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媒揭平壤规避制裁大曝光 习近平急速降温

——中朝玩猫捉老鼠游戏

美媒报道,尽管过去11年来,联合国通过七次制裁朝鲜的决议,然而在中共的暗地支撑下,朝鲜对外贸易渠道依旧畅通无阻,可以筹措资金继续发展核武器。中共自江泽民时期一直和金氏政权关系密切,十几年来秘密支持朝鲜,习近平上台后中朝关系才急速降温。

美媒:中朝之间“猫捉老鼠”的游戏

《纽约时报》报导,中朝间的贸易约占朝鲜对外贸易的八成,很多商品通过中国辽宁省丹东市进入朝鲜。丹东市隔着鸭绿江和朝鲜新义州相望,是连接朝鲜半岛与中国及欧亚大陆的主要陆路通道。

丹东市的服装业接到来自日本、欧洲及中国各地的订单,将服装交给朝鲜工厂加工,缝上“中国制造”标签后再销往各地。朝鲜工厂代加工的费用,丹东服装公司一般用美元现钞付款。

因为朝鲜工厂经常不能保证如期交货,如果客户希望尽快交货或者有详细的规格要求,也会转请在丹东市的中国工厂代工,但这些工厂聘雇的工人也多半是朝鲜人。

据中共的贸易统计,服装伪标去年为朝鲜带来5亿多美元的收入。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德托马斯(Joseph M. DeThomas)表示:“朝鲜是否拿纺织工业的收益支持核计划,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然而,钱是可以互通的。”

文章说,据朝鲜当局的贸易网站,至少有一家被原子能管理局控制的朝鲜企业,经营加工刺绣和服装的制衣厂。

另外,专家说,几十年来,朝鲜被指控派遣工人出国,并夺取大部分工资。金氏政权视朝鲜人民为奴工,金正恩上台后,扩大派遣规模。目前在海外大约有5万多名朝鲜奴工,分散在至少40个国家。

目前联合国制裁措施不包括朝鲜有计划地出口奴工,美国已敦促各国不要聘雇朝鲜奴工,但中共、俄罗斯等国家仍持续聘雇。

成千上万在海外工作的朝鲜人,每年被迫汇给朝鲜当局的金额高达2.5亿美元。

长期以来,中共一直保护朝鲜避免陷入被制裁的困境,因其担心朝鲜金氏政权如果崩溃。

虽然朝鲜人民仍然贫困,依赖粮食援助,但朝鲜的经济却逆向增长。拜中共之赐,朝鲜自2000年以来,对外贸易翻了一番。

理论上,朝鲜更开放贸易,应该会更容易受到制裁措施的制约,但事实上却是相反。主要原因是中共一直以避免影响朝鲜人民生活为由,试图将联合国的制裁措施,限制在惩罚朝鲜军事和精英分子。然而,随着贸易的扩大,这个底线已经变得模糊。

比如,在中共的努力下,联合国没有将朝鲜的服装业列入制裁名单,理由是会伤害到朝鲜平民而不是军方。

中共以同样的理由,避免朝鲜海产业被制裁。

朝鲜向各国出售在其领海捕鱼的权利,并因此赚取7,000多万美元。

韩国官员表示,中国公司支付数百万美元给朝鲜,获得在朝鲜海域捕鱼的权利,这些钱都流向被朝鲜军方控制的企业。

据中共的统计,去年中朝煤炭交易,为朝鲜创造11亿美元的收入。

美国呼吁抵制朝鲜航空公司Air Koryo,但中朝及中俄航线仍然持续,中朝间的旅游业甚至蓬勃发展,除了有火车开往平壤,不久还会有在丹东起飞的新航线。

朝鲜利用在海外的幌子公司(front companies)及代理人,规避金融制裁,并且经常由中国的中介机构收取或支付“大额现金”。

全球贸易数据分析机构Panjiva获得的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生产商中兴通讯(ZTE)2015年出口大约1,500万美元的商品到朝鲜。

