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央视不敢说:人民圣殿教的共产悲剧 教主称自己是列宁的转世

在1978年11月18日,908名信众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发生的集体教派自杀事件中死去。在规模上来说,琼斯镇自杀事件被认为是一次大规模的集体谋杀,是除了20多年后发生的911事件以外,美国普通民众在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非自然死亡。这是一个共产邪教悲剧在美洲的见证。

起源

人民圣殿教(英语:The Peoples Temple of the Disciples of Christ基督门徒的圣殿,简称 Peoples Temple人民圣殿)1953年由吉姆‧琼斯(Jim Jones)在美国印第安那州印弟安纳波里斯市创立。它初时只是一个普通的独立宗教团体,在1960年代中期以后该组织声称要建立教徒社会主义,因此向沉迷宗教的成员宣扬新的教化——社会主义。

琼斯镇    死亡现场

在1978年11月18日,908名信众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发生的集体教派自杀事件中死去。在规模上来说,琼斯镇自杀事件被认为是一次大规模的集体谋杀,是除了20多年后发生的911事件以外,美国普通民众在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非自然死亡。这是一个共产邪教悲剧在美洲的见证。

吉姆 .琼斯   网络图网络图片

人民圣殿教的创建者是吉姆‧琼斯,生于1931年。琼斯是一位马克思主义信仰者,他读过《资本论》,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原教旨奉为人民圣殿教教义。他还在传教过程中,称自己是列宁的转世。琼斯不否认自己是狂热的社会主义者,他声言在美国传教,目的就是实现他的共产主义理想。

列宁 网络图片

因此,他的个人行为和他所创立的“人民圣殿教”社会,确实与曾经存在或仍存在于世的某些马克思主义政党领袖的所为和所谓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有诸多共同之处。

从美国到圭亚那

随着人民圣殿教的不断扩大,琼斯巨大的个人财富和崇高的领袖地位使他日益骄纵。在此期间,琼斯暴露了两个严重的问题,这些问题使得他在美国民众心中主张和平与仁爱的崇高形象受到了质疑。

对外,他请求官方批准他的教徒拥有武器,他认为很多教徒的生命安全正受威胁,所以有必要建立武装的自卫组织。对内,他对教派中持不同意见的人施以酷刑,并以死相威胁。当有些教徒表示要退出组织时,琼斯便迫害他们,一些人半夜被抓起来毒打。

在少数信众离开教派后,一些丑闻开始曝光,包括琼斯窃取信众财产、假装神迹治愈、严重处罚信众。新闻界对此颇感兴趣,先后发表文章要求当局进行调查。

1973年的冬天,在莱斯特批评人民圣殿教的报纸文章发表以及八名成员离开逃之后,琼斯和他的一位亲信准备了一个“立即行动”的应急计划来回应员警和媒体的攻击。

在琼斯心中已酝酿多年的念头又重新升起:要在一个不会对他进行监视的国家建立一个农业型人民公社。在1973年十月,人民圣殿的领导者们通过了在圭亚那建立一个乡村公社的决议。

人民圣殿选择圭亚那,主要是因为它的社会主义政治环境。前圣殿成员蒂姆‧卡特声称这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南美洲社会主义国家有能力提供给圣殿教的黑人信徒一个和平的地方生活。

后来,圭亚那总理福布斯‧伯纳姆表示,圭亚那吸引到琼斯的原因可能是“他想要以合作社为基础建立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并且这与他创建公社的想法相符合”。

1974年,琼斯和人民圣殿教的教众与圭亚那的政府官员一同抵达圭亚那西北部的一片区域。他们签署了一份租约,让琼斯从圭亚那政府那里获得了一片超过3,800英亩的丛林土地。拿圭亚那当地的标准来说,这个地区位置偏远,土壤贫瘠,最近的水源也距离约11公里路程。

琼斯镇的建立

琼斯镇

琼斯镇(Jonestown)是人民圣殿教的人民圣殿农业计划(Peoples Temple Agricultural Project)的非正式的名称,是吉姆‧琼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一种农业型人民公社。

