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大陆作家廖祖笙:周永康的余孽们 让习近平焦头烂额

周永康的余孽们,在它们的“恩公”周永康终于现出原形、永不超生后,就越发趋于变态,在气恼、发泄、激发、反做等等非正轨的职业行为中,若走钢丝一般,惶惶不安、面目狰狞地厮混余生。

它们在失落中常忆起“恩公”周永康在位时,所坐享过的“好日子”。在“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的年月,它们有过挥霍不尽的国家资源,像首要的齿轮那样,甘醇地得到充裕的经济利益润滑。

它们有过国中之国,有过凌驾在帝王、规则、律法等等之上的权杖,让所有的荒野苍生都曾闻风丧胆。它们日日制造、夸大威胁,让权力巅峰时刻明白少了它们不行。它们主宰、操弄了这个国家。

它们和杀人犯、抢劫犯等各种人渣朋比为奸,公然同穿了一条连裆裤。它们让一个原本相对还不那么恐怖、荒废的国家,顿时变得血雨腥风、荒草蔓生。它们汹汹逼向受害者,反复对其雪上加霜。

它们让各种规则一再变得虚无,让胡锦涛、温家宝等等,在事实上沦落成替其打工的傀儡。它们只因抱紧了“维稳沙皇”周永康的大腿,就仿若拥抱了整个世界,就旁若无人目空一切,傲视一切。

谁曾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它们的“好日子”会蓦然不再,靠山已倒下,神牌已坍塌。伴随着人权恶棍周永康的倒掉,它们的脸上也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它们何曾受过这等羞辱和失落?

于是它们不约而同展开反击,怠工的怠工,反做的反做。它们让这个劫后余生的国家,就此更是一派荒芜,益发鬼哭狼嚎。它们人为制造换季后的更为凶残、阴毒、邪恶和下流,频频反击和发难。

它们像狂犬病发作了一般,没来由地扑向各种社会群体,极力制造、激发、亮出种种的社会矛盾,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匪类的曾经杀人……它们搞得怨声载道,也弄得新的掌门疲于应付,焦头烂额。

它们不知上头何时会腾出手来,对其进行必要的深度清洗,只知道那是未然中一项必然,所以也就在窝火、恐惧、难耐中,渐渐摆出了豁出去的架势,将周永康余孽的身份,自我亮相得更为彻底。

冬去春来,曾被严冬肆虐过的茫茫荒野,渐渐有了残肢上的新绿,有了各种泪挂双腮的向往……周永康的余孽们,以各种下作手段扼杀对春的热望和祈求,强迫人们认知这季节其实更无望更昏暗。

周永康的余孽们,与尚未倒台的有些乱臣一样,两度以各种鬼蜮伎俩弄得高枝上颜面无存、灰头土脸,客观上已两回深度卷入政变。周永康的余孽们,得益于这体制,也随时可能被这体制所吞没。

周永康的余孽们,在这般体制的大染缸中,长期浸淫,十之八九已失其本色,既忘了人之为人的根本,也忘了三魂七魄之所在。原本只是混口饭吃而已,变异成什么不好,要变异成周永康的余孽。

周永康的余孽们,只有惶惶不安、得过且过的当下,无云淡风轻的将来。只要一意孤行自我贴上了周永康余孽的标签,就难免会被清算两次。在暗夜可能被清算一次,在将来也还会被再清算一次。

写于2017年2月14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6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6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廖祖笙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