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世界万象 > 民俗风情 > 正文

中国人不该叫错的三个称呼

三个很容易用错的称谓

现代汉语则承袭了古代汉语典雅、得体的特征。尤其和人打交道,一张嘴就是谦辞、敬语,自然要讲究尊卑长幼。谦称和敬称都涉及对人的称谓,这些语汇有固定的说法。成套的外交辞令,似乎很虚伪;但是,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人,应该具备这点基本常识,否则,很容易弄巧成拙丶贻笑大方。以下是三个很容易用错的称谓,挑拣出来,如果分不太清可以记下。

现代汉语则承袭了古代汉语典雅、得体的特征。尤其和人打交道,一张嘴就是谦辞、敬语,自然要讲究尊卑长幼。谦称和敬称都涉及对人的称谓,这些语汇有固定的说法。

过去有「家大舍小令外人」的七字诀:「家」丶「大」,是自称长辈和平辈家人的谦称,如「家父」丶「家母」或「家兄」等等。「舍」丶「小」,则完全是谦卑的自称,即当着别人称呼比自己辈份小或年龄小的家人,如「舍弟」丶「舍妹」等等。「令」丶「外」丶「人」:令,美好的意思。凡称呼别人的家人,无论辈份大小,男女老少,都冠以「令」字,以示尊敬,如称别人的父亲为「令尊」丶母亲为「令堂」丶妻子为「令阃(kǔn)」丶哥哥为「令兄」丶妹妹为「令妹」丶儿子为「令郎」丶女儿为「令嫒」等。

成套的外交辞令,似乎很虚伪;但是,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人,应该具备这点基本常识,否则,很容易弄巧成拙丶贻笑大方。以下是三个很容易用错的称谓,挑拣出来,如果分不太清可以记下。

(一)乃父、乃师——不是他的父亲、他的老师;而是你的。

这个近乎文言文的称谓,经常被现在的文化人揪出来引用。最常见的是领导讲话、序言后跋之中,大人物要摆摆老资格、说说「想当初」,便以客观公允的语气,联系人家的先生或者祖宗十八代:「某某人,作品如何优秀,风格如何突出,颇有乃师(或者乃父)之风。」本想拉些老人、名家来陪绑,孰料,搬来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称呼」,没做成好人,防到辱没了自家名声。「乃」,是第二人称代词,「你」的意思;而不是第三人称代词。陆游在《示儿》诗里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乃翁,是「你父亲」,代指诗人自己。看来,把第二人称、第三人称颠倒了,意思就非常滑稽。

(二)夫人——不要这样叫自己的老婆;应该留给别人的太太。

这个称呼遍地流。特别是打领带丶坐席面的场合,那些和老公在一起的女士,常被尊称为「夫人」。这样抬举别人的老婆,当然可以;偏偏有人鹦鹉学舌,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老婆,也说:「这是我的夫人。」

《辞海》里明确标注夫人这一词条的五种解释:1,周代称诸侯的妻子;2,古代称帝王的妾;3,命妇的称号;4,妇人的尊称;5,尊称对方的妻子。可见,称女士为夫人往往是礼多人不怪,在家里,跟自己的老婆叫夫人也无可厚非,但最露怯的是,在正式场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老婆,张口闭口叫「我的夫人」。古代妇女没资格抛头露面丶登堂入室,男人们便牛哄哄地谦称为「拙荆」丶「贱内」丶「内子」,显然,这种老掉牙的词儿已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介绍自己的老婆是「我夫人」,似乎就有点脸皮厚了。比如,人家客客气气地问:「您贵姓?」回答必须是:「免贵姓……」;而不能自我介绍说:「我贵姓……」外交辞令,讲究严格的尺寸,这是最起码的文化修养,不应该弄错。

(三)兄——不一定指哥哥,不一定限于男性

兄,指哥哥;在文化人的交往中,则超出了这个意义,朋友互相尊称便启用这个词儿,书面体中尤为常见,比如,仁兄丶学兄丶大兄……甚至干脆称为「某某兄」。首先,关系密切的哥们儿之间,可以这样文雅地称呼。古代同科进士,年龄相差悬殊,甚至奶油小生和老糟头子们同出一门。没办法,肩膀齐为弟兄,即便相隔60岁,也只能以「年兄丶年弟」相称。此外,普通长者也可以这样亲切地称呼年轻后学——当然,年轻人千万别不识抬举,万勿这样称呼尊长。还有,男人也可以这样恭敬地尊称女士。鲁迅先生和学生许广平恋爱,他们的情书被编辑成着名的《两地书》。两人之间,便是以「兄」相称,既亲切,又持重,颇为得体。兄,已经派生出了「先生」的意思,比所谓「师长」的感觉,更平易近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俗风情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