起初有500名成员参与了琼斯镇的建设,人民圣殿教不断鼓励其他教徒迁往正式名称为“人民圣殿农业计划”的琼斯镇。琼斯将琼斯镇描绘为一个社会主义的天堂和逃离媒体监控的避难所,会变成一个人间天堂或完美的乌托邦。

为了获得圭亚那政府的许可,琼斯声明他的信众都是技艺纯熟并且具有进步思想,同时他还展示了一份装有50万美元的信封并宣称他会投资大部分圭亚那的教堂。琼斯声称要把琼斯镇建设成为世界上最纯粹的共产主义社会。像许多限制移民的社会主义国家例如苏联、古巴、朝鲜一样,琼斯不允许教徒擅自离开琼斯镇。

随着琼斯的到来,使琼斯镇的生活发生巨大的变化。先前开拓者们所看的从乔治城送来的娱乐电影被清除,取而代之的是由苏联大使馆提供的苏联宣传短片以及有关美国社会问题的纪录片,例如美国老人的生活,越战老兵为适应城市生活所做的种种努力之类的内容。

琼斯建立了一个类似私人卫队的组织,由30人组成,拥有武装力量,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器,可以对任何企图反抗的人进行镇压。但凡有想要逃跑的人都会被琼斯的卫队抓住带回营地,对他们的惩罚惨不忍睹。琼斯的卫队大施淫威,当众拷打他们,杀一儆百。一些当地的圭亚那人,包括政府官员后来证实了残酷的殴打和一种名为“酷刑洞”的井的存在,这种井是用来关押那些违反规章制度的孩子们的。

人民圣殿教成员在琼斯镇过着与外界隔绝、极其贫穷、没有任何私人财产、没有任何个人生活和思想空间、并且受琼斯的武装卫队严密监控的集体生活。如果信徒被发现有叛教倾向,会被处以酷刑甚至处死。夫妻相聚必须报琼斯批准,违犯者受严刑拷打并被捆绑示众,而琼斯却过着权利不受约束和享有特供的生活:他以共产主义的名义,占有信徒们的劳动成果,住在现代化设备应有尽有的豪华房间。

在共产主义的名义下,信徒被要求对教主琼斯无限崇拜、无限忠诚和绝对服从。信徒们每天都要对照琼斯的教导批评与自我批评;他可随意强奸任何女信徒。

寻求移民

因为害怕自己的命令受到藐视,同时琼斯不再信任圭亚那政府。他指使信徒向十余个政府写信,询问移民政策。人民圣殿经常在乔治城会见苏联、朝鲜、南斯拉夫和古巴的大使。在与苏联的交涉中,他们广泛地讨论将人民圣殿迁往苏联的可能性,并将可能的地点写进备忘录。

沙龙‧阿莫斯、迈克尔‧普罗克斯以及其他圣殿成员在构想“圭亚那-朝鲜友好协会”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主办了两场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日成革命性思想的研讨会。

1978年10月2日,苏联驻圭亚那大使费奥多‧季莫菲耶夫在琼斯镇做了两天访问并发表了演说。在演说前,琼斯声明道:“多年以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公开而明确的立场:美国政府不是我们的母亲,苏联才是我们精神的故土。”琼斯镇的信徒们报以持久而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季莫菲耶夫在演讲伊始表明苏联政府愿意向这个美国和全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区致以最深切最诚挚的问候。随后群众再次报以热烈掌声。季莫菲耶夫还说道:“我祝福你们,亲爱的同志们,祝你们正在从事的大事业取得成功。”

瑞恩调查团到访

随着时间的推移,琼斯镇的问题越来越多,部分圣殿成员开始逃亡,关注人民圣殿的亲属呼吁华盛顿对琼斯镇展开调查。1976年10月5日,人民圣殿前教徒鲍勃‧休斯顿被肢解的尸体在火车路轨附近被发现,在3天前他曾与前妻在电话中谈论退出人民圣殿的事。北加利福尼亚国会议员里奥‧瑞恩宣布将要访问琼斯镇,因为瑞恩是鲍勃‧休斯顿的父亲的朋友。

