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前副部长黄洁夫参与组织活摘、本人直接活摘的证据

——黄洁夫和王海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

黄洁夫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间,是中共卫生部/卫计委负责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他参与的12年间也正是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间。他推动大批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连不具备条件的市级中医院、乡镇医院、基层军队医院都开展了大量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时候,据中共OPO器官获取联盟主席叶啟发等说有1000多家移植医院。根据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的披露,2012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

据追查国际调查,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负责人王海波,是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组织者,黄洁夫本人还涉嫌直接大量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移植手术。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不仅延续至今,而且还延伸到了普通民众,其中包括基督徒等。

一、黄洁夫参与组织活摘、本人直接活摘、及利用所谓捐献掩盖活摘真相的证据摘要:

黄洁夫,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主管器官移植)、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名誉主任。曾任中山医科大学(后与中山大学合并)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副院长、院长,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校长兼党委书记,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主任。

  1. 夫是中共生系活摘法功学器官的重要组织

黄洁夫在2001年10月至2013年初的近12年间,是中共卫生部/卫计委负责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他参与的12年间也正是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线发展至最高峰期间。

他推动大批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连不具备条件的市级中医院、乡镇医院、基层军队医院都开展了大量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时候,据中共OPO器官获取联盟主席叶啟发等说有1000多家移植医院[1],仅追查国际查到的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做了器官移植的医院就有891家,其中,实施肾移植的医院由2001年的106家到2006年增至368家,这些医院的公开移植数量从2001至2006年至少实施了三万多例次的肾移植,相当于前40年的总和。真实的移植量,据多个调查机构,包括追查国际调查,远远超过这个数量,完全用死囚和捐献无法解释。

2、作为一名移植医生,黄洁夫本人涉嫌直接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了大量移植手术

1)根据2013年3月黄洁夫对《广州日报》的披露,2012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达500多例,其中仅1例是自愿捐献的[2]。那么12年来他至少执行了数千例移植。在中国肝移植主要是全肝移植,这些肝脏的供体涉嫌主要来自被中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而据追查国际调查,全国有超过9519 名移植医生,这些医生的详细名单和参与移植的证据在追查国际有立案备份,并将简要情况发表于追查国际网站。

 2)黄洁夫涉嫌直接用活着的法轮功学员做备用肝供体:2005年9月28号,黄洁夫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中国第一例自体肝移植,为预防万一需要备用肝脏,于是24小时内就从广州和重庆调来2个匹配肝脏,新疆本地也找到一个备用肝。之后黄洁夫用15小时完成移植,并在观察24小时之后,宣布不再用备用肝。因为肝脏从人体上摘除之后放入储存液里的时间不能超过15个小时,如果黄洁夫从两地调来的是切好的器官,那么没等到新疆的乌鲁木齐在路上就已经失效!因此他调来的3 个备用肝必然3个活人。而且由于死囚犯必须经过一系列的司法程序,不可能随叫随到,因此这2个活人也不可能是死囚犯。只能是来自于游离于司法之外的,特别关押的,可以随时杀戮取器官的人群,而且跨越地区之大,说明中国大陆有一个国家级的庞大的活人器官库。中国符合这样特征的人群,只有被大量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该案例详见黄洁夫做一台肝移植手术,用3个活人做备用肝》[3]

 需要指出的是,黄洁夫这样的行为不是个例,他到各地推广器官移植的时候,经常组织在当地医院多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这种可以提前预定时间的器官移植,供体只能是来自大型活体库。

3、夫曾任的医科大学下属3家医院,均有医生活摘法功学器官。

1)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4]

证据序号:45,2015年6月30日(862082375263)(录音):在被调查员直接问及关押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库、医院是否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该医院韩医生两次表示肯定。

医生:对,没错。
追查国际调查员:是这样的吧!我们是在想也有这要求(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行吗?
韩医生:国际,现在不能搞了,不能用了,而且从今年1月1号开始,我们已经公布了,不准用了。〞

