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战地记者:解决朝鲜危机 等于教一匹马唱歌

朝鲜95%的石油来自中国。北京可以通过切断石油供应在一夜之间瓦解朝鲜的经济。但它没有这样做。它暂停购买朝鲜的煤炭,从金融上打击平壤,但不足以阻止其进行导弹试验。目前看来,中国似乎只是想刚刚好够稳住特朗普就可以了——办法是让朝鲜距离可打击美国的核导弹只差最后一步——但永远不会瓦解朝鲜政权或一举终结它的核计划。

两名朝鲜士兵看着一名在边境村镇板门店站岗的韩国士兵(中)

有些事情必须亲身经历,才能完全理解——朝鲜危机就是其中之一。5月28日晚上,我到达首尔。第二天早上,我穿上衣服准备去吃早餐,手机响了一声,发来一条新闻提醒:朝鲜刚向东部海域发射了一枚短程弹道导弹。

我等着警报响起,让我们去酒店的防空洞,在以色列的时候,哈马斯(Hamas)发动火箭弹袭击时就会那样。但是没有听到警报声。什么也没有。早餐自助餐已经摆好。人们的心情是:朝鲜又进行了一次导弹试验?哦,别管我们那些疯狂的堂表兄弟了。帮我把泡菜递过来好吗?

我立刻想起黎巴嫩内战期间我住在贝鲁特时听到的一句最有意思的话。当时那里的人们也已经习惯了持续不断的武力威胁。说这句话的是贝鲁特的一位女主人,她问她的宴会客人:“你是想现在就吃还是等到停火以后?”

导弹试验之后数小时,两架美国B-1B枪骑兵战略轰炸机从关岛出发直飞朝鲜边境,进行朝鲜所称的“核炸弹投掷演习”。没关系。韩国股票市场并没有受挫。

实际上,如今年轻韩国人最喜欢的房地产市场是茂山,它就在把朝鲜和韩国隔开的非军事区以南。从那里去首尔上班很方便,年轻人还认为,如果朝鲜发射火箭或大炮,它们很可能会从他们头顶飞过,因为他们离边境很近。人类啊!上帝爱他们。他们的适应力不断让我刮目相看。

我采访了峨山政策研究院(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一群韩国大学生,他们中的一些人这样说:“恐惧已经被稀释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已经适应了。”“我们并不真的认为,朝鲜能够伤害我们或发动战争,因为我们认为,我们从经济和军事上都比他们更强大。”“我们听说,我们和朝鲜之间的GDP差距有20倍,我们并不想多交税,来解决他们的问题。”“我去美国时,觉得十分惊讶,为什么那里的人比我还关心朝鲜。”

在经过几天这样的讨论之后,我意识到,现在美国是这场戏中的异类。为什么?因为中国和韩国有一点共同之处:他们最担心的不是朝鲜用核弹轰炸他们。而是朝鲜把自己毁掉了——在制裁的重压下经济崩溃——或者遭到美国轰炸。

那会导致难民和可裂变材料涌入中国和韩国,需要付出沉重的清理费,中国还担心身边出现一个拥有核武器的统一的朝鲜。

相形之下,美国现在担心朝鲜轰炸自己或者至少轰炸洛杉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华盛顿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害怕朝鲜,而中国和韩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担心美国单方面打击朝鲜。

或者,正如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朝鲜武器控制专家罗布·利特瓦克(Rob Litwak)所说:首尔担心唐纳德·特朗普把它拉入朝鲜半岛的灾难性冲突,这“让人想起了古巴导弹危机时夏尔·戴高乐的警告:作为美国的盟友,有可能‘被毁灭却无代表’”。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THAAD)反导弹系统。不过,韩国新总统在推迟它的全面部署,担心它会惹怒朝鲜或疏远中国——中国不喜欢美国在自己的边界上部署也可以覆盖自己领空的反导系统,中国通过对首尔进行局部经济抵制表明了这一点。

首尔峨山政策研究院院长咸在凤(Hahm Chaibong)解释称,“朝鲜开始开发威胁我们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美国试图让我们和日本放心,称‘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咸在凤说:“当时最大的问题是:‘美国的威慑是真的吗?它真的会保护我们吗?’”

但是当朝鲜独裁者金正恩也开始通过制造远程核弹威胁美国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它不再是让我们放心,而是让它自己的人民放心,”咸在凤说,“那意味着,华盛顿不必再咨询我们。它可以做自己需要做的事。”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言论更是增加了这种担忧。咸在凤还说,有些人“对特朗普的担忧多于对金正恩”,“他们了解金正恩”。

朝鲜95%的石油来自中国。北京可以通过切断石油供应在一夜之间瓦解朝鲜的经济。但它没有这样做。它暂停购买朝鲜的煤炭,从金融上打击平壤,但不足以阻止其进行导弹试验。目前看来,中国似乎只是想刚刚好够稳住特朗普就可以了——办法是让朝鲜距离可打击美国的核导弹只差最后一步——但永远不会瓦解朝鲜政权或一举终结它的核计划。

那么在外交方面呢?目前,朝鲜没有表露出愿意用核武器换取美国不再试图颠覆该政权的承诺,而特朗普也不会在彻底无核化之前给予这样的承诺。

总之,中国和韩国不敢彻底让朝鲜断粮,担心它会崩溃。他们不敢攻击它,担心它会反击。他们和美国不敢与金正恩谈判,担心到头来这成了对他的核武器的认可,也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会遵守任何协议。他们不敢忽视他,因为他正不断变得更强大。

所以我们都在等——等着发生什么事。

的确,这整个事件让我想起了一个中世纪寓言。一名罪犯被带到国王面前,请求饶命,他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因为他承诺,如果国王让他再多活一年,他能教会国王最喜欢的马唱歌。

这名罪犯回到牢房后,牢友们都嘲笑他:就算给你一辈子时间,你也教不会国王的马唱歌。那人说:“没关系。反正现在我多了一年时间。这一年可能会发生很多事。国王可能会死。马可能会死。我也可能会死。谁知道呢?也许这匹马能学会唱歌呢。”

这就是我们的朝鲜政策。在等待发生什么事来解决这个难以解决的问题。等一匹马唱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