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到底是海外旅游支出还是资本外逃?

美联储论文称,从2014年开始中国人海外旅游支出变得异常的高,而正常来说经济放缓、本币贬值时此类支出应该减少。

美联储(Fed)的研究称,伪装成海外旅游支出的资本外流,人为地降低了中国对外公布的贸易顺差,同时掩盖了投资资本外流的规模。

在2014年前,中国的旅游支出与收入水平相似的其他国家持平。但美联储的研究论文称,3年前,这项支出变得“异常的高”。

在2014年,中国人均旅游支出相对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与人均GDP为中国7倍的英国持平。到2015年,中国的这一支出比例几乎与人均收入为中国10倍的丹麦持平。

旅游支出的增长速度也远远超过旅游者人数的增长速度,这一出入是去年由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最先指出的。

从表面上看,数据表明旅游者的人均支出从2013年的1300美元提高到了2016年的2600美元。

这一旅游支出的激增还发生在经济趋势正常来说会使人们减少此类开支之时。

美联储驻华盛顿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Anna Wong表示:“疑似虚假的旅游交易对经济因素的反应,与传统商品和服务进口该有的反应相反——它们在增长放缓和国内货币贬值的时候上升。因此,它们更有可能是资本外流,而不是对商品和服务的消费。”

这篇论文中的这些发现,可能会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其他批评中国长期贸易顺差的人士提供新的弹药,因为这些发现暗示中国贸易顺差的降幅比官方数据所显示的要小。

根据这篇论文,在截至2016年9月的一年中,经过伪装的资本外流可能达到19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1.7%。这意味着中国经常项目盈余的实际数额也应高出这么多。

根据中共官方数据,中国经常项目盈余在2007年达到顶峰,为GDP的9.9%,在去年则下降到GDP的1.7%。而美联储的论文估计,中国对旅游相关商品和服务的进口比对外公布的数额要小。

尽管中国长期在全球维持着大规模商品贸易顺差,服务贸易逆差却降低了总体的经常项目盈余。最近几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已经扩大,这主要是中国人的旅游相关服务开支导致的。

根据国际收支数据,中国的旅游逆差从2013年的1290亿美元激增至一年后的2270亿美元,并在去年达到2610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张志伟承认存在伪装资本外流的可能性,但他提出了一种更无辜的解释:房价攀升导致的财富效应。他说:“很难确定每种因素的影响有多大。”

美联储这篇论文的结论,为去年底中国一系列遏制资本外流的举措(包括加强对个人购汇的监管)提供了新的背景信息。

批评者认为中国正在经济开放和市场化改革的道路上开倒车,中共官员却反驳称,这轮收紧举措主要是加强了对现有规则的执行力度。

事实上,监管规则长期以来一直规定,个人购汇(每年购汇限额为等值5万美元)只能用于经常项目购买活动,比如境外购物和旅游、医疗、学费、以及非投资类型的保险。然而,直至今年以前,银行柜员很少会索要相关文件,以证明资金的使用目的。

这种状况令老百姓可以用外汇购买境外资产,或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一次一点地使用属于亲友的外汇配额。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唐冬柏 来源:FT中文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