2)中山大学附属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脏移植科[5]
2015年12月21日,9点55分(86-503165709)对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值班医生在电话中说(录音):“做了(活摘法轮功器官)又怎样?是法轮功的,又怎样?”〝我们做的多的是,有的是,你可能数量还没有调查清楚,那太多了简直。“
《追查国际》调查员:你今天有做吗,还有在做吗?
医生:每天都做呀。〞
该医院器官移植开始于1999年,与中共迫害法轮功同步

3)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2006年5月22日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在回答追查国际调查时,反复承认指证自己的同学、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缪医生有大量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并且指出这些人是中山大学出面联系的[6]录音

卢国平:我可以跟你说,他们那儿拿器官是轻而易举。
调查员:哦,轻而易举?那现在……
卢国平:因为他们肝移植一个星期都要做七八台,他可以做十几台的肾移植啦,所以他们每个月都有几十台,所以他们不愁器官呢。
调查员:那你的同学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做的这些都是这种法轮功的,是不是啊?
卢国平:有些是法轮功,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卢国平还指证中山大学以整个学校的名义去联系法轮功学员做供体:

调查员:哦,都是一起的。他怎么容易拿到呢?你们怎么拿不到呢?他怎么能容易拿到?
卢国平:因为他牌子大嘛,因为他是以整个学校的名义跟司法系统接触嘛。
调查员: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种法轮功的供体吧?
卢国平:对,对,对。

4)对于调查录音的真实性,中共帮助做了确认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卢国平调查录音发表后,人们对电话录音的最大疑问就是,接电话的人真是那个卢国平医生吗?中共由香港卫视中文台制作了采访卢国平的电视片,片中卢国平承认2006年5月22日接受电话调查的人是他自己,但否认他自己说的话。中共将此片通过驻海外的使领馆向外界散发。可是,卢国平是个有明显结巴口音的人,接受追查国际调查录音长达半个多小时,是不可能人工模仿或伪造的。所以,中共反驳的视频就成了对比鉴定当事人的极好证据。因此,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证是由中国自己确认的。

4、2006年至今,黄洁夫一直在公开掩盖活摘真相

中共卫生部是全国各移植医院的最高管理部门,黄洁夫被称为是中国器官移植的掌门人。2006年以来,他多次充当中共移植器官问题发言人。

黄洁夫2010年后组建了一个所谓的器官捐献系统,黄洁夫还担任其中最重要的OPO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荣誉主席,然而据追查国际调查,该组织实际上是一个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大型移植医院联盟(详见附件),还参与贩卖其他人的器官,证据包括:

1)第一家OPO组织--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泌尿外科主任朱云松承认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7]

2)多家联盟医院参与贩卖器官,甚至活摘流浪汉器官。据中共官方媒体报道广州军区总医院非法参与贩卖器官[8],军方304医院2010-2012年间参与了贩卖器官[9],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还参与了杀死流浪汉盗取器官的罪行[10]

3)该联盟的三个主席,包括黄洁夫在内,均有医生指证他们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其中联盟执行席郑树森在2016年8月香港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大会上,还因为论文里面使用了来历不明的器官,被取消论文宣读资格。

4)该联盟有20家医院直接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11]

5)中共移植医院最多、数量最大的三大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捐献数量极其有限,到2015年12月,中共宣布器官全部来自捐献的时候,拥有多达20家大型器官移植医院的北京,甚至器官捐献办公室还在筹备阶段,还没有开始运作。

  1. 北京市红十字协会值班职员的说红十字协会捐献在筹建,还没开始(2015年12月6日调查电话:861063558766 )。(此录音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
  2. 天津市十字会工作人员说2003年建(器官捐献)到在捐了170多个(2015_12_11 09调查电话:862227311180)。(此录音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
  3. 全上海市器官捐献成的只有5例(2015年12月17日,调查电话:86-63365880)上海黄浦区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的职员说,去年上半年才开始开展此项工作,上面有文件,器官捐献很困难,到目前全上海市只有5例器官捐献成的。(此录音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

二、王海波参与活摘及掩盖真相的直接证据:

王海波,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负责人,曾任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主任助理。

