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朝鲜发射导弹有多大威胁专家说法不同 习近平还没下决心

北韩14日试射1枚弹道飞弹,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表示正对这种飞弹进行评估,但指出其飞行情况与洲际弹道飞弹并不一致。专家说,这枚飞弹射程比北韩以往测试的飞弹远了许多,意味着北韩在2月试射之后,可能已取得一些进展,此一情况绝对堪忧。学者指出,朝鲜已经成了中国的外敌,中共对朝政策陷入困境,十九大之前,真正解决朝鲜问题这个议题,大概不会摆到政策讨论的台面上。

北韩试射飞弹

北韩14日试射1枚弹道飞弹,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表示正对这种飞弹进行评估,但指出其飞行情况与洲际弹道飞弹并不一致。专家说,这枚飞弹射程比北韩以往测试的飞弹远了许多,意味着北韩在2月试射之后,可能已取得一些进展,此一情况绝对堪忧。学者指出,朝鲜已经成了中国的外敌,中共对朝政策陷入困境,十九大之前,真正解决朝鲜问题这个议题,大概不会摆到政策讨论的台面上。

试射之后的专家分析

据台湾中央社引述路透社报道称,根据南韩与日本官员,这枚飞弹飞行距离700公里,飞行高度达2000多公里,比北韩2月同样从平壤西北方龟城(Kusong)地区成功试射的中程飞弹飞得还远、还高。

据报高度显示,北韩是采用高轨道发射这枚飞弹。

共同社报导称,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东京向媒体说,朝鲜发射的飞弹可能为新型飞弹。她说,这枚飞弹在飞行期间高度似乎第一次突破2000公里,推升它是以急剧“高飞”轨道发射的可能性。蓄意利用此角度来发射飞弹,让朝鲜能够测试飞弹的性能,而落点却不靠近日本。

共同社也引述日本政府消息来源称,此枚飞弹的射程恐超过4000公里。

UCS全球安全计划(UCS Global Security Program)联合主任、飞弹专家莱特(David Wright)表示,如果飞弹以标准轨道发射,最远射程大约4500公里。

报道称,南韩首尔庆南大学远东研究所金东烨(Kim Dong-yub,音译)则说,他估计若采取标准轨道发射,将能飞6000公里,意即飞弹将能抵达夏威夷。

外界认为,洲际弹道飞弹射程超过6000公里。

日本表示,这枚飞弹飞行30分钟后,落入北韩东岸与日本之间的海域。北韩一直朝此方向试射飞弹。

哈佛史密森尼天体物理中心(Harvard- 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的麦道威(Jonathan McDowell)说:“如果那项报告…正确无误,那么这次试射的确可能代表,北韩有1枚新远程飞弹,这绝对堪忧。”

另外,还引述法新社报道,首尔的北韩大学院大学(Universityof North Korean Studies)教授梁茂进(Yang Moo-Jin)表示:“北韩显然打算试探(南韩新总统)文在寅,看看他的北韩政策,以及南韩与美国之间的政策协调将如何具体发展。”

他补充说,由于北韩与美国最近都曾暗示愿意展开会谈,这次试射的目标也是在双边进行可能协商之前,“充分利用北韩的政治杠杆”。

梁茂进说:“北韩想要在协商之前展示,他们不会如此轻易地放弃既珍贵又强大的武器。”

朝鲜半岛媒体反馈

这是南韩新总统文在寅十日上任并呼吁与北韩对话以来,北韩首次试射飞弹。文在寅谴责北韩此举“鲁莽挑衅”,严重挑战朝鲜半岛和国际社会和平安全。

朝鲜官方媒体中央通信社(KCNA)报道称,在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到现场指导下,朝鲜于14日成功试射新型地对地中长程飞弹“火星12型”。

朝鲜中央通信社宣称,从朝鲜平安北道龟城一带发射的“火星12型”飞弹,考量到周边国家的安全,采取了最大角度的发射,飞弹沿着目标轨道飞行,最高高度达2111.5公里,飞行787公里,精准落入公海上的目标地点。

朝鲜中央通信社声称,此次试射目的是为了搭载威力强大的大型核弹头,致力扩增具战术技术和战术特性目标的新型中长程战略弹道飞弹。

但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侦测并追踪该枚飞弹,司令部发言人少校苏福德表示,飞行数据指出那并非美国最忧心的洲际弹道飞弹。

CNN报道称,飞弹落点距离俄国海参崴仅六十里(约九十七公里),惊动俄国远东军区空军全面戒备,俄国官员也担心北韩飞弹可能落在俄国领土。

俄国国防部随后发表声明说,俄国的飞弹攻击预警系统全程追踪这枚飞了廿三分钟的飞弹,其落点距离俄国边界约五百公里,对俄国并未造成危险。

俄国总统普京十四日在北京参加大陆举办的一带一路峰会,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对朝鲜半岛紧张情势升高,两人表达担忧。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培斯科夫说,习普两人“详细讨论朝鲜半岛的情势”,“双方都对紧张情势升高表达担忧”。

朝鲜:中国的外敌与对朝政策困境

旅美学者何清涟女士和程晓农先生两人在《中国人权双周刊》合作撰文谈了分析朝鲜问题。

文章指出,中国面对朝鲜的核武威胁,实际上处于一种两难困境,既不希望朝鲜半岛出现军事冲突,又无法对朝鲜玩弄核威胁的危险意图加以有效控制。进一步分析,中国的对朝政策困境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中国长期以来养虎遗患,现在朝鲜这个老虎越来越张牙舞爪,甚至冲着中国龇牙,朝鲜正在变成中国的敌人;

第二,中国主张的所谓“六方和谈”,本意是帮助朝鲜渡过国际压力的难关,偏偏朝鲜却最不买账,中国正在失去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手段;

第三,中国对彻底解决朝鲜问题,既无充分的思想准备,亦无相应的“沙盘推演”,而威胁日增,和谈无望,确有束手无策之虞。

文章表示,中国对朝政策的转向才刚刚开始,现在并未真正完成这一政策转向;更重要的是,中国并没有下决心考虑解决朝鲜问题,自然也谈不上如何解决朝鲜问题的思路,而在十九大之前,真正解决朝鲜问题这个议题,大概不会摆到政策讨论的台面上。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