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从私生女到日本艺伎 她断指送情人晚年却剃度成尼

当年,章子怡漂洋过海出演好莱坞大片《艺伎回忆录》,网上骂声一片。

“演什么不好?到日本去演妓女!”

显然,发出这种声音的人,一定不怎么了解艺伎。

正如电影台词所说:

“艺伎不是妓女,也不是别人的妻子。我们卖艺,但不卖身。我们营造一个神秘的世界,一切美不胜收。艺伎是艺术家,艺伎就像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

事实上,艺伎是日本男人幻想中最完美的女人形象,她们绝不会在从业期间与任何顾客发生性关系,这早已成了日本一种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文化。

而且艺伎的门槛很高。不仅需要支付高昂的学艺费用,经过长时间的培训,并且还受到严苛的道德约束,因此很少有人真正能坚持下来。

现代日本,如果一户人家能够培养出一位艺妓,说明这家人有钱有文化,那是光耀门楣的事。

今天,懒姐就为大家介绍一位,在我看来过得最刺激的日本艺伎。

12岁,她被父亲卖给歌舞伎演员为妾。

14岁,她又以250日元被卖为艺伎。

15岁,名动大阪,她与花花公子的绯闻轰动全国。

19岁,她狠心割下小指送情人,借钱赎身前往东京。

22岁,再返欢场,得知唯一的弟弟被火烧死。

23岁,结婚,与丈夫旅居欧美。

28岁,离婚,云游四海。

29岁,与人私奔,拍电影。

33岁,抛弃情人,回故乡。

38岁,出家。

40岁,到祗王寺当庵主,98岁去世。

都说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而这个女人的一生一世,活出了别人几辈子都没有的丰盛饱满。

在日本京都的西郊,有一片地气潮湿的丛林。在枫树竹林的环绕下,有一座清幽质朴的草庵。这座草庵,名叫祇王寺。

据说,曾经有位深受平清盛(日本平安时代末期著名武士,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军事独裁者)宠爱的舞姬,名为祇王。起初,平清盛非常宠爱她,什么金银财宝都拿来博美人一笑。直到新的舞姬出现后,祇王的宫殿瞬时冷却了不少。她便逃出都城,与母亲妹妹一同到祇王寺剃度,出家为尼。

13世纪日本的军记物语《平家物语》记录了这个故事,祇王寺从此成了悲情女人聚集地的代名词。

故事是不是太过传奇?但其实祇王寺的庵主,却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她叫高冈智照尼

1896年,高冈律子出生于奈良。

打从一开始,她的身份就注定了生活的艰辛。

她是父亲和餐厅女服务员的私生子,父母也不是很关心她。两岁那年,母亲离世。律子才通过奶奶联系上自己的亲生父亲。

对于高冈的父亲而言,从天而降的女儿不如说是多了个累赘。

父亲把她安顿在奈良的姑姑那里,就没再出现过。

12岁那年,她被亲生父亲带到大阪,律子以为寄人篱下的生活结束了,可没想到她被却父亲卖给了歌舞伎演员作妾。

歌舞伎町一番街是日本有名的红灯区

有人听到红灯区三个字,肯定已经将歌舞伎联想到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上了吧?

其实,歌舞伎是日本所独有的一种戏剧,也是日本传统艺能之一。

虽然是著名的红灯区,但演员清一色皆为男性,好听又好看。2005年,歌舞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可等候高冈律子的可不是什么精致的舞台和华丽服装,而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演员。

作妾的日子能好到哪里去?两年后,高冈律子又被以250日元的低价转卖给大阪富田屋。

几个月的学徒生涯后,高冈律子化身揭幕舞伎,改名千代叶。

这一年,她不过十四岁。却来来回回几经易手,像是柜台上的物品一样,被人说丢就丢。

慢慢地,她也有了自己的“相公”,也就是固定资助人和情人。

表面上觥筹交错,迎来送往,但实际上,千代叶心上始终牵挂着另一位歌舞伎演员市川松茑。

市川松鸢是日本明治到昭和年间人气很高的歌舞伎演员。大正民主时期女性高喊解放口号,市川松鸢就在舞台上男扮女装,当是惊艳了无数看客,引得东京帝大的女学生们纷纷表示:“要成为像松鸢那样的女人。”

可以说,是他塑造了歌舞伎中“新女性”的形象。

常在花街柳巷走,“相公”不会不理解千代叶内心的无奈和委屈。

但当他看到千代叶私藏的市川松市川松茑的照片时,愤怒至极!为表真心,千代叶做了一个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举动:她割下了自己的左手小指,包在手帕里送给了“相公”。

