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国曾进军俄国被苏联称为帝国主义

——1918年中国曾和美日一起入侵俄罗斯

除了外蒙古海参崴,中国还进军过西伯利亚,苏联历史书上说中国是“干涉苏俄的十四个帝国主义国家”之一。

红色国际通道地图(图源:VCG)

1918年中国曾和美日一起入侵俄罗斯。

别说笔者逗你们,中国确确实实在1918年和美国日本一起入侵过俄罗斯,所谓“入侵”就是派遣自己的军队进入到别国的领土,当然了很多网友不乐意了因为外东北地区本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但是在当时法定领土上确实是划给俄罗斯,好了现在不要纠结“入侵”“收复”两个词了,我们还是来揭开这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吧!

1917年8月,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进入尾声时,应法国和英国的邀请,一向保持“中立”的中国的北洋政府宣布放弃中立,加入协约国一方,对德国和奥匈帝国宣战。同年11月,同属协约国的俄国,爆发十月革命(俄罗斯农历10月),宣布退出战争,幸好后来美国参战弥补协约国空缺。1918年,协约国在战胜德奥之际,不甘心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对其影响力,所以乘布尔什维克党立足未稳,英、法、美、日为首的协约国,决定组织14国干涉军,出兵俄国。十月革命造成的混乱把收复领土的时机送回到了中国面前。北洋政府也应邀派出海陆军前往海参崴,参加协约国对俄国的军事干涉行动。要我说历史书上评价北洋军阀基本都是一边倒否定它的历史作用,说什么军阀混战什么签订二十一条,然而在很多华侨的心目中对北洋军阀的印象还很不错,原因之一就是进军俄罗斯。

好,自清末被沙俄入侵的领土是不是有机会收复呢?我们且看俄国十月革命后,俄国远东领土处于无政府状态,原来由俄国支持的外蒙古独立势力也顿失重心。既然连美日都想出兵,中国何不碰碰运气呢?我们先说下协约国入侵俄罗斯有两个大方向,一个欧洲方向,一个亚洲方向,亚洲方向与俄罗斯接壤的就是中国和日本。中国和日美在这段特殊的时期,神奇地成为了“同盟”,当然只是名义上各打个的。协约国亚洲介入军第一个目标就是海参崴,海参崴原是中国领土,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被沙俄抢占,改名符拉迪沃斯托克。1918年4月9日,“海容”舰由舰长林建章指挥,从上海起航,前往海参崴。“海容”舰出发后,一路北上。行至朝鲜济州岛巨文港时,停泊一夜,稍事休息。接着,便穿过对马海峡,经过4天航行,最终在17日抵达海参崴。“海容”舰到达时,海参崴基本处于无政府状态,街上只有很少的俄国警察站岗。为了维护治安,协约国驻军设立了治安指挥部,由一名美国陆军少校负责,各国军舰每天轮流派出12名水兵组成巡逻队,与白俄警察共同维持治安。“海容”舰官兵除参加联合行动外,还积极与当地的有关中国机构配合,保护华侨利益,受到他们的称赞。不久,各国陆军也陆续开进俄远东地区。距离俄国较近的日本,企图长期占领俄西伯利亚地区,派军最多,有几个师团。于是,各国公推日本的大谷大将为联军总司令,统一指挥各国驻军,其司令部设在海参崴商业学校内。

