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为什么要反对全球化 兼为川普的经济政策辩护

对发达国家而言,全球化使其劳动阶级遭到来自落后国家沉重打击。这不仅是因为落后国家劳动力便宜,更由于落后国家(尤其是中国)有“低人权优势”。本来受到其国内法妥善保护的发达国家人民,在全球化背景下,不得不面对无序竞争。劣币驱逐良币。对所有国家而言,全球化割裂了精英阶层和国家社会的联系。千百年来,正是这种联系使上层在作恶的时候不得不有所收敛,因为一旦国家崩溃,他们也无路可去。然而,全球化导致了各国的精英阶层有了充分的独立性,可以肆无忌惮地作恶,捞足了就走。

为什么要反对全球化

一、为什么要反对全球化

表面上看,全球化是有规则的。然而实际上,国内法高于国际法是一个基本事实,没有哪个国家会无条件遵守全球化规则。

结果就是:

对发达国家而言,全球化使其劳动阶级遭到来自落后国家沉重打击。这不仅是因为落后国家劳动力便宜,更由于落后国家(尤其是中国)有“低人权优势”。

本来受到其国内法妥善保护的发达国家人民,在全球化背景下,不得不面对无序竞争。劣币驱逐良币。

对所有国家而言,全球化割裂了精英阶层和国家社会的联系。千百年来,正是这种联系使上层在作恶的时候不得不有所收敛,因为一旦国家崩溃,他们也无路可去。

然而,全球化导致了各国的精英阶层有了充分的独立性,可以肆无忌惮地作恶,捞足了就走。

二、全球化是大势所趋?

也许有人说了:全球化是大势所趋。

社会主义还曾经是大势所趋呢!正因为是一时的大势所趋,才要反对;如果不是大势所趋,就没必要反对了。

全球化的缺陷在于它割裂了权利和责任的联系,就像社会主义割裂了权利和责任的联系一样。这就造成了其作恶的必然性。

并不是因为社会主义企业的管理者们天生就是恶棍,社会主义企业才被管理得一塌糊涂;而是因为制度如此。表面上看,我们也可以参照资本主义的方式来管理社会主义企业,进行适当的监控和激励。但结果呢?“把马花上斑纹,并不能使它们变成斑马。”

同理,表面上看,我们是可以通过一系列国际和国内的法律规则,让全球化得以顺利运行,然而实际上却是不可能的。在全球化背景下,资本和精英倾向于作恶,就如同在社会主义背景下,企业管理者倾向于作恶一样:不作白不作。

三、如何反对全球化(经济方面)

应该把关税维持在某一较高水平上。

这一水平,理论上,应该是“最大收益水平”。如果关税为零或者极低,那么国家从关税中的收益肯定不高;如果关税极高,则国际贸易大为削减,收益也不高;只有居中的某一水平,可以实现最大收益。

较高水平的关税有利于减少国际关系对国内的不良影响(因为国际关系所依据的规则是靠不住的,所以国际关系是靠不住的),但高到何种程度缺乏一个适当标准,“最大收益”就是适当标准。

为什么要“最大收益”呢?一般认为,收税是有害的,以最大收益为目的收税,岂不是最有害?

其实不然,一个国家总要收税,问题只是“收什么税”。在总税额一定的前提下,多收关税可以减少危害。

例如,所得税、遗产继承税等税种看起来可以“劫富济贫”,搞二次分配;实际上,掌权的人,包括资产阶级和社会精英,有的是避税的办法,倒霉的只是中产阶级。

如果各国均以关税为主要收入,一方面可以避免剥削中产阶级,另一方面也可以规避全球化的恶果。

在关税壁垒的基础上,其它经济方面的壁垒则顺理成章。

四、如何反对全球化(政治方面)

各国都应杜绝非法移民,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如果法律都可以不遵守,那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出于牟利的目的,接受一些富人和人材归化,是各国都难以杜绝的诱惑,其危害倒也不大。因为一旦经济方面的壁垒建立起来,这些人也只能主要依托一个国家来发展,而不能随意吃里扒外。

五、如何看待全球化带来的效率提高?

人类社会并不能单纯追求效率。

在共产党统治下,中国(china)之沦为“拆那儿”,就在于其高效率。为了公共利益或者经济发展,拆你没商量,这自然可以提高效率;但是,有好处吗?

短期内有好处,长期看必然会走向反面。人们的权利得不到适当保护,自然会另想办法。富人甚至官员家属都纷纷移民国外,就是另想办法的体现。只不过共产党自己不承认,罢了。共产党不承认,还可以让它掌握的一大票媒体都不承认,高唱赞歌,粉饰太平。

全球化也是如此,因为它也是无视法律,践踏权利。只不过有时候它是直接践踏(例如,纵容非法移民和“难民”),更多的时候是利用国际关系间接践踏(例如,美国资产阶级利用中共的暴政压低美国劳动阶级的收入水平)。

而眼下各国的困境,就是全球化恶果的体现。只不过自由派不承认,罢了。不仅自由派不承认,自由派和资产阶级的结盟使他们可以操纵世界上的主流媒体都不承认,高唱赞歌,粉饰太平。

六、逆转全球化的流程

有些问题必须从根子上解决。例如,劣币驱逐良币,这个问题就不能用“货币自由”或“限制货币”来解决,而只能从根子上去找解决方案,即对铸币进行严格立法。

当然,解决全球化问题也不能靠立法;如前所论,国际法向来不被世人尊重。然而,逆转全球化仍然只能从根子上找解决方案。

这个根子就是美国。

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其政府是实际上的立法者。这里要强调的是:并不是美国政府规定国际贸易规则,而是美国政府对贸易国际规则的具体执行,相当于立法。(再强调一遍:没有哪个国家会拿国际规则很当回事。)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在自由派和资产阶级的共同影响下,有意纵容中共发挥其“低人权优势”,其目的就是要压低美国的物价和美国劳动阶级的收入水平。

这并不是偶然的,正如共产党作恶并不是偶然的。这是自由主义和全球化的必然结果,正如共产党作恶是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独裁的必然结果。

如果美国能够改恶从善,如川普所言,放弃自由贸易,转而进行公平贸易,那么全球化的潮流也就可以逆转了。其造成的连锁反应,最终会导致“势如破竹,数节之后,无复梗阻”。

最后说一下,事物的好坏,不能以其理想状态为依据,而只能以其实际情况为根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论坛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