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还乡故事:从北京到老家 追寻故乡的记忆

从北京到长沙,从长沙到老家,这是我的还乡路。一路上,我追寻故乡的记忆,观察爸妈对故乡的执着。这便是我们一家的还乡故事,也许,也是你们的还乡故事。(图/文徐松)

这是我过年前召集的最后一次朋友小聚。结束一年的工作,热闹的过年组曲尚未响起,大家团坐一起,聊的话题从十几岁时喜欢什么音乐,到对自己影响最深的人,天马行空聊了一晚。从18岁开始,我在北京学习工作已多年,这座巨大的城市让人觉得渺小,又常常让我遇到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我甚至觉得,心灵的交融和兴趣的贴近,可以将陌生人培养成家人。

从北京回到长沙,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从房间看长沙城市天际线——这里又多了两栋刷新高度的摩天大楼。7岁那年,爸妈把我接来长沙生活,我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只花了一周时间就讲了一口流利的长沙话。但每天回家,还是和爸妈说老家话;每次放假,也总是被送回老家;每次过年,还是回老家。老实说我没有见过长沙的过年什么样。上学,考学,升学,校园里的一切......是长沙留给我的主要记忆。

只在长沙住了一晚,爸妈、表妹和我一起回乡过年。现在这110公里的路程,小时候回去却要倒两次公交车,花费大半天时间;后来修了高速路,家里也有了车,现在开车回乡只需要一个小时了。然而我们一家回乡的样子,仍然和多年前一样大包小包。往返在长沙和老家的路上,这便是我们一家几口在外生活的真实写照。

官渡古镇,浏阳河在这里穿绕而过,爸爸老徐、妈妈老何,还有我都在这里出生。这两年,镇上展开了大规模的市政建设。左图为2014年过年的官渡古镇;右图为2017年过年的官渡古镇。

左图为2014年过年的官渡古镇;右图为2017年过年的官渡古镇。老何说她已经在这条街上与亲友们一起建好了一套房子。以后老了可以搬回来住。实际上,早已从长沙退休的老何,如今有近半时间在这里度过——种菜踏青、做唆螺腊味、打麻将玩......大概还是觉得与亲人在一起,自在些。

老徐是独子。爷爷奶奶去世后,印象中我们家每一年的年夜饭都是在几个堂叔家吃。老徐和几个堂兄弟也如亲兄弟一般。今年的年夜饭跟以往不一样,老徐和老何早就准备好了,她们要在徐家祖屋请大伙儿吃饭。图为开饭前,老徐组织大家拍全家福。约八十号人要全部纳入镜头,并要求张张脸都得露个笑容出来。完美主义的老徐说:“大家聚齐不容易,拍照时都不要开小差,请一切听指挥!”

在徐家祖屋,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木门、天井、晒场......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我的身影。3年前,老徐领首组织村里人自筹资金,把祖屋修葺一新。老实说,第一次看到崭新的“徐家大屋”,我心里还真不习惯,好像幼时的痕迹突然一夜都被抹去了。但这一次看到大家在祖屋新堂外觥筹交错、有说有笑,心里便有了另外一种感觉——能把散住多地的人们凝聚到一起,还是件值得高兴的。

团圆饭进行到一半,老徐起身,阐述了这次团圆饭的意义:“自爹妈离世后的十多年来,我们一家就再也没有在这大屋里生过火做过饭了。这些年来,在座的各家一直把我们当骨肉亲人。今天这餐团圆饭,虽然是由我们一家来张罗的……但饭菜却还是我们这些兄弟姊妺们大家一起动手做的。请大家收下我们一家的微微心意吧。”老徐几度哽咽,我便抓拍下老徐表白、老何忙碌为大家盛汤的瞬间。

大年初一早上,老徐带领大家祭拜祖先。浏阳河畔,我们这个叫河口的村子——大小共四十多户人家,是300多年前由广东梅州蕉岭迁徙而来的客家徐氏后裔,我们祭拜的第一位祖先便是当时迁徙来的大家长。如果说河口的徐家祖屋是我们这些后辈的“故乡”;那对于300多年前的徐家人来说,这里到底是故乡还是异乡呢?300多年的时间,足以与当地水土融为一体,但河口客家徐氏人至今还保持着讲客家话、祭祖的习惯。

从长沙地税退休后,老徐开始一步接一步圆他做了大半辈子的文艺梦。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获得过全国性征歌大赛大奖,已是省内颇具名气的诗人词家与音乐家。这一次回老家,他将带领徐家大屋的人们一起,在镇上承办一场专业级别的音乐会。他还邀请了省城音乐戏剧界名家好友来这儿实施“文艺下乡”恵民演出。图为贴到祖屋前的音乐会海报吸引了大伙儿的目光。

整个过年假期的日日夜夜,舞台的经费,人员,效果……晚会的一切都在老徐的脑中飞速运转。“我一个乡下伢子从这里走出去的,还是想把舞台带回这里啊。”

各家在外上学的孩子们被老徐拉到一起排练节目。老徐总对她们说:“你们不管是专业的还是非专业的都不要紧,但凡一上台最重要的是把对家乡的自豪之情唱出来。”他认为,舞会的成功需要专业演员,也需要有这片土地上的声音。

等不到音乐会,我便启程回京了。第二天,关于湖南电视台直播这台乡村音乐会的消息在亲戚群里刷屏了。老徐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昨晚雨大,但音乐会很成功!”这就是我们家关于故乡的故事——先辈们把异乡当故乡;父母身处城市追赶生活,心中所属却是这一片乡土;而我呢?在老家出生,在城市长大,如今又在北京生活......我似乎明白了故乡的意义:在这个注定走出去的时代里,当你有一天追问自己的出处时,故乡的人们给了你一个来时的坐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腾讯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