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金正男与金正恩真实关系:从未见过面

虽然金正男和金正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由于两人自幼在不同环境长大,所以从未见过面,这样淡薄的血缘亲情自然比不上政治上的利益冲突,可以说金正男的悲剧命运早已注定。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深度军事”,作者清风徐来,原题为《您好!我是金正男:一位漂泊王子的悲情人生》。

金正男与金正恩虽是兄弟,但两人从未见过面(图源:VCG)

2017年2月13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遇刺身亡,这条消息在浪漫的情人节里迅速超越了众多秀恩爱的温馨画面在网络上和朋友圈里刷屏,曾经比金正恩知名度更高的金正男,在沉寂多年之后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金正日的长子

对于朝鲜这样封闭的过度来说,最高领导的家庭和私生活都是高度保密的,所以很多相关资料都是模糊不清,而随着金正男被刺,有些情况再次浮出水面。

金正男的父亲是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母亲是朝鲜60年代最著名的电影女明星成蕙琳,不过在和金正日同居前,成蕙琳已经和别人结婚,并育有一子一女,再加上成蕙琳还比金正日大六岁,所以这段感情遭到了金正日父亲当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反对,金日成面对两人同居的既成事实也明确表示,成蕙琳不能作为金正日的夫人在公众场合路面。

1971年,金正男出生,虽然他是金正日的长子,但是由于金日成的反对,不但从没见过金日成,而且直到他4岁,金日成才刚刚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孙子。也正是因为这层特别的原因,他不能去正常的学校上学,就连生病去医院都要避开眼线。所以金正男的童年几乎是完全封闭的状态下度过的,直到1994年金日成去世,金正日继承了最高权力后情况才得到改观。

可能是因为对金正男童年的愧疚,金正日对金正男是很溺爱的,甚至在70年代后期他和高英姬(也就是金正恩的生母)正式结婚后,对金正男还是疼爱有加。金正男去医院拔牙的奖励,是一辆进口的高级轿车;在父亲的办公室,坐在父亲的座位上,父亲会说“那儿就是你的座位”;在取瑞士留学父子分别时,金正日竟会伤心落泪……

少年时代,金正男先后在瑞士、俄罗斯和日本留学,所学的专业是电脑。但是在“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的青年,回到朝鲜后的表现就自然有些“叛逆”,这引起了金正日的不满,不但多次严厉训斥了金正男,而且也缩短了金正男的弟妹们在海外留学的时间,以免他们过多地受到资本主义的影响。

淡出政治核心

1995年,金正男被授予朝鲜人民军大将军衔。

1998年,金正男开始踏入政坛,担任朝鲜国家保卫部海外部门负责人,此后还担任过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指导员、朝鲜国家公共安全部负责人等要职,另外作为狂热的电脑迷,还担任过朝鲜电脑委员会主席,主持朝鲜高科技事业的总体规划。

因此,金正男曾经一度被认为是金正日的接班人,但是2010年他同父异母的三弟金正恩却被拥戴为接班人。其中缘由众所纷纭,有的说是因为他的生母成蕙琳不是正式夫人,是所谓庶出而不是嫡出;也有的说是他2001年带妻儿使用伪造的护照去日本游玩被发现,才被金正日废黜。

如果是庶出的原因,那么又怎么会在199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还担任安全部门的领导人?庶出的身份从一开始就很明确,如果是这个原因,那根本不会让他去如此重要的要害部门任职。

如果说是用假护照被发现,那就更不是什么事情呢,朝鲜高层官员使用假护照出国是很正常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做,即便被识破也不是他的原因。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金正男建议金正日要在朝鲜推行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深入改革,特别是对接班人制度和经济上采取改革开放,更是触及了金正日的大忌,这点从他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反对领导人世袭制可以佐证,因此在金正日眼里,这个长子显然已经因为长期的海外生活经历成了政治上的异见者,那么领导权就自然和他无缘了。

在1996年成蕙琳的妹妹成慧琅叛逃到西方以及2002年成蕙琳去世后,金正男要想继承大位的可能性也就更加渺茫了。

2011年12月,金正日过世,金正男随即远走海外,再没回过朝鲜。普遍认为这是他“担心遭到同父异母弟弟派人暗杀”,金正男第一任夫人崔慧利(音)居住在北京,第二任夫人李慧景(音)居住在澳门,第三任夫人明罗(姓氏不详)也居住在澳门。但金正男常年居住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地区。

尽管金正男在多个场合表示对政治毫无兴趣,但据说2011年后金正男就曾遇到过两次不成功的暗杀。另外,他和姑父张成泽关系密切,曾随张成泽出访海外,张成泽被处决后,普遍认为金正男的人身安全就更危险了,毕竟金正男和金正恩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两人自幼在不同的环境里长大,从未见过面(金正男和另一位同父异母弟弟金正哲也只见过一面),如此淡薄的血缘亲情自然比不上政治上的利益冲突,可以说金正男的悲剧命运早已注定。

您好!我是金正男

2011年6月,金正男在澳门新濠峰酒店出现,被媒体发现,当时他身着牛仔裤、白底黑条纹衬衣,头戴白色贝雷帽,脚下一双菲拉格慕牌的天蓝色休闲鞋,特别引人注意的是胸前并没有佩戴朝鲜都佩戴的领导人头像徽章。金正男或许是唯一一个穿着打扮比较接近西方社会的朝鲜年轻人,给人的印象是敦实憨厚,而他曾经在世界多地的高档宾馆和酒吧出没,在澳门更是经常出入赌场,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2012年1月,日本出版了《父亲金正日与我:金正男独家告白》,首印3万册在短短几天里售罄,十天四次加印,总发行量突破15万册。这本书被外交官、情报人员等“专业人士”认为是了解朝鲜政局的宝贵资料。而这本书的作者五味洋治和金正男的相遇是从一场偶然的邂逅开始。

2004年9月25日,时任日本《东京新闻》驻特派北京记者的五味洋治在北京国际机场,在等待来北京出席关于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会谈的朝方首席谈判代表宋日昊时,却意外遇到了乘坐同一航班抵京的金正男,当时包括五味在内的来自《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共同社等日本六大新闻媒体的记者立即赶上去,对金正男进行了随机采访。当时金正男仪表整洁,态度谦和,面对日本记者的突然采访,从容应对。短暂的采访结束时,出于礼貌,五味等人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金正男会和他们联系。两个多月后的12月3日,递过名片的五位记者同时收到一封发自韩国版Yahoo信箱的、署名“金正男”的电子邮件,措辞相当谦恭:您好!我是金正男。9月25日,在北京首都机场相会,很高兴。岁暮年初临近,祝您健康与幸福。

五味以此为契机,开始了与金正男的通信联系。最初金正男的邮件都是同时给六位日本记者的,但随着交流的深入,逐渐刊变成了与五味的单独通信。因为在交流过程中,金正男觉得五味对朝鲜的理解最深刻,而且不带偏见,对于五味在征得金正男的同意在《东京新闻》上刊发的一些报道,金正男也认为很准确到位,因此两人关系逐渐密切。而五味也始终秉持新闻记者的职业操守,力求客观公正报导,拒绝了韩国国家情报院等机构的介入。最终,五味根据在澳门、北京的三次访谈(累计采访时间超过7小时)和150封以上的电子邮件为基础写出了这本书。

在书中,金正男对父亲金正日汇集了尊敬、失望、恐惧等多种感情,他还谈到“父亲严厉归严厉,但用情甚深,是深度思考北朝鲜未来的人。可纵然如此,有时也未必能很好地转圜。这对他本人来说,是非常遗憾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