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韩尚笑:西人有恋母情结 国人有恋共情结

——恋共情结

它并不是共产党所说的,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是反着红旗仍打着红旗,我说的。这种恋共情结,它抽象的否定了中共,却又在具体上,肯定了中共,认定了中共!在我看来,它比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更要命。因为它成了中共的吹鼓手,而不是中共的掘墓人!

西方人有恋母情结,恋父情结。

中国人作茧自缚,有恋共情结。

无论是恋母还是恋父,这样的情结,貌似不正常,却有属于人性的部分,可以理解。

然而恋共,对残害自己几代人的中共暴政,痴迷硬化为情结,是非人性的,野蛮的,愚蠢的,更难理解。

中国人的恋共情结,深植于潜意识中,无论男女老少。它至今尚未浮出水面,也没被发现,更没被切片剖析审视。

恋共情结,不是形成于中共上台之后,而是早在中共夺取政权之前。那时是潜伏,象地下奔腾的岩浆,将一发而不可收。

中国人的宿命。

恋共情结,并不只存在亲共拥共人的身上,它亦顽强的生命在民主自由人士的血液里,有害更可怕。

比如,海外的自由媒体,民主人士,均呈相同的症状。它们自觉不自觉地认同中共的资质与认知。

他们一方面,反对中共的专制。另一方面,一切以中共官方为准。其表现为,中共认可我认可,中共没有认证算白扯。

这样一来,奇迹出现了:只要是中共体制里的人,无论逃出与否,均按照中共授于的级别与颁给的职称,完全照搬,给予相应的对待,没有思考。

这样的配合,长久以来,形成了共识,惊人的一致。我称它为,恋共情结。

它并不是共产党所说的,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是反着红旗仍打着红旗,我说的。

这种恋共情结,它抽象的否定了中共,却又在具体上,肯定了中共,认定了中共!

在我看来,它比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更要命。因为它成了中共的吹鼓手,而不是中共的掘墓人!

当我们自由民主的斗士,在为同胞奔走呼号的时候,想过吗,中国的明天,仍有可能,换汤不换药,期盼着一个没有中共的中共。

因为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在深层的结构中,恋共情结,仍挺立在任性的怒放中。

恋母情结或恋父情结,已经成了过去的叙事,或许是一种病态。

可恋共情结,却是今天的常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