  1. 作为移植医生,王海波毕业于中山大学临床医学系,而如前所述,中山大学附属医院1999年前参与了活摘死囚器官,1999年后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事实已经得到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三附属医院和附属江门市中心医院医生的证实。
  2. 王海波很早就参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产业链:

王海波自2004年起任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助理主任[12]。肝移植注册中心2005年2月成立,但是中国的国家捐献从2010年才开始试点,所以毫无疑问,2010年前的器官来源全部是非法。而且综合各种分析,也不可能是中共声称的大多数来自死囚器官。

1)参与发起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的是中共21个最大的肝移植中心[13],据追查国际调查,这些医院直接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每家医院高峰期的器官移植数量每年达数千例,详见追查国际的活摘综合调查报告第六章[14]

2)该组织2006年年度报告记载急诊肝移植比例高达26.6%[15],揭示中国存在庞大的非死囚的活人器官库:

所谓急诊肝移植,是对存活时间不超过72小时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紧急换肝手术。因为紧急配型困难,国外等待供体时间很长,所以罕见急诊肝移植。而在中国,急诊肝移植竟然很普遍,《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 年度报告》[16]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间收集的29个移植中心8486例肝移植数据中,4331例注明了是否是急诊移植,其中,竟然就有高达1150例急诊肝移植,占总量的26.6%!其中有重型肝病患者最短入院4小时即被施行肝移植[17],该注册系统还只包含了部分肝移植。同期按照黄洁夫报告,截至2006年,中国进行了10502例肝移植[18],实际完成的急诊肝移植数量应更大[19]

死囚处决必须经过严格的司法程序,不可能满足这种数量很大的突发移植的需要,因此供体来源不可能是死囚。这也证明中共器官移植有一个独立于普通死囚之外的、提前验血确定了PLA类型,可以根据移植需要随时使用的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而在中国,被关押期间,只有法轮功学员被大规模采血化验。所以,身为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的负责人王海波,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方面的罪行不可逃脱。

三、中共活摘罪恶延伸到了普通民众,有基督徒家属指证该基督徒被活摘器官

如前所述,广州军区总医院、解放军304医院参与了贩卖器官,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参与杀死流浪汉盗取器官。

据法国广播电台2016年11月12日报道:美国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从基督徒彭明家属处获悉,彭明的器官近日被中共当局秘密强摘。[20]

附件:中共OPO器官获取组织联盟的真相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标准和世界主要器官移植大国的实践,器官捐献和移植体系包括五大系统:器官捐献系统、器官配置系统、临床移植系统、科学登记系统、监督管理系统。其中,器官的捐献系统是关键,其运行的阳光、透明也是捐献体系是否遵循自愿、公平、可追溯性的根本保证。在中国,器官的捐献、获取、运输等主要工作由中国OPO组织联盟来完成。显然,这个组织的光明与否,是中共器官捐献体系的光明与否的根本保证。

追查国际的调查表明,无论从中共OPO组织联盟的发起人、首发单位,三个主席、还是参加OPO联盟的主要成员医院来看,我们都只能得出如下结论:该组织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要参与者。

一、在中国,器官的捐献、获取、运输等主要由中国OPO组织联盟来完成

器官获取组织(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 简称OPO),是由卫计委领导的器官获取的由移植医师、精神外科医师、护士等组成的组织,主要职责是劝捐、器官维护、数据录入和分配、切取器官、运输、移植及善后处理[21]

中国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http://savelife.org.cn/对器官获取组织的职责描述

二、第一家OPO组织--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医生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非法参与贩卖器官

2011年7月11日,中国最早的OPO组织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挂牌[22],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国家器官捐赠与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王海波等人出席,报道称这家医院“多年来共产生或参与的器官捐赠案例30余例。曾经开展了国内首例利用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的器官分配和首例利用该系统的心死亡器官分配与共享。卫生部专家表示,这几个全国第一对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有着划时代意义的案例,标志着中国正式启动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全国器官分配与共享体系。”

然而追查国际的调查显示,该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朱云松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23]

2006年4月12日,调查电话8613602703460,862036222653(MP3)

