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关风祥:郭文贵爆料威力大小 全看他的真话有多少

——我看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在美国的两集电视直播,持续发酵,不但在国内引发地震,连海外中文媒体也受到波及。有人说郭“雷声大雨点”,“没太多干货”,因为郭并没爆炸性地点出更多高官姓名。但我这外行看来,点不点具体姓名并非关键,什么时候点更不重要,只要能恪守“以实取胜”战略,坚持实话实说,不刻意误导媒体和受众,郭的发言就具有重磅威力。实话越多,分量越重。有些不便说的可先不说,告诉大家不能说;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不说假话,特别不能用后来十句假话,去掩盖前面的一句假话。如发现有误(如活摘器官等),及时更正道歉,不难获得谅解。在美国“爆料”,必须守住这个基本底线。我之所以有以上观感,基于下面三个理由:

第一,在谎言治国的大陆,平铺直叙大实话,往往具有爆炸威力。这跟天真幼童说出“皇帝没穿衣服”同一道理。并不深奥,贵在纯真。比方说,郭刚开口讲话,有听众还觉不过瘾,可大陆公安、国安已如芒刺在背,仓促抛出一个丑化郭的讽刺动漫,说郭文贵弟弟之死是郭文贵造成,因为郭“让”弟弟持刀拒捕,才造成“意外死亡”云云。可郭文贵说“是被警察开枪打伤,不让医院抢救,流血过多致死”。哪种说法更可信?傻瓜也能看出。难道说,多次受过警方折磨的郭文贵,居然不知道枪比刀厉害?故意让他弟弟去送死?

还有,郭文贵说傅政华已被内控,官媒又赶紧反驳,说傅“仍然负责两会安全”,还播出几个镜头来“辟谣”。看看傅出席李克强记者会的镜头,明明表情凝重,呆坐在内保中间,丝毫没有往日威严,还被左侧的内保斜视监控,还不令人生疑?演戏可以装,失去自由的人就很难装,像傅政华那种高官,有权没权,表情都会刻在脸上。如今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是“受控”是什么?这就叫“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第二,在言论自由的美国,实话有利于还原真相。虽然郭文贵多次来美,据说还有美国护照,不过长期滞留不敢离开,这大概是首次。之所以选择流亡美国,隔着太平洋向大陆喊话,想必他经过深思熟虑,认为美国是唯一能帮他实现“保命、保财、报仇”三个目标的地方。但他未必知道,美国的法制尊严,最终要靠事实和证据说话,基本没有靠金钱与谎言长期愚弄民众的空间。当然,辛普森杀人案也许是个例外,要靠时光消磨慢慢还原历史真相。而涉及国外政治、经济和商业纠纷的案例,少有只靠金钱就能摆平的可能性。以郭文贵起诉《博讯》老板韦石为例,“媒体诽谤”官司要想打赢,更得靠人证物证,不能空口说白话,不能靠主观臆断和伪造证据,“伪证”(特别是在权力指挥下的伪证)在中国可以构陷,在美国可是重罪。

我浏览过几篇有意抹黑郭文贵的文章,包括《博讯》两三年前发表的姜维平先生旧作。其中一篇叫“从杨秀珠到郭文贵”,我感觉类比不当,已在拙文“我看郭文贵现象”中提及(见下页),此处不赘。大约一周之后,姜维平发表一封“致韦石公开信”,表达对《博讯》和韦石的强烈不满。说韦石把他的旧文搬出来做“挡箭牌”,是“不义”和“懦弱”。

我无意对海外华文媒体说三道四,也不知道为什么郭、韦石之间结怨如此之深。当然更不相信,郭的使命,是跑到美国来搞垮一个中文媒体,他哪有那个“雅兴”?如果郭对媒体有兴趣,完全可以投资另办一个,规模超越“全球销量第一”的《大纪元》都有可能。我只是想说,郭文贵只要把他了解的内幕陆续抖出来,不编造不夸张,就是好事,有利于还原真相,净化“大外宣”刻意制造的乌烟瘴气,帮助海外中文媒体健康发展。媒体的使命是啥?不就是让百姓有“知的权利”吗?

