。”

这是一位交通局副局长的感慨。可怕吗?为什么呢?刚成年的女娃被生生冲进下水道,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善良的人们无不心痛得流泪,觉得可惜。可是当大家知道其爸妈是干部时,竟破涕为笑,失去了悲天悯人的人之常情。这“父母官”得造多大的孽,才让人转了这么大的弯?

再说这位交通局副局长,“位尊而多金”,儿子非但不自豪,反而害怕外界知道自己父亲“飞黄腾达”。这又是为什么?因为身为干部子弟,如今已处于危险境地!

人们站在“儿子”的角度想一想:如今的官员有不得罪人的吗?比如强拆强征?比如替亲戚赢了官司?比如为私利黑吃黑,和人火拼?受害人或许处于弱势。但是对于他们的孩子,那就是强势了。“人急造反狗急跳墙”,这是孩子不安全的主要因素!这是一。第二,如今教育失败得一塌糊涂,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为了过上官员纸醉金迷的生活,想钱都想疯了。你说他们最先瞄准谁?肯定要瞄准有钱人,和他们的孩子。所以如今哪个傻儿还敢说自己是达官贵人的孩子哟!第三,由于官员的口碑一日不如一日,老百姓提起他们就咬牙切齿破口大骂。老百姓如果遇到官员的孩子,必定想办法刁难和欺负,以解心头之恨。所以在将来,官员的孩子会一改过去的飞扬跋扈,变成夹着尾巴做人。因为谁跋扈谁死得快。

同理,官员如果没有前呼后拥,他们将来也不敢独自出门儿。就是现在,恐怕就有人晚上不敢离家半步。

我老泉的家乡河南省息县,前化肥厂厂长杨某,可能兼任着三大班子里的一个副职,他两口子就被人从县委大院劫持,然后用高压锅压成了“肉汤”。原因就是都说杨厂长有钱,几个亡命徒想勒索几个花花。

然而,这种情况也只是出现在当代,发生在现在。

我们这辈人没有经历过过去,但从古书中和旧戏文里知道,过去的人们对达官贵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无不崇拜和羡慕,人人都想享受他们那样的生活。可是,大家虽然有“攀”的心思,却都是教育自己的子弟好好读书,将来考上一官半职,从“正路”走向仕途。而不是说要自己的子弟当抢匪靠拼爹鱼肉乡里。事实上确实有个别家庭因为自己的子弟参与科举考试改变了家族的地位。可是到了“解放后”,这现象很难发生了。我这个年龄的人只经历过一次,那就是改革开放之初,要求干部队伍“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时候才有过短暂的打破“士族门阀”的变相世袭。

回顾67年,前20年上面的干部都是“从战火中走来”,乡村是从土改和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成长”。到了我们成年,那必定是经过“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烧”过,好人谁能当官啊?别说当官,就是当兵当工人读工农兵,都让干部子弟垄断了。再后来,就像我上面说的“四化”过一批,这一批人如今有的已经被当作贪污犯弄号子里了,剩下的和红二代一起垄断着这个国家。不过,只要红二代不高兴,他们也会被陆续清除掉,因为维稳需要有人做牺牲品。——到了现在,选拔干部完全是“圈儿里人”,没有后台没有靠山你连想都不要去想。比如我的学生公开竞聘一个岗位,演讲和答辩都是第一名,结果岗位让第二的给占了。

总之,用学者的话说现在就是“阶层固化”,“上下不流动”——权力是他们的,财富是他们的,普通人只能望洋兴叹。

然而老百姓说:好吧,都是你们的,你们就自个儿玩儿吧。但是,千万别把我逼急了······

看看各大机关,哪儿不是警察林立?哪儿没有特警荷枪实弹?

尤其最近一桩不起诉的案子,人们算是把官府看透了,从今以后老百姓有事再不指望政府替他们做什么,如果有能力都会“自行解决”,杨佳成为人民心目中的偶像。

划算吗?庇护了五个人,让全国的领导干部、公职人员面临危险。逆淘汰的结果只能做出如此愚蠢的选择。

领导干部来自权力内部的危险,一是权力分配的矛盾,二是金钱分配的不公,三是对女人的争夺等等,我不再一一赘述。总之没有民主法治作保证,各种利益只根据关系的亲疏进行分配,而且对于高一级的官员没有有效的监督,下级官员要么做奴才忍气吞声,要么铤而走险。如此下级官权虽然处于劣势,而上级官员“欠账总是要还的”,他们又哪里能睡上安稳觉?

日本首相下野后自己上街购物,自己骑自行车锻炼,从来不担心有人袭击。这就是民主与法制的好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我的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