调查员: 请问是广州军区总医院朱主任吧?
朱云松:哎,我是
调查员:304医院的,我有两个亲戚在304医院,肾源上现在不太够,2001,2002,2003年我们是大量做---
朱云松:对,对
调查员:我们发现一个是年轻的,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法轮功犯人这个的肾源比较好,你们这边怎么样?这方面法轮功犯人的肾源
朱云松:我们法轮功很少
调查员:还是有一些这样的?
朱云松:B型不难,你要愿意过来的话,你过来我们可以很快,五月一号之前肯定可以安排
调查员:五一之前有一批吗?
朱云松:好几批
调查员:如果你这个期间的话,如果能得到法轮功这样的肾源,你还是跟我再打声招呼,好吧
朱云松:哦,可以,那你过来---

三、OPO组织联盟的三个主席,参与活摘器官的直接证据

2014年11月25日,OPO组织联盟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成立[24],把之前成立的各家医院的OPO组织联合起来, OPO联盟执行主席、中南医院器官移植专家叶啟发教授介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黄洁夫主任委员出任该联盟名誉主席,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主任委员郑树森院士任主席。

追查国际的调查显示,OPO联盟的名誉主席黄洁夫、主席郑树森、执行主席叶啟发这三个都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

  1. 黄洁夫参与活摘的证据,包括:组织全国大力发展移植、亲自做多达数千例的肝移植、管理下的医院有20多家医院直接承认活摘,其中他曾任职的中山大学附属的3家医院均有医生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详见香港专项调查报告第一部分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7976)
  2. 郑树森参与活摘的证据包括:他所负责的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的护士2016年承认“我们医院一年下来都是几千例的啊”[25],完全用死囚或捐献器官无法解释;其中郑树森本人主刀的肝移植截至2016年3月就有1,850余例[26]。郑树森还是浙江省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是该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2016年8月的国际器官移植26届香港移植大会,郑树森因为器官来源审查没有通过,论文被大会主办方TTS禁止宣读[27]
  3. 叶啟发参与活摘的证据包括[28]:1)湘雅三医院真实移植量很大,2001年起就具备每年1000例以上器官移植的能力,无法用死囚介绍。2)叶啟发任职的二家医院都有医生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3)所在的医院极短的器官等待时间,无法用数量有限和不稳定的器官捐献解释。4)湘雅三医院涉嫌是中共器官的调配中心;5)发表的论文显示器官来源是活人、且不可能是死囚

四、OPO联盟的其它成员[29]的器官来源,也无法自圆其说

OPO联盟的成员,是2006年后中共活摘罪恶被曝光、中共保留的移植量巨大的那些医院,包括黄洁夫曾经工作的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叶啟发工作的湘雅三医院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等,这些医院有几十家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移植医院最多、数量最大的三大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捐献数量极其有限,甚至北京器官捐献办公室还在筹建中,这样的OPO组织联盟,又怎么解释器官的合法来源呢?

1、北京市红十字协会值班职员的说红十字协会捐献在筹建,还没开始(2015年12月6日调查电话:861063558766 )。(此录音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

2、天津市十字会工作人员说2003年建(器官捐献)到在捐了170多个(2015_12_11 09调查电话:862227311180)。(此录音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

3、全上海市器官捐献成的只有5例(2015年12月17日,调查电话:86-63365880)上海黄浦区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的职员说,去年上半年才开始开展此项工作,上面有文件,器官捐献很困难,到目前全上海市只有5例器官捐献成的。(此录音下载:MP3 文稿详见:附件

 

参考资料:

=============================================

[1]人民网-湖北频道《武大肝胆疾病研究院:器官移植与时间赛跑》,2015年04月25日

http://hb.people.com.cn/n/2015/0425/c337099-24632343.html

archive 网站存档链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529234737/http://hb.people.com.cn/n/2015/0425/c337099-24632343.html

[2]《大洋网》2013年3月13日“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我要带头向捐献者鞠躬”来源:广州日报记者:刘蕤红、王鹤、李颖、贺涵甫

[3] 【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第三章:按需杀人的证据与活人器官供体库的存在》,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45#_Toc65

[4]追查国际际最新调查: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没停反增,2015年11月27日,2015年12月20日更新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5]【追查国际】《最新举报录音证据:中共大陆医生活摘杀人的猖狂现状》,2015-12-24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139

[6] 《追查国际》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6728#_Toc366574834

[7] 【追查国际】《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2013年9月11日,2015年3月2日更新,www.zhuichaguoji.org/node/46728#_Toc366574835

[8]新浪网,转自新京报,《团伙摘除23名供体肾脏贩卖 肾脏以海鲜名义空运》 2014年08月10日,news.sina.com.cn/c/2014-08-10/023930659549.shtml

Archive网站备份链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40811232318/http://news.sina.com.cn/c/201...

