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夏小强:刘云山被抓捕 将成为十九大后大概率事件

——刘云山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为了维持十九大前的政局稳定,习近平在十九大前直接拿下刘云山的可能性或许不大。但是,在十九大刘云山下台失去台面上的权力之后,其在台上的所作所为,必将成为习近平当局清算的目标。在十九大之后,刘云山被抓捕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江派常委刘云山与朝鲜金家政权关系密切。 (Getty Images)

刘云山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五,主管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宣传系统。在中共内部和中国社会,江派常委刘云山到底有多大的权力?

刘云山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五,只有党职,没有公职。其公开党内职务计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文明委主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

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简称中央文明委,实际上是掌控全国意识形态的机构,主管全国宣传及意识形态。

中央党校校长一般都由政治局常委担任,从胡锦涛开始,到曾庆红、习近平都是由国家副主席兼任中央党校校长。但是2013年任国家副主席的李源潮未能进入政治局常委,所以身为常委的刘云山担任了中央党校校长。

刘云山经营宣传系统多年。刘1975年进入新华社并工作7年;1984年开始在内蒙区党委宣传部当副部长、部长;1993年之后进入中宣部长达19年。中共十八大上,刘云山进入政治局常委、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后接任党校校长,不仅控制宣传系统,更接过了党务、组织这一大摊,掌管的权力大为扩张。

但是,刘云山除了握有中共文宣和党建这两个重要权力之外,还握有其它的隐形权力。

刘云山手握“刀把子”家族资产超百亿

刘云山与中共政法大佬贾春旺是亲家:儿子刘乐飞与贾春旺的女儿结婚,贾春旺曾任国安部长、公安部长以及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刘、贾联姻被视为是中共政坛“政治联姻”的典型,刘云山据此也在政法界拥有广泛人脉,也可以说刘云山手握中共的“刀把子”。

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是国内金融业的大亨,历任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管理总部总经理、中国人寿保险股CEO。2009年出任新成立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中国人寿总资产约1万亿元,是中国资本市场上最大的机构投资者。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则是管理著四支基金,总规模达350亿元人民币,累计投资50多个项目,并有多家被投企业成功上市的国有信托基金。

有消息称,进京之前,刘云山主要在内蒙发迹。刘氏家族以内蒙为依托,大肆窃取国家财富,满足其家族无限贪欲。2004年前,刘氏家族已经暗中实际掌控了大象投资公司,并且操作了对内蒙伊利股份法人股的操控,股改后,其掌握的伊利法人股时值超过数亿元。同时刘氏家族还控股了另一家内蒙上市公司金宇集团的大部分法人股。多家媒体报导称,刘云山家族在内蒙掌控了相当多的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包括煤矿、钼矿等等,家族财富实际高达百亿。

有报道称,刘乐飞与前天津市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是生意密友,与其母亲经常借用车峰的私人飞机,现车峰已经锒铛入狱。刘乐飞还与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联手商业合作,相互投资,将个人利益捆绑在一起。

刘云山的权力跨越中共文宣、政法及党务三大权力系统;其家族横跨政治和财经两大领域。那么,刘云山利用这些权力,都做了什么事情呢?

刘云山父子联手制造股灾

2015年中国大陆A股股灾,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的一场“经济政变”。而刘云山父子是其中的操盘手;刘云山通过其掌控的宣传系统在舆论上制造虚假信息,并通过刘乐飞在中信证券的关系,利用救市内幕消息,恶意操控股市。不仅如此,在当时股市接近高点时候,刘云山通过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参考消息权威党媒以及其它大媒体鼓吹、炒作股市美好前景,吸引大批党员干部、普通民众进入股市,然后通过刘乐飞、肖建华等与他们合作的基金猛然砸盘,最终把包括大批党员干部和民众的钱洗劫一空。

2015年7月初第一波股灾最严重的时候,李克强的救市行动始于7月6日,但是新华社在7日早上罕见地声称“救市无效”。当时习近平当局力主救市,而新华社此文与政策方向背道而驰。

新华网的“救市无效”,引发香港股市大跌,沪指盘中跌破3,600点。但保险类和银行股则逆市大升,保险类板块大涨7.9%,当中,中国人寿、中国平安涨停,中国太保上涨6.98%,新华保险上涨4.63%。而中行、建行、民行、中信银行都涨停,部分股价创7年新高。在股灾中逆市大涨的股票中,中国人寿、新华保险以及中信等,都和刘云山儿子刘乐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7月27日,大陆股市沪指大跌8.48%,当时是八年来最大的单日跌幅,而深圳股市指数则下跌了7%。新华社当日在其经过认证的Twitter账号上发帖称“崩溃再现!”并称,在抛售中,所有在大陆上市的公司,大约有2/3的股票暴跌超过每天10%的下限。

