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黄蓉真成了贾宝玉说的“死鱼眼珠子”?

很多人比较喜欢《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而非《神雕侠侣》中,已经成为母亲的黄蓉。

一个生于南宋嘉定年间的卓越女性,被至少二百年后的一个纨袴子弟给诅咒了,后者名叫贾宝玉,前者名叫黄蓉。

黄蓉成了「死鱼眼珠子」

很多人觉得嫁人后的黄蓉讨嫌,是「死鱼眼珠子」,论据就是贾宝玉的那句刻薄话:女孩子没出嫁是颗珍珠,一嫁了汉子就变成了死鱼眼珠子。

我倒偏偏觉得这颗死鱼眼珠子很不错。尤其是男性小读者们,如果你们很讨厌婚后的黄蓉,那么一可能是你们还不会欣赏女性;二可能是你们还没做好准备走进婚姻。

读者不待见婚后的黄蓉,主要是因为这么几件事:

一是怪她对小杨过不好。《儒林外史》里有句话,叫「后娘的拳头,云里的日头」,黄蓉总给人以小杨过的后娘之感,对他不亲热,不教武功,只教他读书,差点把孩子耽误了。

二是怪她干涉了杨过和小龙女的恋爱。郭靖的巴掌没法拆散的情侣,黄蓉的教唆却可以,几句私房话说得小龙女瞻前顾后,一度离开杨过跑掉。

三是怪她变庸俗了,失去了「妖女」的魅力。她频繁以大肚婆的形象出现,为家庭算计,为儿女算计,操持内外,张罗琐事,一股子油盐味。

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认为她没当好老师、没当好母亲、也没当好自己。

真是这样么?

许多人喜欢《射雕英雄传》中,那位为郭靖着想的聪慧黄蓉:2017射雕英雄传(The 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

一、黄蓉对待杨过的方式

首先,黄蓉对杨过不好,性质究竟有多严重?

有句评论说得好,黄蓉对杨过,有责任、没义务。她故意不教杨过武功,处处提防杨过,当然很不够意思,但她是存心耽误杨过吗?也不是。她想的是「不如让他学文,习了圣贤之说,于己于人都有好处。」

在另外几件关键事情的处理上,黄蓉没有明显不当,至少表现是及格的。杨过和郭芙打架,把郭芙脸打肿了,还上演了一次离家出走,黄蓉数落了杨过一句吗?有明显偏袒吗?没有。黄蓉的表现是「预备饭菜给郭靖和杨过吃了,大家对过去之事绝口不提。」

如果你见过那些不问青红皂白回护孩子的母亲,就会感到,起码在这件事上,黄蓉的表现是大家闺秀的风范。

黄蓉真像恶毒后娘一样嫌弃小杨过吗?没有。

从一件大事上能看得出——郭靖提出把女儿郭芙嫁杨过,黄蓉的回答是「柔声道:『好在个两孩子都还小,此事也不必急。将来若是过儿当真没甚坏处,你爱怎么就怎么便了。』」回答得诚恳、在理、有原则,郭靖很服气。

收为女婿都能商量,对杨过又能嫌恶到哪里去?

金庸下笔是有分寸的。他既写黄蓉和杨过的隔阂,又处处留有余地,不把隔阂写成没法弥补的裂隙,不让黄蓉显得庸俗、冷漠。

所以金庸安排打杨过耳光的是郭靖,开口把杨过革出师门的是郭靖,提出把杨过送走的也是郭靖。而杨过赌气跳海,下水救人的却是黄蓉。郭靖打杨过,不会伤感情;如果是黄蓉打,感觉就不一样了。

二、好人间的隔阂

我们往往习惯看到最美好的,不太喜欢看见因为时间而产生的变化。

我们评判一个人好不好,不要总是取上线,而要取底线。黄蓉对杨过的底线是什么?是抚养他、教育他、不遗弃他、不凌虐他、尊重和成全郭靖的故人之义。黄蓉做到了吗?我觉得做到了。

拿中国人最麻烦的婆媳关系来打比方,如果妻子从内心真能对婆婆如亲娘般毫无分别,那固然好,然而这是上线,往往不能真正做到;那么只要做到底线,有基本的尊重关心,有矛盾时尽量回避直接冲突,就可以了,丈夫大体应该满意了。

黄蓉和杨过的隔阂,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好人固然不喜欢坏人,但有时候好人也会不喜欢好人。

在我们的真实生活中,多数人是「好人」,但他们并不都互相喜欢。比如老实的人不喜欢圆滑的人,激进的人不喜欢保守的人,吃元宵的人不喜欢吃饺子的人,粉枪手的人不喜欢粉红魔的人,就像好人黄蓉偏偏不喜欢好人丘处机、好人柯镇恶,这才是我们生活的真实。

三、黄蓉看待师徒之恋

杨过和小龙女的恋爱,黄蓉确实有干涉,一开始她确实不赞同。

但话要分两头说。对两人的恋情,黄蓉理解吗?理解。她可以说是整个江湖上最先试着去理解两人恋情的长辈:

「想起自己年幼之时,父亲不肯许婚郭靖……直经过重重波折,才得与郭靖结成鸳侣。眼前杨过与小龙女真心相爱,何以自己却来出力阻挡?」

那么她不赞成两人恋情的原因是什么呢?

