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2017官场微小说:《倒茶》

上午,局里召开欢送会:老局长退休了,常务副局长老张接任局长。

欢送会就要开始了,局里三位领导陆续上台。老局长很是自觉地让新接任的张局长走在前面,张局长还是按以往惯例让老局长先上了台。

当然了,副局长小王还是最后上台,依然和以前一样坐在边上。

张局长看了看桌前的空茶杯,皱了皱眉,冲坐在台下第一排的我指了指。

我急忙站起来向身后看去,没有见到秘书小王的身影。我这下才想起来:小王家里有事,今天早上已经向我请假了。

无奈,还是自己上台倒水吧。我抓起窗台上的暖水瓶向主席台走去。

先给谁倒水呢?当然了,王副局长最后倒是没说的了,那新、老局长呢?

再先给老局长倒,新局长能高兴吗?局里的班子已经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我还是保皇派给老局长倒水,新局长一定不高兴啊。领导不高兴了,我惦记了多年的副局长的位置这次好不容易出现了空缺,还能有我的戏吗?

给新局长倒水的念头刚一闪过,恰巧老局长微微地咳嗽了一声,这声像是在提醒我什么。我好像听到老局长那熟悉的声音:你小子可不能忘本啊!

听说新上任的组织部部长是老局长的亲属呢!再说了,老局长在单位工作了二十多年,我们这些中层干部都是他一手提拔的。

台上老局长和新局长都一脸严肃地盯着我。

不行就先给副局长倒第一杯水,那更不行!这样两位领导都得罪了,这空出的副局长位子我一定是坐不上了!

我抬头看去,台上那三只白白的茶杯,如同翻着白眼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我边想着边拎着暖水瓶登上了主席台的台阶。我眼睛盯着水杯,心里快速地想着到底应该先给谁倒水。突然,一个趔趄,我踩空了,身子倒了下去。

暖水瓶摔碎了,热水溅到了我的脚和腿上。

台下的一些机关干部忙跑过来把我扶了起来,问我烫伤没有,我忍着疼痛说没事没事。

这时,正在调试话筒的临时工老李走过来笑着说:“大主任哪是倒水的材料啊!”说着抓起窗台上另一只暖水瓶走上台,从最近处的副局长开始,依次倒水。

看着已经倒好的茶水,虽然脚上腿上烫了几个大泡,但坐在台下的我长出一口气,没感到一丁点疼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陈柏圣 来源:大河健康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