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罗瑞卿之子罗原忆插队:不去就饿死

从景山学校通知我到吉林插队开始,一个月20元的生活费也就没有了。不去插队就只有饿死。我离开北京时并没有多想,也对农村完全没有概念。同行的人大都是景山学校的同学,所以也没有觉得多生离死别,反正北京也没有家了。在农村生活一阵子之后,觉得插队也有插队的好处,离开了北京这个政治漩涡,可以获得一种安宁。只要好好劳动,挣足自己的口粮,不会有什么事情来麻烦你。

插队,不去就饿死

从景山学校通知我到吉林插队开始,一个月20元的生活费也就没有了。不去插队就只有饿死。我离开北京时并没有多想,也对农村完全没有概念。

从景山学校通知我到吉林插队开始,一个月20元的生活费也就没有了。不去插队就只有饿死。我离开北京时并没有多想,也对农村完全没有概念。同行的人大都是景山学校的同学,所以也没有觉得多生离死别,反正北京也没有家了。在农村生活一阵子之后,觉得插队也有插队的好处,离开了北京这个政治漩涡,可以获得一种安宁。只要好好劳动,挣足自己的口粮,不会有什么事情来麻烦你。

从1969年到1973年,我在农村插队,这个时候父亲被秘密关押在卫戍区的一个摩托连,母亲被关在秦城监狱。1971年9月下旬,我偷听苏修电台,第一次听说了“林彪坠机身亡”,不久,一个从北京探亲回来的同学告诉我,“林副主席叛逃,飞机掉下来摔死了!”我当时非常震惊,但是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这件事会和我的命运有什么联系。

老乡们却比我乐观。记得是1972年的春天,我们知青和老乡一起在地里劳动。天上飞过一架撒农药的飞机,有个老乡就说,“这说不定是来接罗原的,现在林彪倒台了,他爸爸可能要恢复了。”

1972年皇历新年前后的一天夜里,下着大雪,生产队的治保主任来找我,当时集体户里的知青都回家探亲了,就我一个人在,他进来时拿着一封信,很紧张,叫我赶紧看看。打开信封一看,是中央军委办公厅的调查函,询问我的情况,大队回复,说我“思想政治上一般,劳动和群众关系比较好”。当时治保主任很生气地骂道,“他奶奶的!要是说你思想很好,你不就能回去了么!”

到了后半年,政策开始松动,我们就经常回北京。有的人家被允许去监狱探监,我们就一起交流怎么能去探监。那时候我们在北京没房子,回来以后就找朋友借住。生活上靠哥哥姐姐接济一些,还有就是靠偷,画月票、火车票。我们在一起的朋友大都没有革命理想,本能地追求快乐,找点乐子,去谁家听一个好的唱片、听一个手风琴高手的演奏、一起去洗个热水澡、有人请你去喝一瓶酸牛奶,都是很美好的事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