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一篇忽悠国民60多年的文章

1937年8月,毛在洛川会议上发表抗战时期总体方针:“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总体方针得到贯彻,武装力量壮大,所以才有到重庆谈判的筹码,有内战的本钱!”

抗战胜利后重庆谈判,蒋介石与毛泽东干杯。一个辛劳干瘦憔悴,一个养尊处优红光满面。

小学五年级时,有篇记忆犹新的课文《桃子该由谁摘》,作者是“伟大领袖”毛泽东。文章说: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抗战时期,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上,一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他说,此桃子的所有权属于我蒋介石,我是地主,你们是农奴,我不准你们摘。

我们对蒋介石说:你没有挑过水,所以没有摘桃子的权利。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天天浇水,最有权利摘的应该是我们。抗战胜利是人民流血牺牲得来的,抗战的胜利应当是人民的胜利,抗战的果实应当归给人民。

国共部分战报对比

“原来国民党不抗日,等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却来夺取抗战胜利果实。蒋介石和国民党太可恶,太无耻了!”

我们就是接受这种欺骗性的教育,直到80年代,我们才知道,原来国民党也抗日。随着史料的不断披露,我们终于明白,是蒋介石领导中国军民,在盟军的大力援助下取得抗日战争胜利!

《桃子该由谁摘》是从毛泽东《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中摘录编写而成,文章写于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三日,即日本宣布投降的前两天。

原文较长,现摘录主要内容:

日本帝国主义投降的大势已经定了。

抗日战争当作一个历史阶段来说,已经过去了。

在这种形势下面,中国国内的阶级关系,国共两党的关系,现在怎么样,将来可能怎么样?我党的方针怎么样?这是全国人民很关心的问题,是全党同志很关心的问题。

国民党怎么样?看它的过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现在;看它的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将来。这个党过去打过整整十年的反革命内战。在抗日战争中间,在一九四○年、一九四一年和一九四三年,它发动过三次大规模的反共高潮,每一次都准备发展成为全国范围的内战,仅仅由于我党的正确政策和全国人民的反对,才没有实现。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蒋介石,大家知道,是一个极端残忍和极端阴险的家伙。他的政策是袖手旁观,等待胜利,保存实力,准备内战。果然胜利被等来了,这位“委员长”现在要“下山”(注:下峨眉山,特指大后方)了。八年来我们和蒋介石调了一个位置:以前我们在山上(注:根据地),他在水边(注:沿海东部地区);抗日时期,我们在敌后,他上了山。现在他要下山了,要下山来抢夺抗战胜利的果实了。

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和军队,八年来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之下,完全靠着自己的努力,解放了广大的国土,抗击了大部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的伪军。由于我们的坚决抗战,英勇奋斗,大后方的二万万人民才没有受到日本侵略者摧残,二万万人民所在的地方才没有被日本侵略者占领。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上,前面有给他守卫的,这就是解放区,就是解放区的人民和军队。我们保卫了大后方的二万万人民,同时也就保卫了这位“委员长”,给了他袖手旁观、坐待胜利的时间和地方。

蒋介石对于人民是寸权必夺,寸利必得。我们呢?我们的方针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现在蒋介石已经在磨刀了,因此,我们也要磨刀。

人民得到的权利,绝不允许轻易丧失,必须用战斗来保卫。我们是不要内战的。如果蒋介石一定要强迫中国人民接受内战,为了自卫,为了保卫解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权利和幸福,我们就只好拿起武器和他作战。这个内战是他强迫我们打的。

去年有个美国记者问我:“你们办事,是谁给的权力?”我说:“人民给的。”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蒋介石蹲在山上一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他说,此桃子的所有权属于我蒋介石,我是地主,你们是农奴,我不准你们摘。我们在报上驳了他。我们说,你没有挑过水,所以没有摘桃子的权利。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天天浇水,最有权利摘的应该是我们。同志们,抗战胜利是人民流血牺牲得来的,抗战的胜利应当是人民的胜利,抗战的果实应当归给人民。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于人民,这是一个问题;但是,胜利果实究竟落到谁手,能不能归于人民,这是另一个问题。不要以为胜利的果实都靠得住落在人民的手里。一批大桃子,例如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那是要被蒋介石抢去的。蒋介石勾结着美国帝国主义,在那些地方他们的力量占优势,革命的人民还基本上只能占领乡村。另一批桃子是双方要争夺的。太原以北的同蒲,平绥中段,北宁,郑州以北的平汉,正太,白晋,德石,津浦,胶济,郑州以东的陇海,这些地方的中小城市是必争的,这一批中小桃子都是解放区人民流血流汗灌溉起来的。究竟这些地方能不能落到人民的手里,现在还不能说。现在只能讲两个字:力争。靠得住落在人民手里的有没有呢?有的,河北、察哈尔、热河、山西的大部、山东、江苏的北部,这些地方的大块乡村和大批城市,乡村和乡村打成一片,上百的城市一块,七八十个城市一块,四五十个城市一块,大小三、四、五、六块。什么城市?中等城市和小城市。这是靠得住的,我们的力量能够取得这批胜利果实。

新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之间有一个过渡阶段。过渡阶段的斗争,就是反对蒋介石篡夺抗战胜利果实的斗争。蒋介石要发动全国规模的内战,他的方针已经定了,我们对此要有准备。全国性的内战不论哪一天爆发,我们都要准备好。早一点,明天早上就打吧,我们也在准备着。

有了准备,就能恰当地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

但是,谎言说一百遍,并不能改变历史的真相。

1937年在庐山发表抗战演说,号召全国军民奋勇抗击日寇

蒋夫人宋美龄在战地医院为伤员包扎伤口

重庆谈判登机前的毛泽东

毛泽东这篇文章写于日本投降的前两天,文章的要旨不仅仅是争夺坚持抗战、夺得抗战胜利的荣誉问题,关键点是占领地盘,准备内战。

1937年8月,毛在洛川会议上发表抗战时期总体方针:“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总体方针得到贯彻,武装力量壮大,所以才有到重庆谈判的筹码,有内战的本钱!”

是谁倒打一耙,否定国民党抗日,诬蔑蒋介石窃取抗战胜利果实?又是谁热衷内战,提前准备内战?

相信博友看了此文,并且根据相关史实,不难得出结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