[9] 腾讯网,2014年8月11日,《圈养活人卖肾隐藏的医院黑幕》

http://view.news.qq.com/a/20140811/014583.htm

[10]腾讯网转载,财经杂志封面文章《器官何来?》,2009年09月01日,http://news.qq.com/a/20091107/000800.htm

[11]【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第二章、一、四重证据显示活摘器官乃江泽民下令的国家犯罪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44#_Toc25

[12]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新时代》http://www.who.int/bulletin/volumes/90/11/12-031112/zh/

[13]中国肝移植注册网站,About CLTR关于我们https://www.cltr.org/pages/aboutus/aboutus_develop.jsp

[14] 【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

第六章、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虐杀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4348

[15]《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报告》

追查国际存档链接: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192.pdf

[16] 《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报告》,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192.pdf

[17] 《临床外科杂志》2006年6月第14卷第6期“重型肝炎急诊肝移植的预后影响因素及处理” 作者:傅志仁、马钧。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195.pdf

[18] 《tomorrow's organ transplatation program in china》Huang Jiefu

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sites/default/files/report/2015/59389_193.pdf

[19] 郑州人民医院肝脏胰腺外科》 郑州人民医院肝移植专家详解:肝移植注意事项【图】 2014-05-20

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uploadfile/2017/0215/20170215063653308.png

[20] 法国广播电台,2016年12月11日,《彭明身体器官被强摘,当局强迫家属签字被拒》

链接:http://cn.rfi.fr/中国/20161211-彭明身体器官被强摘,当局强迫家属签字被拒

[21]中国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对器官获取组织的组成和职责描述,http://savelife.org.cn/organtrans.html

archive 网站的备份链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1114045418/http://savelife.org.cn/organtrans.html

[22] 中国器官捐献网,转载自人民网《国内首家器官获取组织(OPO)挂牌》,2011年7月11日 http://www.organdonation.org.cn/ZZC/2011-07/5811.htm

Archive网站备份链接:https://web.archive.org/save/http://www.organdonation.org.cn/ZZC/2011-07/5811.htm

[23] 【追查国际】《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2013年9月11日,2015年3月2日更新,www.zhuichaguoji.org/node/46728#_Toc366574835

[24]人民网-湖北频道,<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在武汉宣布成立> 2014年11月25日,hb.people.com.cn/n/2014/1125/c194063-23001645.html

Archive网站备份链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821192403/http://hb.people.com.cn/n/2014/1125/c194063-23001645.html

[25]追查国际2016年1-6月的《最新调查结果:中共以“捐献器官”为名,仍在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_edn3

[26]光明网,《郑树森:攻克终末期肝病难题 圆器官移植“中国梦”》,2016-03-10,

http://tech.gmw.cn/scientist/2016-03/10/content_19242303.htm

Archive网站备份链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821020139/http://tech.gmw.cn/scientist/2016-03/10/content_19242303.htm

[27] New York Times,Chinese Claim That World Accepts Its Organ Transplant System Is Rebutted , AUG. 19,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08/20/world/asia/china-hong-kong-organ-transplants.html?_r=0

[28]《追查国际对参加香港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53名中国发言者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专项调查报告》,2016-8-18,《第三部分:中共的器官捐献样板湘雅三院真相》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976#_Toc458891037

[29]中国器官捐献志愿者登记网,我国现有的器官获取组织服务范围,http://savelife.org.cn/organtrans.html

archive 网站的备份链接: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1114045418/http://savelife.org.cn/organtrans.html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追查国际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