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 > 正文

叛逃特工曝光大量朝鲜情报机构内幕

对于朝鲜而言,特工是国家的栋梁和精华,所以间谍待遇非常高。据背叛组织的朝鲜特工金东石说:“朝鲜很重视特工,在各种待遇上特工和高级军官同等水平,但是每个特工的成长都得接受高水平而严苛的培训。其中包括外语、驾驶、社交礼仪、或低调或高调的刺杀技巧。但是都是技能训练,朝鲜特工最重要的是学习心理建设,比如被捕之后的自我了断。”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国家人文历史”,作者霍启明,原题为《大逃杀:朝鲜特工行动美学简析》。

在朝鲜,特工是国家的栋梁和精华(图源:Reuters/VCG)

朝鲜半岛这几月来,颇不消停。如果把它看成是个电视剧的话,前半段聚焦韩国,剧情爆点是“八神女干政”事件。而后半段剧情斗转星移,重心变成了朝鲜,开年大戏就是“情人节刺杀”,剧情瞬间飙上高速。今天先讲一讲朝鲜特工行动能力的这个话题吧。

关于各国的情报能力,两种国家特别强,一种是超级大国,例如美俄,一种是在地缘中艰难生存,时刻有亡国危险的小国,比如古巴、以色列、朝鲜、当年的东德(斯塔西)。而朝鲜的间谍情报系统号称“远东小克格勃”,很专业。据美媒披露,由于没有间谍卫星,该国特别重视人力情报搜集。就人力情报搜集能力而言,朝鲜不弱于美国和日本,并将韩国远远抛在后面。因为朝鲜虽然经济不行,但对于情报工作敢于花钱,买比较先进的间谍设备。

尤其在暗杀上面,朝鲜特工喜欢用毒。其实这点可能是跟苏联学的,因为克格勃就老爱用毒,因为用毒无形无色,不易察觉,方便下手。克格勃在五十年代就研究出一款毒雾喷射器,离半米,喷之即死。但是这也有个坏处,就是下毒者喷射后也容易吸入,所以必须立刻闻闻解毒剂,要不俩人一起倒在那了,不知道是谁杀的谁简直。根据韩国情报部门的捕获,发现朝鲜特工最近爱使一款毒镖钢笔。这款钢笔看似普通,但是微微一拧就发射出五颗毒针,瞬间可以造成人肌肉麻痹,窒息而死。有了这款工具,真是杀人于无形,那真是,你找他,苍茫大地无踪影;他杀您,神兵天降难提防!

除了设备之外,朝鲜的特工素质本身也很牛。因为朝鲜所处的地缘格局过于危险,仇人颇多,所以谍报工作在朝鲜的国家政治体系中分量很重,被选用当特工的人,一般都是朝鲜的精英后代,政治可靠。

比如那个1987年制造韩国航空空难的朝鲜女特工金贤姬,就是出生于平壤的上层阶级,她的爸爸是朝鲜外交官,她从小就随着其父亲在国外居住、游历过。而且由于长得漂亮,金贤姬上小学时就曾作为童星演过电影。按道理说以她的出身和长相,应该长大之后在朝鲜当个大明星,大歌星,或者当个外交官吧。并没有,金贤姬十几岁的时候就被特殊部门召走,远离家庭,在秘密机关里学习当一个特工。而且她心甘情愿的,并以此为豪,后面再详细讲她的故事。朝鲜许多重要领导人都是特工部门出身,因为情报做得好,一路走上人生巅峰。

因为特工是国家的栋梁和精华,所以北朝鲜的间谍待遇非常高。据背叛组织的朝鲜特工金东石(Kim Dong-shik)说:“朝鲜很重视特工,在各种待遇上特工和高级军官同等水平,但是每个特工的成长都得接受高水平而严苛的培训。其中包括外语、驾驶、社交礼仪、或低调或高调的刺杀技巧。但是都是技能训练,朝鲜特工最重要的是学习心理建设,比如被捕之后的自我了断。”

他们是如何联系的呢?背叛组织的金东石(Kim Dong)又说了,平壤会在午夜播放一个电台节目,里面会有数字密码,这些数字对应的是密码手册里面的页数,特工会根据这些加了密的数字获取任务信息。喔,这种方式,听起来仿佛是七十年前国共内战时的技术,相当复古。

虽然技术老派,但是朝鲜特工会在具体的细节上创新,听起来让人耳目一新。比如有位朝鲜间谍使用了托尔斯泰的《复活》作为密码手册,因为其篇幅很长,词汇量大,不易破解,顺便还能学习一下托翁那亢长而神圣的文风。不过遗憾的是,在2006年这位特工连同那本《复活》一起被韩国反间谍机关抓获。

