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核心期刊原主编被查 背后有靠山

5月16日,大陆媒体报导了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求索》杂志社原主编乌东峰被〝双开〞和被立案审查的消息。消息中首次使用了〝政治上无知〞之语,除此而外,乌东峰〝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涉嫌受贿、行贿等犯罪〞,〝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影响极坏〞。

乌东峰政治上的无知,也在通报中有所体现,其〝采取串供、伪造证据、阻止他人检举揭发等方式对抗审查〞,〝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调查时提供虚假情况〞。在经济方面,〝违规经商办企业,直接参与投资多家企业〞。在道德方面,〝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育有多名子女〞。尽管中共官方没有透露详情,但已有网民披露了内部通报情况:乌东峰有8个非婚生子女。这显然已不是一般的道德败坏了。

至于其行贿、受贿,应主要是指其在长期任湖南社科院杂志《求索》主编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线民的消息指其受贿超过一个亿,有18套房产。

公开资料显示,1955年8月乌东峰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一个官员家庭,喜欢画画,当过生产队长、农村生活经验丰富。他在湘潭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获得中国社科院博士学位,后在浙江大学、人大做博士后。2002年成为《求索》杂志主编,2014年卸任,其同时还任湖南农业大学、湘潭大学博导、湖南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南大学特聘教授等职。2014年后,任《华侨大学学报》主编。其妻子王国平现任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博导。

无疑,在腐败严重的中国,教育领域也并非净土。全国高校评职称需要靠关系,乃至送钱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而评职称需要发文章,发文章也要交钱、找关系,湖南当然也不例外。在乌东峰任《求索》杂志主编十几年中,有网友在2010年发帖称〝湖南求索杂志一年收版面费700万,湖南的骄傲〞。而要发表一篇文章必须交5,000元。这与通报中所言的〝伙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相符合。

据报,《求索》是湖南省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综合性理论期刊,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主要刊发经济学、哲学、文学、历史、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管理学等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优秀学术论文。2003年在《新华文摘》的详载和观点转载全国排名第一,自称是湖南省省委、省政府的〝智囊团、思想库〞。乌东峰在这样的平台谋求利益易如反掌,可以想见,有多少人趋之若鶩。

问题是,乌东峰的问题多次被举报,为何却直至今日才落马?网路新语丝几年前刊登的署名巴陵罗子的题为《湖南省社科院公费数百万为院长朱有志父亲办丧事》的文章,或许可以帮助找到一些线索。

按照文章所言,2007年,湖南省社科院动用公费数百万为院长朱有志的父亲办丧事。该院全体员工两次集体奔丧,全体送礼,一次为朱有志的父亲,一次为副院长王晓天的母亲。乌东峰一个人给朱有志就送了1万元,《求索》杂志社则送了3万。文章说,因为去奔朱有志父亲的丧人太多,所以在长沙、高速公路路口,都站有人向奔丧的人散发怎么去他老家的路线示意图。此外,丧事中还用警车开道,晚上还放焰火。

文章还透露,朱有志欺上瞒下,修建的集资房拿回扣,且是豆腐渣工程,职称评定收受贿赂。据悉,湖南省社科院与湖南师范大学、湘潭大学、湖南农业大学、湖南科技大学等大学联合申报博士、硕士点7个。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上级,有黑社会背景的乌东峰才当上了主编,还当上了社科院出版类职称的评委,与朱有志共同受贿。

这个朱有志何以如此胆大妄为?是因为他背后有省委领导撑腰。文章透露,朱有志买通了湖南省前任省委、省政府的某些领导及其秘书。譬如某位省级领导的侄儿,叫戚祖良,他在湖南某县市当一个普通办事员,〝阿斗〞似的人物,不学无术,但是,朱有志为攀上那位领导的关系,把戚祖良调到湖南省社科院,分到一个研究所,不到一年时间,没有写什么学术论文,把他却〝破格〞评为副研究员。其后,将其调到行政处当副处长,分管最有油水的基建。朱有志开口闭口就讲,〝我们X书记说〞、〝X书记〞。

这个戚祖良的背后的书记应是戚和平。其在1996年至2003年任湖南省委组织部部长,2003年至2006年任湖南省委副书记,其后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常务副主任、党组书记,2011年转任顾问。

在戚和平任职期间,与江泽民的马仔、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张春贤、省长周强均有不少交集,二人也都去过湖南社科院考察,肯定其工作。至于肯定的工作应包括朱有志和乌东峰利用《求索》杂志发表多篇吹捧江泽民的文章,以及湖南社科院高调批判法轮功。

有了戚书记这个靠山,朱有志才有恃无恐,甚至公开说,领导秘书那道关卡被他买通了,你们告状的人,告状信被领导秘书扣押了,还返回到他手中。

巴陵罗子的文章还讲述了发生在2004年元月的一件事。当时,湖南社科院召开全院员工大会。在会议上,乌东峰威胁反对派何光岳〝老子要杀了你〞,朱有志大骂何光岳有〝神经病〞,何光岳是〝癫子〞(疯子)。于是,何光岳对外发表《致全国人民公开信》,控诉乌东峰、朱有志。同年5月,湖南省社科院博士要杀人一事在全国网际网路和新闻媒体上传播开来。新华社、中国青年报等媒体都有新闻报导。

事件被披露后,因为有戚书记的庇护,朱有志和乌东峰不但没有受到处罚,《求索》杂志反而获得了省委宣传部20万的拨款。此外,乌东峰还秉承朱有志的旨意,出钱摆平各类新闻媒体,把所有不利于有关省市领导的新闻、批评文章删掉。

如今,乌东峰被查了,其背后的朱有志、戚和平呢?戚和平背后还有谁呢?

──转自《大纪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