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首发】二十一条——被故事掩盖的历史事实

民初的历史给人一种一团乱麻的感觉,他也确实是一团乱麻。从1912年到1928年短短的十六年间,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好不热闹。而一些历史事件由于意识形态需要被故意的扭曲,真像如同是雾里看花,水中捞月一般更加显的虚无缥缈。只知有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而不知有《中日民四条约》的人大有人在。而台湾所拍摄的抗战纪录片竟然也持此论调,所以有些人罔顾事实的乱喷也就不难理解了。

一九一四年欧战爆发,日本政府本着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的心态。于同年下旬在英军的配合下攫取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青岛也成为一战中唯一的亚洲战场。对日本来说这是一场必胜的战争,因为德国在欧洲正打的热火朝天,根本无暇东顾。日本加入协约国作战更像是打秋风,再捎带手履行一下同盟义务。翌年,日本趁续约之机妄图强加二十一条于袁世凯执政下的北洋政府。北洋政府只好硬着头皮尽最大努力与日本斡旋,不惜泄露条约内容争取国际与国内舆论上的支持。作为外交官的施肇基更是打起了太极拳,与日本公使的会面成了寒暄家常的主妇八卦。

所谓二十一条共五号条款:一、日本在东蒙、南满的特权,其中旅顺、大连的租借权是日本帮助中国收复东北应得的(1904—1905年日俄战争),日本当时牺牲了十多万条人命,把东北领土百分之九十以上交还于清国。虽然日本不是活雷锋,但不可否认这确保中国的利益。东蒙、南满在日本看来是俎上之肉,要么武士刀切一块,要么俄国狗熊啃一口。这也符合江藤新平等人日俄分割中国的主张,说他们是谋定而后动也不为过。

二、对山东的主权与胶济铁路的筑路权,完全是他们要接手德国在华权益的强盗逻辑,而对胶济铁路的筑路权更能使他们的势力范围进而扩大。

三、汉冶萍公司中日合资,其实已成既成事实。因为晚清盛宣怀主政时期汉冶萍公司大量举债日资而又无力偿还,从而债款成为日本商社的股份。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孙中山出卖汉冶萍公司利益丧权辱国一说,而且盛宣怀以后由官督民办以转变为商办为主。此一条款也实属合理。

四、日本政府与中国政府为确保中国领土完整,中国港口及岛屿不得租与、让与他国。看似是维护中国领土完整,实则是侵犯我国主权。

五、中央应聘请日本顾问,其中也包括军事方面。警察局、军械厂应实行中日合办,或警察官署聘用多数日本人。购买设备应优先日本,遇有重大外交事件应与日本政府商议。此一条款为附加条款,但日本公使却为了自己的政绩想强加于中国政府,事后日本公使也在美国的的追问下再三解释此事。日本当时是想能讹诈一点是一点,反正说出来又不会怀孕。袁世凯就此不无悲愤的说这是将我国与朝鲜等同视之。

日本政府当时是不想让欧美诸国得知条约内容,甚至发出警告,结果闹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日本人急了,就撂一句话你签还是不签吧?如果不签,日本政府将执行必要之手段。而且日本也做出了撤侨增兵的姿态,日本的军舰奉命在渤海遛弯。拖延的外交政策显然是玩不下去了。

而此时日本的苛刻要求经过外交上的协商与斡旋基本上已被剔除,现在日本人想要的就是保障侨民的利益,当然还有日本在华的利益,如与他国另立新约其中优待条件日本可自动享有等。大连、旅顺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前清的条约摆在那里。如果我们以主权为由说收回就收回,那也太伤害日本人民的感情了。难道让次郎、三郎的血白流了不成?