还有的接头方式也比较浪漫而诡异。据韩国情报部门观测,2016年7月15日平壤电台夜间的正常广播完成后,女广播员突然念出了一串诡异内容:“现在开始为27号勘探队员播放远程教育大学数学复习任务”,之后开始播报数字。播报的内容为“459页35号、913页55号、135页86号……”这就是给潜伏在韩国的特工的信号,看起来是唤醒某位重要的长期潜伏的间谍。

由于朝鲜的敌人多,所以朝鲜特工也比较忙。当年朝鲜最大的眼中钉就是1997年从北京叛逃的黄长烨。黄长烨是朝鲜高层,大笔杆子,参与了很多国策的制定,他的叛逃虽比不上林彪叛逃,但造成的冲击估计也差不多。所以平壤对这个人应该是恨之入骨。

从1997年开始,到2010年去世,黄长烨十几年来一直活在大逃杀里。刚开始黄躲在韩国大使馆里,朝鲜特工想在北京直接办了他。高晓松在一档节目里聊过,当时朝鲜所有的潜伏特工都调动起来了,“恨不得他家烧锅炉的老金都背把斧子出去爬墙砍死黄”,高说的虽然有点搞笑,但是朝鲜特工的潜伏能力和行动能力的确不一般。朝鲜前特工姜明道(Kang Myong-do)曾经说过,朝鲜特工的活动范围遍布全世界,光在美国就潜伏了几百号人,但是最难潜入的就是其邻国——韩国,而黄长烨后来就躲到了韩国。

在黄长烨躲到韩国之后,朝鲜连年派特工去刺杀黄长烨。所以黄长烨的警备标准极高,在韩国的安全警备仅次于韩国总统。所以干掉黄长烨则成了朝鲜特工们的顶级荣耀之一。

尤其是2008、2009、2010年,眼瞅着黄长烨快自然死亡了。时任朝鲜侦察总局局长的金永哲放出狠话:“不能让他老死”,平壤接连放出特工,或从他国混入韩国,或动用老潜伏特工,来了波三连杀,但都被韩国逮住了。其中最搞笑的是,朝鲜有两个老潜伏特工联合起来刺杀黄长烨,一个60岁,一个63岁。

暗杀黄长烨最接近的一次,是一个叫元贞花的“燕子”获得了黄长烨住处的信息。何为“燕子”呢,就是用色相作为卖点的女特务。朝鲜很爱使用燕子,民谚有言:南男北女,自元代开始,整个东亚大陆加上日本,朝鲜女孩温婉美腻,都是比较好看的。当初笔者去朝鲜旅游时,就发现朝鲜美女虽然衣着不怎么时髦吧,跟中国八九十年代似的,但是整体来说都很得体,都很爱美和保养,看起来都很舒服很体面,气质不错。

元贞花潜入韩国后,在韩国最大的成功是引诱众多韩国军官为其提供大量军政绝密情报。除了获得了黄长烨的信息之外,她轻而易举就掌握了韩国作战部队的位置和警戒状态。但是不幸的是,最后元女士还是被逮住了,一时间成了韩国花边小报的热门人物,人们纷纷对她的美貌进行猜测,不能自已。

接着讲前面提到金贤姬。1987年11月29日她化名蜂谷真由美与另一名特工扮演父女登上一架从伊拉克巴格达到韩国首尔的航班。飞机上大部分乘客是在伊拉克打工挣钱的韩国劳务人员。从伊拉克出发后,中途经停阿布扎比国际机场时,这对日本父女和所有乘客一样都离开飞机休息,但再也没有返回。飞机再度起飞后在印度洋上空爆炸,机上115人无一生还。

几天后,金贤姬以假护照进入巴林时被捕。巴林警方在机场办公室对二人分别讯问,扮演父亲的特工金胜一掏出香烟,突然放入嘴里咀嚼,当场身亡。在另一间屋子被盘问的女儿金贤姬同样掏出香烟,就在咀嚼的那一刻,被巴林警察察觉,强制逼迫其吐出所嚼之物。经过抢救,金贤姬昏迷了3天后苏醒过来。警方调查后发现,香烟中藏有“氢氰酸毒胶囊”。

朝鲜特工金贤姬面容秀美,气质优雅,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会讲中国普通话和粤语,金贤姬声称“当年接到炸掉韩国飞机的命令时,没有杀死无辜者的罪恶感,只是感激交给我们重大任务的领袖大人。”

据说,审讯期间某个夜晚,金贤姬突然被韩国特工押出,但等待她的并不是刑场,居然是热闹的汉城街市,望着繁华的城市,和平的生活景象,她被震撼了,眼前场景与她从小在朝鲜被灌输的信息截然相反,随即倒向韩国。

通过这些个例,可能会对朝鲜特工的行动特质有所了解,如果我们把这些朝鲜特工的故事看做是一种故事文本,不难感受到其狠劲,以及独特的暴力特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多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