因为这一举动,一时间流言蜚语传遍了整个城市。

“那个来路不明的艺伎”,“那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心狠手辣,自己的小指都敢断,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曾经有无数男人允诺给她美好未来,却都在她被人们指责谩骂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千代叶在大阪是混不下去了,只得前往东京谋生。

是谁曾说要将你救赎,又是谁被谣言摧毁不再发声

在大阪人见人骂的千代叶改名“照叶”,在自由的东京反倒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无数人为了一睹断指美女的芳容纷至沓来

那个年代还没有电影明星,她就是明信片里必备的模特。印明信片的商人们甚至说:“东京的艺伎唯一无不需要后期修正的就是照叶。”

曾经的律子,后来的千代叶,现在的照叶像是被点燃的烟花迅速走红,登上艺伎界数一数二的交椅,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有了一条光明奢华的坦途。

纵然悲伤往事仍历历在目,心境已然大不相同了。

本以为终于可以过上安生日子了,没想到一切才刚刚开始。

19岁,照叶赎身作妾,成了普通人。街边明信片店里昔日的风华照,也沦落到泛黄贱卖。

23岁,她认识了操盘手小田未藏,婚后随夫前往美国。

大洋彼岸,陌生的国度并没有带给照叶稳妥的生活。

丈夫很快暴露了花天酒地的本性,照叶几乎日日在独守空房,很快她就搬到了纽约郊外一所女子寄宿制家政学校。

在这里,照叶认识了新朋友HILDEGARD。九个月的漫长时间里,照叶都与她相互扶持。

久而久之,故事的走向开始有些微妙,照叶的感情发生了改变,她好像爱上了HILDEGARD。

但她终究是要跟随小田未藏回到日本的,为了报复,照叶再一次出轨了。

她终日借酒精麻醉自己。两次自杀未遂后,两人终于离婚。

她把故事,都写成了自传

从美国出发,照叶前往伦敦。她听从了好友的建议,去了巴黎散心。就像一叶浮萍,照叶渐渐隐没在众人的视线里。

在巴黎,她未婚生下了女儿,对方不需要负责。

回到日本后,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她再一次施粉换装,登上舞台。

这几年,她出演过电影,反响平平。与医学博士结婚,又离婚。开过酒吧,生意大好,却又因肺病与情感纠纷倒下,避居故乡奈良。

几十年过去,昔日家门前拥挤着要看断指情人的人潮散去,高冈照叶的芳名陨落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陪伴她的,不过是几段破碎了的婚姻,和几乎被肺病拖垮的身体。

挂在寺中的画,左为安乐上人铃虫姫剃发图,右为住莲上人松虫姫剃发图

在奈良,她进入高浜虚子门下学写俳句。

自传《黑发忏悔》中,她说:“剪下黑发,是我自己的救赎。”

经过那么多风风雨雨过后,再看外面繁华的花花世界,距离去意已决的照叶都是遥远。

利用出版自传获得的稿费,39岁的照叶在奈良久米寺剃度出家,得号“智照”。

两年后,经人介绍,说京都洛北有一寺庙老尼后继无人,照叶便前往荒芜已久的祇王寺。这一去,就再也没回过尘世。

“映入我眼中的祇王寺,隐藏着祇王与祇女的悲伤往事,历经风霜,沧桑荒凉,仅一户小庵。但这枯朽的草庵,却令我安心,预感此地是我栖息之所。”

可能是前半生恣意潇洒得过分了,此后五十余年,智照当真栖居于这苦修之地。

她不再是那个灯红酒绿下仪态万千的艺伎,也不是那个被婚姻捆绑几度离婚自杀的无助女人。

从高冈律子到高冈智照尼,她用了一生的时间。

人们都只当她是个看破红尘的平凡女子,却不去想红尘滚滚,也不过是她身后的一粒尘埃而已。

晚年的她在日记里写道:“现在最希望得到的,是健康的肉体、明快的思考力、丰富的精神生活环境;宁静的时间;独立的书斋、想看的书籍、辞典等;专用的厕所。”“我还有很多很多书想读,很多未知的东西想探索,想拓展自己的知识。”

98岁,智照尼清净地死去,她埋在了寺庙里。

祇王寺的苔藓依旧青葱,治愈了来来往往多少悲伤女人心。

高冈智照尼一辈子漂泊过三四个国家,写了六本自传。

她曾经名动岛国,从大阪到东京无人不知她的大名,无人不想一睹她的芳容。

追求者从男到女,从美国到巴黎。

然而人们曾经如此热爱她,又飞快地遗忘她。

高冈智照尼人生也许没有完美,但爱过痛过疯狂过,跌宕起伏,结局反倒也是圆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杂家Mis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