汉冶萍公司实际上已经中日合营,就不需要再强调了。与朝鲜等同视之的第五条已经完全被剔除。胶州湾日本承诺将来会交还中国,具体啥时候?时间应该会比许诺的社会主义天堂要来的快些。山东与满蒙已是既成事实你能怎样?欧战列强们打得他妈都不认得他是谁了,能指望他们帮我们出头吗?道义上帮我们也要等到一战后的华盛顿会议。

在国务会议上关于签约莫衷一是,袁世凯问计于老段(段祺瑞),作为国防总长的老段回答的很坚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跟他们拼了”。袁世凯又问“倘若开战,我们能坚持多久?”老段非常肯定的回答“最多48小时,多一个小时就算你赚了。”从中也可以看得出当时中国国力之孱弱,日本海军当时世界排名第三,陆军跟欧洲比的话战斗力不在一个水平,但是对付中国的那帮菜鸟跟玩儿似的。最神的是当时中国军队有很多人根本就不会瞄准射击,1917年张勋复辟所引发的护国战争,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酒量虽然没有人民子弟兵这么好,但作战能力绝对有一拼。

五四之前的中国上下阶层还算是蛮理性的,知道精神原子弹谁都炸不死。打不过认怂无所谓,谁让我们不如人家呢!我们要做的就是现在卧薪尝胆只为以后厉兵秣马的卷土重来。袁世凯更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告于国民“为不使国家陷入糜烂不得不忍辱负重……埋头十年,抬头与日本相见”。回应日本最后通牒的五月九日被定为国耻日,可悲的是以后的国耻越来越多一直到今天仍然再不断的上演。我们四九以后已经埋头六十年,我们与日本的仇恨已经烟消云散,我们两国之间因制度拉开的文明差距,当我们抬头时我们只能仰望日本了。弱弱的问一句怪谁呢?

5月下旬与日本的签约也不是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因为他们没有“伟光正”的严密封锁能力。而生活在社会主义天堂的我,知道九九年中俄边境勘分条约时,已经是十年前的旧闻了。他们总有办法让你不知道这些不愉快的事情,这也许就是反动派跟优越制度之间的差距。更搞笑的是俄国施舍了个黑瞎子岛,它们却高调的歌功颂德大做文章。我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白痴自己的猪被强盗抢了,过了一段时间强盗扔给他一小节不愿意啃的猪尾巴,他会觉得自己很是扬眉吐气。

据说袁世凯因此而痛哭流涕,这也许就是资产阶级的软弱性,这一点他确实赶不上我们的伟大领袖。它把中国的利益出卖给苏俄不但脸不红心不跳,反而还亲切地喊斯大林为阿爹。真不知道郭沫若该如何称呼斯大林同志(郭沫若曾写过一首《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真的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也许就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终极表现。

代表政府签署中日民四条约的陆征祥,毫无悬念的被骂为汉奸、卖国贼。而1960年周恩来与缅甸奈温签订了中缅边境条约,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江心坡拱手相让。它不但没有被骂为汉奸卖国贼,反而成为了人民的好总理。这上哪说理去?陆征祥神甫在天之灵恐怕也一定会表示不服。

孙文在此其间与日本有没有密约迄今为止没有过硬的史料可以佐证,现在也不应该对其妄下断言。即使是要追究历史责任,也应该是追究他到底有没有去践行密约。因为说过什么,保证过什么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做过所谓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孙文在革命时期曾对捐献者许诺官爵,最后没有一个兑现的。孙文最大的错误是学习列宁式政党从而引狼入室。对国民党来说真是成也孙文,败也孙文。

真实的历史是二十一条北洋政府根本就没有签,签署的是大至还可以接受的中日民四条约,丧权辱国根本就谈不上。而真正的丧权辱国,却是在1950年中苏友好互助的名义下完成的。说袁世凯是窃国大盗,问题是他配的上这个荣誉头衔吗?真正的盗匪居于庙堂之上,散发着千年皇权令人作呕的尸臭。

历史不应该被刻意的美化,更不应该被削足适履的扭曲。而赵家人却将她当做文学创造,但内容却是颠倒黑白的面目全非。所幸的是青史岂能尽成灰,近代史的本来面目将会越来越清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