美国当局今年3月认定中兴通讯违反美国对伊朗及朝鲜的制裁,重罚11.9亿美元,部分原因是ZTE出口内含美国制零部件的电子产品283台到朝鲜。

据中共海关数据,电动汽车和电池制造商比亚迪汽车公司(BYD),自2012年以来出口商品到朝鲜的金额达1,400万美元,包括今年1月出口的橡胶产品以及去年12月出口的汽车。

中国企业出口到朝鲜的商品还包括冰箱、空调、电视机和其它电子产品等,青岛啤酒也名列在海关数据中,2014年夏天出口到朝鲜的啤酒,金额达2万美元。

联合国禁止各国向朝鲜出口奢侈品,包括珠宝、豪华汽车、运动器材和雪地摩托车,但没有提及电视机、消费电子产品或家用电器。

部分拥有先进技术的中国企业,也在与朝鲜做生意。据中共海关记录,飞弹制造商“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的子公司,去年下半年出货七次到朝鲜,大部分是电子和光学产品,出口金额总计150万美元。

在1990年代负责调查中共贸易管制的安全顾问布拉吉尔(Matthew Brazil)表示,中共经常不配合追踪中企可能违反制裁的线索。他说:“如果幸运的话,三个月后会获知访问将按计划进行,但经常是不安排访问。”

布拉吉尔表示,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就美国电子产品而言,任何程度上的管制都已彻底崩溃,因为这种技术可以轻易地从中共输往朝鲜。”

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运营的电子商务平台“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上,九家运输服务公司中有六家将朝鲜列为可送达的目的地。

丹东一家航运公司的李经理说,由中国这边向朝鲜运送电子产品很简单,“只要没有明显的标签,并且满足限重要求,就直接送过去了。”

美国负责制裁执法的前财政部官员格拉瑟(Daniel L. Glaser)表示,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永远无法对朝鲜造成压力。

他认为,唯有中共严肃地提出能真正能施压朝鲜的战略,制裁才会有实效。“虽然中共有时候也采取一些制裁措施,但从来没有意愿全力以赴。”

金正恩和江派关系密切,疏远习近平

长期以来,朝鲜金氏政权一直受中共江派操控,江派大员与朝鲜高层密切互动,与金氏政权关系非同一般。有分析指,这也可能是习近平上台后有意与金家拉开距离的原因之一。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曾报导,周永康是北京与金氏父子维系关系的桥梁,2010年金正日正式指定金正恩为继承人后举行阅兵仪式,周永康是与金氏父子“唯一同台的外国人”。

周永康是江派的大员,当时他以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法委书记身份访问朝鲜。金正日不但给予周永康隆重接待,还拉起周永康的手一同向人群挥手。周永康访问3天,4次会见金正日。

《泰晤士报》还曾报导,不少外交官怀疑金正恩的姑父、二号实权人物张成泽被整肃,或与周永康落马有关。张成泽被捕到处决的日子,正是周永康被软禁曝光之后几天。

2004年,江泽民与金正日“激情”相拥。

《新京报》曾在2015年10月盘点2000年以来历次访朝的中共高层官员,文章标题特别凸显“江泽民首次外访选朝鲜”。文中提到,江泽民1990年首次访朝鲜称,“决不会做对不起朝鲜人民的事”;2001年9月江再度访问朝鲜。

文中提到江派要员张德江时称其是“北韩通”,身为“老三届”的张德江曾留学朝鲜,1978年到1980年在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留学。2011年7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率领中共代表团访问朝鲜。

2015年10月10日的劳动党建党70周年纪念阅兵仪式上,另一江派大员刘云山就站在金正恩右边第一个。刘云山是在场的唯一外国高官。刘云山和金正恩也不时交流对话,时而向台下挥手等。

大陆媒体报导特别指,刘云山是“十八大”以来首名访问朝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2007年10月,刘云山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时,也曾访问朝鲜。

该报导似乎有意显示江泽民及江派成员与朝鲜的密切关系。

阿波罗网刘益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益 来源:阿波罗网刘益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