最主要一条是:「但他二人师徒名份既定,若有男女之私,大乖伦常,有何脸面以对天下英雄?」

这是一个社会影响和社会责任的问题。如果你的角色是个隐士、是个侠客,可以不顾及社会影响;但如果你要做政治人物、当江湖领袖,就不可能罔顾舆论地肆意妄为、特立独行。

你作为武林的第一家庭的主母,姪儿的恋爱择偶不管是有理也好、无理也罢,总之是全社会都极力反对的一件事。黄蓉出于社会影响的考虑,私下去劝一劝,很过分吗?

而且别忘了,在这件事上,是黄蓉反复安抚那个正义感爆棚、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丈夫,以防矛盾激化;英雄大会上,她多次暗示丈夫对这事私下解决,不要当众闹得下不来台;她还阻止徒弟辱骂杨过和小龙女。

一句话,中间人难做。

婚后为妻为母的黄蓉

观看一位女子的人生历程,不能只瞧见她年轻貌美的时刻,这样会错过许多丰富精采的部分。(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此外,黄蓉真的丢掉了本色,变得晦暗无光了吗?

我看没有。只要她一出场,就往往是主要情节的推进者;她把李莫愁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使出兰花拂穴手击溃敌人时,「一只雪白的手掌五指分开……形如兰花,姿态曼妙难言。」你还觉得她晦暗无光吗?

她该狠辣时还是狠辣。蒙古猛攻襄阳,市长吕文德关键时候怕死要弃城退兵,「黄蓉眼见事急,提剑上前,喝道:『你要是再说一声弃城退兵,我先在你身上刺三个透明窟窿!』」这种狠硬的做派,郭靖是做不到的。

当然,和婚前那个头戴金环、身穿白衣、划着小船出现在郭靖面前的俏丽少女比,黄蓉大大的变了。

她的金环送给了小龙女;白衣似乎也没有再穿,为了切合丐帮帮主的身份,还要在绸衫上故意打几个补丁;她也没有再划船,作为「江南柳枝底下的一只小燕儿」,她离开了大海和水乡,选择了战马上的生涯。

女人的选择,都是有代价的。她原本可以承袭乃父的事业,做一个纵横四海的女魔头;或者学前辈江湖艳星李秋水,试试做王妃、做名媛;再不济也可以选择欧阳克,彻彻底底、开开心心做妖女。

但是她偏偏选了自己原本最不喜欢的事,给肩头压上千斤重担,去做叫花帮的帮主,为了大宋担起保家卫国的责任;她要压抑性子,要考虑大局,要顾及社会影响,要搞调和,还要照顾家庭。这都是选择的代价。

就好像任盈盈「和一只大马猴令狐冲拴在了一起」;美艳的紫衫龙王变成鸡皮老妇;明教总教教主接班人小昭默默地给分教教主张无忌当丫头;大清朝建宁公主嫁了韦小宝,只好向反贼陈近南磕头。这都是代价。我们不能把女性为感情而付出的代价,当成是庸俗、逊色、死鱼眼珠子。

得欣赏女性的光影流动

欣赏女性这种东西,不能像看照片,而要像看电影。拿着她年少时的一些片段来反复咂摸,是没有多大意思的——哪个姑娘没有过白裙子飘飘的时候,哪个姑娘没有几张明眸皓齿的好看照片,少年时代的任性轻狂,谁不会?

你要把她们当成电影来欣赏,看她们在光影流动中的沉淀,她们的美在岁月中的增益,每一帧都会给你新的享受。就像黄蓉,拖儿带女,大腹便便,却忽然来那么一下子兰花拂穴手,让李莫愁惊艳至崩溃,这种酷这才是真酷。

最后,「死鱼眼珠子」黄蓉,对男性还剩多大杀伤力?在两性市场上估值究竟如何?

我们来随便看一段原文吧:

「杨过道:『郭伯母,他日我若再到桃花岛上,你肯不肯将这门学问尽数教我?』黄蓉抿嘴一笑,凉风拂鬓,夕阳下风致嫣然,说道:『你若肯来,我如何不肯教?』」结果号称情圣的杨过闪电般被击倒:「杨过听了,胸中暖烘烘地极是舒畅,此时黄蓉不论教他干什么,他当真是百死无悔。」

瞧,别看你杨过祸害那么多小妹妹,等到黄蓉出手,还不是被电到「百死无悔」的份上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