在进军俄罗斯的同时,段祺瑞也打算收复已成独立状态下的外蒙古。因此北洋政府利用这个有利时机,一方面派遣徐树铮将军出兵西北,伺机收复外蒙古,一方面于1918年决定出兵俄国西伯利亚,参加联合干涉军,屏护三江,并进一步设法收复东北失地。1919年,德国战败,中国政府将参战军被改为西北边防军,1919年2月,徐树铮派出一个旅的兵力,在大青山北进行军事演习,并从西北边防军中选拔精锐积极备战,他本人在多伦建立前进指挥所。在中国方面的军事压力之下,以哲布尊丹巴为首的外蒙王公贵族失去了靠山,被迫遣使多伦,表示愿意回归中华祖国。1919年11月17日,历史永远记住这一天,外蒙古正式上书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呈请废除中俄“蒙”一切条约、协定,回到中华民国怀抱!蒙古全境重归祖国,尤其是唐努乌梁海,早已被沙俄侵占,也在这时终于回到祖国怀抱,中国的版图在辛亥革命后达到最大的顶点!徐同时向当时的总理段祺瑞和南方革命政府孙中山先生发电述职,孙中山先生收到来电后异常喜悦,不顾国民党内某些人的反对回电庆贺他的大功。

除了外蒙古海参崴,中国北洋军阀也进军过西伯利亚。难怪苏联历史书上说中国是“干涉苏俄的十四个帝国主义国家”之一。北洋军队迅速开往俄罗斯双城子、伯力予以占领,中国军队在清朝失去西伯利亚后第一次进入了该地区。由于俄罗斯苏维埃力量发展迅速,中国不久又派了第32团李源昆第三营和第35团曹德明第一营共1000人增援双城子,以巩固占领。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与苏俄的战争,段祺瑞亲自兼任参战督办,设立以靳云鹏为督练、徐树铮为参谋长的训练处,成立两个教导团,集训参战军军官和军士,组建“参战军”曲同丰第一师、马良第二师、陈文运第三师。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久即结束,中、日、美协约国联军也就没有与苏联发生战事,年底在海参崴举行阅兵后开始撤军,但中国驻军一直坚持威胁苏联,到1921年才撤回到本土牡丹江、一面坡等处。虽然没有发生战事,但出兵俄罗斯远东地区对苏维埃是重要牵制,是协约国限制列宁政权支持德国的一系列行动中的重要一环,其战略意义远大于战术意义,因此,不能从是否发生作战来贬低中国“参战军”出击的历史地位。对于中国自身而言,“参战军”占领双城子和伯力,其意义更大,不仅是回到了故土,更潜在着收复西伯利亚广大故土的可能性。如果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马上结束,协约国与支持德国的极其脆弱的列宁苏维埃政权正式开战,中国出兵所能获得的领土利益将是难以估量的。也正因为中国这次出兵所进入的领土和威慑的对象是苏联,因此,长期就被视为了是对抗“十月革命”的段祺瑞政府反动行为,其历史地位被无情贬低。段祺瑞决策参战和出兵,终于改变了他的助手徐树铮的立场,徐树铮懂得了中国出击的意义,不仅在这次出兵军事行动中积极组织军队,而且一年后就成为了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了不起的民族英雄之一。1919年段祺瑞迫于人们压力,不得不把令军阀和官僚们畏惧的徐树铮调出中央,任命他为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徐树铮反过来利用了这一被排挤出中枢的机会,专注于收复国土,在段祺瑞支持下组织专门应变苏联侵略的西北边防军,有宋邦愉、宋子扬、褚其祥、张鼎勋四个精锐的混成旅。西北边防军组建后,徐树铮亲自率领褚其祥旅突然出奇兵占领库伦,一举收回了被苏联和日本占据的外蒙古。1921年徐树铮回北京后,苏联没有了畏惧心理,一方面组建中共试图通过革命把中国搞乱,一方面则利用直系军阀战胜段祺瑞的机会,很快以蒙古“革命”名义击败失去了后援支持的褚其祥旅,外蒙古重新沦落苏联之手。

这次协约国入侵,各国出的兵力都非常的少,都是几万几万的,心有力而力不足,没有认真地打。北洋军阀政府出兵外蒙古和西伯利亚,在二十世纪初期,极贫积弱的中国确是为保卫国家主权,维护国际地位作出了相当大的努力,他们的功绩和历史地位,是应该被后人所纪念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铁血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