第三,郭文贵来美国的最终目的(保命、保财、报仇),恐怕仅靠媒体“曝光”难以达成,最终还得靠司法途径解决,包括中美两边的司法程序。媒体曝光的用处,主要在于“捅破脓疮”,激活大陆司法黑幕掩盖下的一潭死水。而最终结局,还要靠司法判决搞定。这又涉及中美制度的本质区别。美国这边好说,只要有足够受害证据,再有大牌律师辩护,庭审获胜相对容易,保命、保财不难。但“报仇”就不好说了,因为郭的仇人对手主要在国内,中美之间不但法律体系不同,也没有跨洋追责的司法协议,连引渡真正罪犯,也没有成文规则,只能讨价还价,个案处理。至于中国那边的官司(例如跟北大方正的纠纷等),情况就更复杂,三年五载也说不清。

众所周知,中国司法受党控制,由党内大佬协商内定,司法程序只不过走个过场。最近高院院长周强的离奇表态,更是明证。要说靠郭文贵一个人的案子,能改变中国司法不公的基本状况,大约是白日做梦。假定“爆料”之后,郭的对头纹丝不动,依然大权在握,要成心收拾他,那他在海外爆料越多,震撼越大,中国司法对郭的威胁也就越大,说不定还要祸延他的家属和员工。说实话难,不说实话更难!这个“两难”怎么处理?将考验郭文贵本人和他军师们的政治判断力。

如果郭足够聪明,应该先把美国这边的官司打好,先保住自己的自由、安全和在海外可以支配的经济资源。另外,不要给对手提供任何可能的借口或证据(包括中方可能编造的假证据),给中共官方向美国提出引渡要求而埋下隐患。只要美国法院认可郭没有违反美国法律,即使美国政府想满足中方要求,以引渡郭来交换中方某种好处,估计美国法院也会断然拒绝。美国毕竟不是中国,司法的超然独立地位,不是轻易可以撼动的。

假定郭在美国没有违法犯罪,那么,他在美国的安全度,应该大于藏身世界其它任何地方。有可能威胁郭在美国生命安全的,只有黑道势力和国安指令的跨国绑架与暗杀之类,这方面悬疑案例不少,各种说法都有,需要周密防范。在私人保镖不足以提供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及时向美国FBI申请保护,或许是个不得已的选择。

总之,围绕郭文贵事件的各种表演纷纷登场,不是惊险小说,胜似惊险小说。有人说,这件事的震撼程度,可能超过王立军事件。也许精彩好戏还在后头,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凌晨于北京


 

看郭文贵现象

“盘古大观”董事长郭文贵先生流亡美国,最近接受《明镜集团》电视专访,向全球现场直播。因为财大气粗,郭跟北大方正集团的李友反目成仇,名气很大,他的两集电视直播,迅速产生轰动效应,毫不奇怪。

我一向不屑翻墙,懒得学雕虫小技。但好事朋友下载U盘送到我家,极力劝我看。两集共约四个钟头,一口气看完,沉思良久,觉得郭文贵这个人不简单,有勇有谋。他的讲话即便只有部分属实,也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影响。因此,有必要为他的案子写点文字,今天集中谈三点感受。

第一:对中共官场的震撼

听他提到的某些鼎鼎大名,就知道一个草根出身的平民商人,能三落三起,生意滚得如此之大,财富积累如此之多,在北京坐拥专机和七星级酒店,豪华会所,占据若干抢手地盘。这么大来头,没有政治局级别的高官护佑,几乎无法想象。他提到高官索贿的数额,动辄千万上亿,几百万根本不足挂齿。之所以手眼通天,能在赵家高层圈子进进出出,他靠的不是红色血统,而是金钱润滑剂,这一点应该没有悬念。问题是,由于三次被抓、弟弟被杀等惨痛教训,他深知商场/官场的凶险无情,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对重要往来的文字和音频,都复制下来,“立此存照”。比方第二集播放他跟吴征的多次对话录音,精彩异常,吴征的匪气霸气活龙活现。你可以说他用心险恶,也可以说他聪明绝顶,我认为,对于他这种背景的生意人来说,这是一种必须具备的生存之道。

往后还会有什么更多爆料,我们无从猜测。仅就已播出的两集来看,对中共高层的震荡应该不小,起码中纪委、政法委、公安部、国安部、北京市委等要害部门,都会有链锁反应。若因此引发人事变动,有人倒台、有人入狱,也不必奇怪。像吴征这种臭名昭著但手眼通天的神秘人物,如果经此曝光之后,仍然屹立不倒,还能继续在中美两边通吃,不但说明这小子真的神通广大,更说明腐朽不堪的党国体制已到癌症后期,病入膏肓,不但无药可医,就连外科手术也回天乏力了。