股灾之后,习近平当局严查恶意做空,据报有上百名证券商高管被查,其中,“国家队”救市主力之一,刘乐飞任副董事长的中信证券11名高管中有8人被拘查。

刘云山用宣传系统对抗习近平

中共十八大后,刘云山一直利用文宣系统的权力与习近平当局对着干,对习近平不断采取文革中塑造个人崇拜的方式进行吹捧,同时对习的讲话断章取义,并以毛左言论包装习等,进行各种“高级黑”活动,“捧杀”习近平。

2013年1月,《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献词被刘云山心腹、广东省宣传部长庹震阉割,原标题中习近平的“宪法梦”等内容被删,成为了歌颂党的媚文。

2013年4月,与习近平、王岐山关系密切的大陆《财经》杂志旗下《LENS》视觉发表2万字报导曝光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黑幕。同月18日,即发生香港《大公报》造假“习近平打的”事件,抹黑习近平。

2015年7月,中国A股发生股灾后,习近平政府组织救市,新华社此时罕见唱反调称“救市无效”,引发市场恐慌暴跌。

2016年2月,大陆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因批评“媒体姓党”引发中共官媒“文革式”的围攻,并封闭任志强社交媒体账户,激起国内外对习近平当局“左倾”的批评。据报习近平亲自叫停对任志强的攻击。

2015年11月,习近平与马英九7日首度会面,引起全世界高度关注。在直播中,马英九讲话时信号突然中断。当晚的《新闻联播》也没有将“习马会”新闻放头条。

2016年3月中共两会前后,中共文宣系统针对习近平出现不寻常举动,网络上出现颂习红歌《东方又红》,央视任由习近平夫人彭丽媛的假消息被炒作,党媒新华社“两会”报导中出现“中国最后领导人”字样,新疆官媒出现要求习辞职的公开信。

习近平回击刘云山

在中共的体制下,衡量当政者是否掌控中共主要权力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对“枪杆子”和“笔杆子”的控制。在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的这场博弈中,这一点也不例外。文宣系统就是笔杆子,习近平在军队拿下大老虎徐才厚、郭伯雄,并开始实行军改、紧握住“枪杆子”之后,如今对习近平造成最大阻力的就是刘云山掌控的“笔杆子”。

2016年1月23日,在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党校工作的意见,显示出习近平清洗刘云山掌控的党校的行动正式启动。中共的媒体和宣传话语系统,有其固定的模式和规律。习近平强调“党校姓党”,这种提法其实比较严厉,其潜台词是:此前的党校一直不姓党,这等于是直接对党校校长刘云山工作的否定和问责。习近平强调“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自觉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就是在问责刘云山负责的党校系统,一直没有与习近平中央保持一致。

今年初,习近平当局先后召开政治局内部会议,针对中共最高层提出要求。据《争鸣》杂志报道披露,中共江派常委刘云山被习近平罕见告诫“要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要总是“别出心裁”地提出一些事情;而其他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们批评刘云山在政治上存有不良动机,“没有收敛个人政治野心”等。刘云山则在会后请辞“中央文明委”职务。其在请辞报告中承认,在担任该职务期间存在严重失职,对道德文明严重堕落“负有政治责任”。

刘云山的结局

刘云山是江派对抗习近平的前台人物,其权力跨越宣传、政法和经济三大系统。做为江派利益在政治台面上的代言人,刘云山其家族和个人的利益已经与江派利益成为一体。

刘云山掌控的宣传系统,与习近平当局的施政发生著严重的对立。在中共封闭、僵化、变异的体制下,习近平当局任何尝试变革的行动,都会触动体制内利益集团和江派势力的抵抗。

在十九大前,刘云山还会继续利用其掌控的宣传系统来阻击习近平,继续联手张德江持续江派针对习近平的政变计划。同时,刘云山做为中共内部左派的代表人物,还利用中共的体制本身来捆绑和对抗习近平。

为了维持十九大前的政局稳定,习近平在十九大前直接拿下刘云山的可能性或许不大。但是,在十九大刘云山下台失去台面上的权力之后,其在台上的所作所为,必将成为习近平当局清算的目标。在十九大之后,刘云山被抓捕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