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首发 仲维光:鸡鸣犬吠 吾辈之耻

————写在周正荣先生《伍子胥》录像后

有不知何为雅趣的大陆网人在youtube台湾网友惠赐上传的珍品,周正荣先生的《伍子胥》一剧的留言中自命风雅、粗鄙调侃。其言说:有老戏味儿,在台湾应属一流,在大陆也可称是专业票友级别了。这种不敬及无法掩饰的不知好歹,可谓是听样板戏长大的两代人之典型心态。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在第一次在网上听到周先生的录音的时候,一下子被周先生醇厚的韵味拿住,我在多次听过周先生的演唱之后,不能够自拔。是周先生的演唱让我懂得何为洗耳恭听。也正为此,我无法容忍听了、看了周先生的录像后的那种恶俗调侃。

周先生的戏不仅是给内行听的,而且是给有修养有教养的人听的;不仅是给有情趣、有境界的人听的,而且更是给用“心血”、“身神”追求艺术、追求生命的人听的。虽阳春白雪难表周先生之高超,纵鹤鸣九皋何显周先生之超世。

周先生的资质在马谭之下,但其深度和高度却可说是决不在余杨之下!

这样的追求的硕果本来只在有精神和懂得精神的传统社会中存在,即如唐诗宋词之发生发展,而周先生、胡(少安)先生的艺术却居然能在战乱不止、政争混乱、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步步升华,让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中享有这样的艺术高峰!这本是天大的幸事,但是竟然没有得到谭余马言,梅尙程荀二三十年代那样的彰显,陷于鸡鸣犬吠,细想于此,非周先生之不幸,实属是吾辈之悲哀、之耻也。

2017.3.5德国·埃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