第二:对华文媒体的影响

郭文贵多次强调,中国大陆影响甚大的《财新网》和海外著名的《博讯网》,都在神秘部门策划下,参与对他的打击迫害。《明镜网》采访他之前,他跟《博讯》老板韦石与作家西诺,在纽约某饭店高调会见。从现场动作和他们之间的简单对话判断,双方梁子结得很深,郭文贵已经作为原告起诉,下一步可能对簿公堂。按照郭的说法,《博讯》根本不是人们通常认为的海外民运刊物,而是负有特殊使命,以破坏海外民运、打击民主力量为宗旨的中共“大外宣”别动队。他还特别点出,高瑜女士在纽约的座谈发言,被博讯偷偷录像,传回国内,导致高瑜被抓。他也播放了跟吴征的数次对话录音,吴征提到,博讯发什么稿,撤什么稿,都听从他吴征指挥,而且明码收费(比方要价四百万等)。虽然韦石先生迅速发表声明,驳斥高文贵对《博讯》恶意中伤,但矛盾攻防的真真假假,恐怕短时间内难有定论。

据我极为有限的信息来源看,海外中文媒体大都惨淡经营,没有特定金主的一定扶持,难以养活一批雇员。也因此,海外媒体多少都带有某种帮派色彩,会对本帮派(或背后金主)不喜欢的言论退避三舍。所以说,真正刚正不阿,什么言论都能容忍并敢于刊登的中立媒体,别说在大陆和港澳台没有,即便在号称自由的西方世界,也是凤毛麟角。不过,有某种言论倾向是一回事,利用媒体欺骗误导读者,甚至谋财害命,则是另一回事。如果日后真相大白,是郭文贵在抹黑《博讯》,那将有利于维护韦石先生的媒体尊严和职业道德。反之,如果郭文贵胜诉,韦石一方败诉,则可能导致《博讯》身败名裂。总之,无论谁败谁胜,都有利于海外中文媒体的自我净化和健康发展。

第三:与杨秀珠案的区别

郭文贵流亡不久,旅居加拿大的姜维平先生,2016年7月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过一篇评论,题目是“从杨秀珠到郭文贵”,认为他们都是大陆通缉犯,最后命运也差不多,都得被引渡回国受审,而且是“最好选择”。当时郭尚未开始“爆料”,姜文仅据表面现象分析,难免有误。如今看过郭的视频之后,不知道姜先生是否会改变看法,修正他原来的结论?

在我这外行眼里,郭、杨两案差别很大,甚至跟赖昌星案也不一样。第一,杨是党国官员(温州副市长),郭是私企老板,身份背景有别;第二,杨的贪污受贿容易判断,郭是靠经商致富。至于合法还是非法,这事难说。但凡靠房地产和虚拟经济暴富的大陆老板,大约都有原罪问题。绝对不搞官商勾结者,恐怕生存都难,何谈暴富?在官商勾当中,究竟是他利用官员(权力猎手)?还是官员利用他(权力猎物)?还是两者都有?恐怕也难说清。别说美国司法闹不明白,我看连中纪委也一头雾水。第三,杨秀珠申请政治庇护失败,走投无路,最后只能选择回国“自首”,这符合美国移民法律;而郭文贵要申请政治庇护,美国移民局就很难驳回。仅凭他三次被抓,遭受酷刑,弟弟被警方枪杀,许多员工和家人至今未获自由这几条看,他肯定有“恐惧回国受迫害”的充分理由。即使不聘律师,他也能轻易获准。单单吴征对他的敲诈勒索和生命威胁录音,证据分量已够。更何况,他有财力聘请大牌律师,那就把握性更大。只有一种情况例外,有可能迫使他不得不回国投案,那就是根据他自己的判断,如果他不回国,他的冤屈难以洗白,家人和员工将沦为永久人质。为解脱众人而灯蛾扑火、自投罗网,郭文贵似乎有心理准备,也不缺乏相应的勇气。关键还在于,他是否有足够的政治头脑和洞察机先的判断能力。

总之,郭文贵的故事刚刚开始,按照他自己宣布的计划,他将“配合”国内反腐斗争的实际需要,分期分批公布他手上掌握的“机密”资料,不排除把某些高层领导(政治局委员或常委)的姓名曝光。另外,他在美国已经起诉博讯老板韦石等人。他的能量究竟有多大,“猛料”有多少?最后会对国内官场和海外中文传媒造成多大震荡?还有,他的家人、员工,还有他自己的未来命运又如何?都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和耐心期待。

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凌晨于北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