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为中共篡政立下汗马功劳的神秘势力

——民盟从来不是“中间势力”

从抗日战争时期发轫、国共内战时期壮大起来的中国民主同盟(民盟)是一个号称“中间路线”的民主势力,是国民党的反对派、共产党的朋友。

但其实,民盟既不是“中间路线”势力,也不仅仅只是共产党的朋友那么简单。

秘密盟员与中共早有联系。在中共执政六十年“大庆”的献礼影片《建国大业》中,也反映了国民党对民主党派的打压,特别对民盟更是“赶尽杀绝”,毫不客气──不仅勒令取缔了民盟,还软禁其主席张澜。为什么国民党对民盟如此“另眼相看”?

原来,同共产党有地下党员和秘密党员一样,民盟也发展秘密盟员,例如在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中,“云南王”、云南省政府主席兼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昆明行营主任龙云、著名的“四川二刘”之一的西康省政府主席兼国军第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及第二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潘文华,就是于一九四四年由张澜亲自发展、介绍并监誓而秘密加入民盟的(其实,龙和刘更早就与延安的中共中央建立了秘密电台联络)。因此,民盟同其他民主党派不同,其成员中不仅有公开的文人,还有“地下”的武将,亦即既有笔杆子,还有枪杆子。而且它同民革(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也不同,民革中的军人成员都是已退役甚至离开了国民党政权的将领,如著名的冯玉祥、李济深、蔡廷锴将军等,但民盟的军人盟员却都还是手握重兵甚至雄踞一方的实力派现役将领。

毛泽东和民盟主席张澜(网络图片)

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抗战胜利之初,毛泽东应蒋介石邀请到重庆谈判期间,曾与民盟主席张澜多次会晤、密谈,重要话题就是对川军的统战策反。毛表示:一旦内战爆发,希望张能影响地方实力派同中共通力合作,还希望张帮助中共地下党发展地下武装、组织游击队。翌年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当时留在重庆与国民党继续谈判的周恩来在随国民政府离渝赴宁前,也专门委托民盟组织转告刘文辉,要他在时局转变的关键时刻认清形势,对他指出只有坚持反对国民党蒋介石独裁统治的斗争才有光明前途。一九四九年底,共军进军大西南,周又电促刘马上起义。十二月九日,刘文辉联同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潘文华、邓锡侯在彭县通电附共,打乱了蒋介石的“川西决战”部署。刘还策反了驰援进川增援胡宗南集团的第十五兵团司令官罗广文部,对共军得以在川西聚歼胡部起了重要作用。而被蒋介石从云南逼走、逃离南京后暂居香港的龙云,也一直动员其旧部卢汉(继龙任云南省政府主席)等在云南起义。结果,卢等也与四川刘文辉等遥相呼应,同在十二月九日通电倒戈。民盟为共军进占大西南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见,民盟其实并不是在国、共两党之间走“中间路线”的民主势力,它除了公开同国民党打“口水战”,还在暗中积蓄自己的武装力量;民盟还是军事上协助共产党颠覆国民党政权的盟友、战友。民盟之所以被国民党政权打压得特别重,是被人家抓到了“暗”火执仗的把柄。还有,民盟骨干、历任秘书长、副主席、第一副主席的胡愈之,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去世时被盖上共产党党旗,世人才知道他原来早在三十年代初就已是共产党秘密党员!民盟在民主党派中的不同寻常,又可见一斑。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争鸣杂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