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张德江图谋夺权建“第二中央” 遭习近平破解

去年年底,习当局将人大决定的内容从之前“中共中央建议”改成“根据党中央确定”,警告张德江,人大是归为中央领导的。作为江泽民集团的利益代言人,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其掌控下的中共人大目前已成为“反习基地”。之前,张德江曾在废除劳教、香港问题等事件上,多次挟持中共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海外评论认为,张德江要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欲僭越习近平。

习近平警告张德江,人大是归为中央领导的(网络图片)

习近平宣告强调人大归党领导

众所周知,中共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是“在党的领导下”。鉴于全国人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宪法内容中的定义,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重要决定时,若有必要提到党中央三个字时,一般要使用“中共中央建议”。

在去年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决定的内容把过去的依“中共中央建议”作出决定的表述,改成“根据党中央确定”,这意味着习当局公开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是中共中央决策的执行机构。

作为江泽民集团的利益代言人,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其掌控下的中共人大目前已成为“反习基地”。之前,张德江曾在废除劳教、香港问题等事件上,多次挟持中共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

张德江阻挠习近平废除劳教制度

此前,张德江曾挟中共人大常委会故意拖延废除劳教。而为废除劳教制度,习近平阵营曾与江派展开激烈搏斗。

2013年1月7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政法会议上宣布,中共将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消息引起外界强烈关注。但报导很快被诡异删除。掌控着中共文宣口的江派常委刘云山,大肆封杀有关信息。

3月17日中共两会闭幕,李克强在记者会上称,劳教制度改革方案将在年内出台。

2016年4月7日晚,被有意过滤了法轮功学员相关信息的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残忍酷刑黑幕的文章在中国社会曝光。《财经》旗下的《LENS》视觉杂志4月号发表2万字深度报导,随后文章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

就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虐待罪恶黑幕曝光一文在中国及国际社会发酵之际,同年4月8日大陆各大网站的转载即被删除,微博也开始删帖。

此类连续两次对劳教进行相关报导和删除的行为实属罕见,凸显了中共高层分裂。

公安虽是劳教决定机关,但劳教条例实际是以国务院名义上报人大、人大批准之后实行。张德江正挟中共人大以拖延废除劳教。

前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两会前确定:有中共党员身份的全国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在两会上对劳教制度“可以讨论,不允许提案”。所谓的民主党派也依样画瓢,不作该方面的提案。

据海外媒体消息,张德江在人大内务司法会议上公开指责列席会议的孟建柱:“在劳教制度存废重大是非方面立场出现偏差,陷入‘激进改革’的敌对势力圈套。”

2013年11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了中共三中全会《决定》,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废止劳动教养制度。

张德江在香港问题上不断制造混乱

此外,在香港普选问题上,手握香港问题实权的港澳小组组长张德江不断制造混乱,刺激恶化香港局势,借此找机逼习近平下台。

2014年6月10日,在中共江派常委张德江和刘云山的运作下,中共“国新办”抛出改动“一国两制”定义的香港白皮书,被外界视为“23条立法”的翻版。从而引发香港近80万人参与公投,51万人参加“七一”大游行。

2016年8月17日,刚好是江泽民生日,经张德江拍板决定,香港亲共团体通过撒钱拉人的方式,策划了一个号称十多万人参加的“反占中”游行运动,反对香港市民提出的“占领中环、争取普选”的行动。江派企图通过这种活动撕裂香港社会。

2016年8月31日,中共人大通过了有关香港的2017年普选方案,彻底封杀了港人想要争取真正民主普选的意愿。从而促使香港“雨伞运动”全面爆发。随后梁振英出动黑白两道对“雨伞运动”打压,12月15日,香港警方对香港“雨伞运动”最后一个占领区铜锣湾进行清场,持续80天的香港“雨伞运动”结束。

香港曾长期被曾庆红以黑白两道控制。香港《争鸣》杂志2013年6月号曾报导,曾庆红在列席港澳协调会上说:“香港出现政治混乱,要害是‘夺权’、是搞‘政治独立体’……,越乱越好办,按既定方针解决,香港正能量已消亡时就剩负资产”。

分析:张德江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

2016年11月6日,张德江掌控的人大就《基本法》第104条有关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条文释法,被认为是未审先判,在香港引起一片哗然。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对此指出,张德江控制人大主动释法破环香港法制,其本质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政变夺权的连续行动。“由于围绕中国社会的核心法轮功问题展开的激烈博弈,已经造成中共高层的巨大分裂,习近平阵营和江泽民集团势同水火,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一直采取暗杀和政变夺权行动,在周永康的政法委形成的‘第二权力中央’崩溃之后,张德江正在利用其掌控的人大,试图形成新的‘第二权力中央’,来对抗习近平。此前张德江亲信李慎明发出‘人大可以罢免国家主席’的言论,正是张德江要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挑战习近平的信号。”

时事评论员黄世泽在《苹果日报》发文指出,人大过往释法违反香港法律,但不违反中国本身的法律。但这次人大释法,既非代表行政机关的国务院提出,亦非全国人大常委中有十位委员向委员长会议提出讨论,而是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自己提出要释法。他表示,“此例一开,岂开了张德江僭越国家主席习近平权力的先河。”“张德江如果这次能够得手,连全国人大委员长本身都无视法律,日后中共权斗一定有更多不按牌例出牌的事情发生。如果有朝一日,张德江自提议案,通过法律对付习近平,搞出苏联末年保守派对付戈尔巴乔夫般的政变,只要有部份解放军将领肯支持,这殊不令人意外。因此,这次人大释法对中国本身,亦会有明显,深远而负面的影响。”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