1978年11月14日,瑞恩一行18人,包括政府官员、媒体代表以及关注的亲属的几个成员乘飞机到达离琼斯镇240公里的圭亚那的乔治城。17日临近中午,抵达琼斯镇10公里外的凯图马港机场。

在参访的过程中,有好几家人想要离开琼斯镇,并说“这里简直就是共产主义的集中营。”琼斯非常害怕被曝光和揭露,一旦这里的真相被世人所知,他所建立的共产主义公社就会毁灭。

随后安排了他的亲信和人民圣殿红旅安全队,在瑞恩调查团回凯图马港机场的路上和飞机上伏击了他们。有几秒钟的射击过程被NBC摄影师鲍勃‧布朗的电子新闻采集摄像机录下。议员瑞恩、摄影师鲍勃‧布朗、摄像师葛列格‧罗宾逊、NBC记者唐‧哈里斯和圣殿逃亡者佩特里希亚‧帕克斯在数分钟的枪击中身亡。

集体谋杀

琼斯自知罪责难逃,已经是穷途末路的琼斯认为“一切都失败了”,那天傍晚在大厅召开的集会。

集会开始前,助手准备了一个盛着饮料的金属大桶,并向其中投放了安定、水合氯醛、氰化物和异丙嗪几种药物。一名信众的答录机更录下了整个恐怖的过程,这段44分钟长的录音带被称作“死亡录音带”。

在“死亡录音带”的记录中,琼斯曾催促圣殿教成员实施“革命性自杀”。圣殿教之前就已经计划和演习过这种“革命性自杀”,而根据琼斯镇逃亡者的说法,这一理论是:“你将名垂青史;你选择了自己的道路,而拒绝资本主义并支持社会主义是你的义务。”

琼斯命令他的信众饮下掺有氰化物与镇静剂的果汁,那些抗拒这命令的人被射杀、勒死或被注射氰化物。根据逃脱的圣殿教成员奥戴尔‧罗德斯(Odell Rhodes)所说,第一个喝下毒药的是鲁莱塔‧保罗(Ruletta Paul)和她一岁大的孩子。一个去掉针头的注射器被用于向婴儿口中注入毒药。

琼斯来到人群之中以鼓励他们喝下毒药。琼斯毁灭性格的演说、部分信众疯狂的呼号、为孩子求情的母亲、随着信众毒发而渐渐转弱的赞美歌歌声与最后的死寂。琼斯的尸体被发现在头上有一处枪伤,体内亦有高剂量的药物。

人民圣殿的遗产

美国的政府组织每月向琼斯镇的住民提供合计高达六万五千美元的社会福利金,而这些钱都移交给了人民圣殿教的管理层。到1978年末,据估计人民圣殿的财产已达到了约两千五百万美元。

三名圣殿教的高层成员称,他们是因为接受了一项任务才幸免于难。30岁的提姆‧卡特(Tim Carter)和20岁的迈克‧卡特(Mike Carter)两兄弟,以及31岁的迈克‧普罗克斯接到了一件装有55万美金和13万圭亚那货币的行李和一个信封,他们奉命要将这些东西送到位于乔治城的苏联驻圭亚那大使馆。

这个信封包含两个护照和三封说明信,其中第一封给苏联驻圭亚那大使费奥多‧季莫菲耶夫的信这样写道:

敬爱的季莫菲耶夫同志:

以下这封信是一份说明,有关我们想留给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所有资产。这里包含了几封信件,可以指示银行将现金支票寄送给您。我以人民圣殿的名义这样做,是因为我们作为共产主义者,希望我们的财产能为帮助全世界受压迫的人民作出贡献,或者以任何您的决策团体认为合适的形式使用。

这些信件包含了一份账户清单,其中的余额总计超过了七百三十万美金,并将转至苏联共产党的名下。

结语

在中共对人民圣殿教的介绍中,删除了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相关的内容。把它完全描绘成孤立的个体信仰事件,从而任意栽赃、抹黑它想要打击的信仰团体。殊不知这起事件恰恰是信仰了共产主义理论的琼斯所制造的悲剧恶果―—见证了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