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五四真相:“爱国者”和“卖国贼”的惊天逆转

五四过去没几天,说说和五四有关的两个人吧。

五四运动爆发后,学生打着爱国的旗号,罢课游行,声势浩大。刚开始,这种游行还比较理性和温和,后来,在一些学生领袖的煽动下,越来越火爆,开始打砸外货,扰乱秩序,甚至违法殴打所谓的“卖国贼”。

然后,两个人物登场,一个叫曹汝霖——钉上耻辱柱的卖国贼;另一个叫梅思平——爱国学生运动领袖,火烧赵家楼的第一人。

如果历史是收音机里面放出来的节目,我们愿意就此按下暂停键,如此,卖国贼终得报应,爱国青年浩气长存,黑白分明,恩怨两清,于是就可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但所谓历史,在看似温情脉脉的表象之下,有着冰凉彻骨的真相,揭开以后,往往令人凌然大惊,甚至不寒而栗。

学生领袖梅思平放了第一把火

当时,中日矛盾已经成为主要民族矛盾,国民想到抵制外货,第一个烧的就是日本商品。曹汝霖早年留学日本,从清朝末年开始,担任外交次长,主要负责对日关系,跟日本人打过多年的交道,所以,当时很多中国人认为他是亲日派。

后来,他又担任过袁世凯的外交总长,奉命跟日本进行过借款谈判。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学生眼中,这个中国人肯定不是好东西,常年跟日本勾勾搭搭,眉来眼去,必然是卖国贼。

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冲进曹汝霖私人住处,想揪住这个卖国贼,痛打一顿。很不巧,学生掘地三尺,也没找到曹汝霖。

怎么办?好办,点火吧。这一把火,烧出了一个狼狈不堪的卖国贼子——曹汝霖。他从此声名扫地,民国政府迫于舆论压力,弃卒保车,非但没有严惩违法防火的学生,反而让他辞职,变相承认学生行为是爱国的,曹汝霖就是卖国。

这一把火,烧出了一个威风凛凛的爱国青年——梅思平。他从此声名远播,因为,他是当时的学生领袖,烧赵家楼的第一把火,就是他放的。因为这种爱国行动,他被媒体广泛报道,一时风光无限,成为爱国进步青年的代表。

“卖国贼”做慈善拒绝投日

火烧赵家楼后,面对众人非议,曹汝霖退出了政界,他对自己的十几年外交生涯,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他知道,自己身居其位,确实容易被人误解,与其自我争辩,不如笃行慎为,浴火重生。

五四以后,曹汝霖完全打消了东山再起的心思。赋闲在家,他并没开始享清福,一方面经营银行,另一方面,利用银行赚的钱,积极做慈善。

每年冬天,曹家都向拉洋车的车夫施舍100套棉衣。施舍的方式也比较特别,每次由家里当差的抱着几套棉衣出门,看见街上有衣不蔽体的车夫,便雇他的车,拉到僻静的小胡同,叫车停下来,施舍给车夫一套,然后再去物色下一个对象。据说这个办法可以避免棉衣被人冒领,还可以尽量让车夫有尊严的接受曹家的好意。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年,曹汝霖花了大量钱财和精力,办了一所医院。穷人就医,缴费颇多优惠,甚至完全免费。医院不赚钱,每年都需要曹家经营的银行花钱补贴,才能保证不关门。

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多年,直至抗战爆发。

日本人占领华北后,曾想强占这家医院。曹汝霖跟日本交涉,颇费口舌,总算保住了医院。当时,日本人出于战略需要,推行以华治华的近卫方针,大力笼络名人政客,扶持和培养汉奸。以汪精卫为代表的人,纷纷投靠。但这并不包括曹汝霖。抗战八年,他没有担任过伪职,也没有替日本人做过一件事。

“爱国青年”叛国投日被枪决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这样,比如,曾经的爱国青年梅思平。

这个在五四运动中风光无限的年轻人,后来进入大学担任教授,一直受人尊敬。抗战期间,他秘密潜入日占区,投靠日本人,随后一路高升,最后做到了汪伪政权的中央组织部长。

回到火烧赵家楼。当年梅思平振臂一呼,点起爱国火炬的时候,明明知道,那栋房子里面看不到卖国贼曹汝霖,却有曹汝霖的小妾和幼子。

即便当时热血冲晕了头脑,激情之下,难以自持。事后冷静以后,有没有过反思和忏悔?

抗战胜利以后,以叛国罪被关押在监狱中的梅思平,写下了《狱中自白》,想到的依然是为自己辩护,从来没有忏悔和反思。

相反,“卖国贼”曹汝霖却在晚年,对火烧赵家楼进行了全面的自我总结:“此事距今四十余年,回想起来,于己于人,亦有好处。虽然于不明不白之中,牺牲了我们三人,却唤起了多数人的爱国心,总算得到代价。”

1946年9月14日,因叛国罪,50岁的梅思平被国民政府枪决。

1966年8月4日,曹汝霖逝世于美国底特律,终年89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太平书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