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警借访民罗织江天勇罪名 江父起诉官媒遭驳回

2016年11月19日,活跃在维权一线上的江天勇。江天勇于2016年11月21日失踪,该照片为此前两天,江天勇到长沙第二看守所探望被关押在此的709律师谢阳。(吴亦桐提供)

2016年12月,江天勇的其中一位代理律师覃臣寿。覃臣寿在江天勇失踪后多次赴长沙与警方交涉要求会见江天勇,均遭到拒绝。(吴亦桐提供)

金变玲与丈夫江天勇的合照。2月14日,金变玲在网络上上传了这张合照,表示和丈夫有一个“盟约”:无论遇到多么艰难的困境,都会相互扶持。(吴亦桐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2017年2月16日,律师陈进学收到上海静安区法院的民事裁定书,驳回江天勇父亲对澎湃新闻抹黑的起诉。(吴亦桐提供)

江天勇已被采取强制措施近3个月,警方正向他曾代理维权案的访民施压,意图借访民之口指控江天勇。江天勇的父亲控诉澎湃新闻抹黑,遭法院驳回,江天勇妻子怒批当局关闭法制通道作为构陷。(吴亦桐/林国立报道)

江天勇的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会见均遭拒绝,709案律师在被捕后的监居期间,遭到警方酷刑的消息近期不断曝光,使江天勇的家人更加担忧他的处境。

江天勇其中一位代理律师覃臣寿周四(16日)对本台披露,从一些渠道得悉,警方正在联系一些江天勇曾代理维权案件的访民,意图令这些访民,指控江天勇“利用弱势群体反对政府、政治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构陷江天勇虚假维权、欺骗访民等,甚至将其他维权律师被抓之责推向江天勇。

据覃臣寿表示,当局操作手段非常恶劣,挑出一些因诉求在判案中未获得完全如愿处理的访民,利用他们对律师不满的情绪,使其作出不实的指控。

覃臣寿说:有访民被公安找了之后向我反馈这种情况,当局把江天勇关起来之后,肯定要罗织罪名,肯定是找江天勇以前办理的一些案子对那些访民做工作(夫)。律师接受委托后,代理案件可能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就怪罪律师。当事人可以向律师协会、司法局投诉或直接起诉律师个人或律师事务所承担责任,而不是在此类案件中指控律师“教唆访民反对政府、教唆访民颠覆国家政权”。

覃臣寿又指,对江天勇罗织罪名的方法,在709案中已成当局惯常手段。去年8月709案第一批判案中,周世锋、胡石根等案例皆有访民指控证据。

覃臣寿说:他们在之前已经审判的案子中拿到一些方法了,挑动律师和当事人的关系,也有一点挑拨律师之间关系的倾向或趋势。

江天勇另1位代理律师陈进学周四收到上海静安法院的民事裁定书,驳回江天勇父亲江良厚对澎湃新闻抹黑的起诉,理由是江良厚起诉的依据,是澎湃新闻对江天勇的报道,与原告没有直接关联。

江天勇在去年11月21日失踪后,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官媒于12月16日发布统一新闻通稿,强调江天勇违规吊销牌照的律师形象,并指他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江良厚去年12月底控告多间媒体,上海静安区法院上月4日受理江父控告澎湃新闻的案件,亦是唯一受理抹黑案的法院。

江天勇的妻子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江天勇被控后,官媒、公安部、共青团联手抹黑构陷,各司法机关用尽违法方式阻挠律师会见,只有上海静安法院当时的受理是违一尚存的“法制之光”,如今这点希望亦破灭了。

金变玲说:唯一的一扇法制之门也给我关闭了,法律路径的希望也破灭了。他们(当局)现在纯粹是在纵容官媒来抹黑江天勇,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应该让江天勇出来和他们说话,他们为甚么不敢让律师会见江天勇呢?也不告诉我们江天勇关在哪里了呢?

金变玲表示,这个民事裁定书并未否定澎湃新闻显而易见的抹黑事实,他们将就案件继续上诉,亦将继续要求当局准许律师会见,不排除请江天勇亲自控诉官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