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吸血蚂蝗 一生的噩梦——709大抓捕两周年际忆童年

很小时候,家里需要小孩子们下田干活。每逢夏日,噩梦连连,皆因蚂蝗而起。

下田插秩,总是小心翼翼,可不论怎样悄悄地把小脚脚插入田里,总会引来蚂蝗。它吸住你,咬破小脚脚,等你发觉时,它已经全身吸满人血,满身通红圆滚,顺势一溜,再也找不到它了。

它咬人吸血时释放麻醉剂,让人感觉不到疼痛;又释放抗凝血酶,它离开后依然血流不止;还因身体过敏,被咬后奇痒无比。

人的警锡性总是很低,因忙于插秧,往往忘记会有被蚂蝗吸血的危险。

一旦被它盯上,想从身体上除掉它非常难。它有两个吸盘,这头吸盘刚离开皮肤,那头吸盘又紧紧吸住了小脚脚。用小手手捏住这个软体动物,让人极度恐惧且恶心,最后总是借着一把稻草,强行剥离开来;或在尖叫声中引来大人,帮助脱离险境。

这种动物生命力极强,必须装在小瓶子里,用爷爷的水烟斗里的焦油水オ能熏死它。

它总以为那块田是它的,人类也是它的,所以一旦听到有人来了,立即吸血;吸完小孩子们,接着吸大人们,因为是以家庭为单位在这块田地里劳作。

它总以为人类是它的食物,终生不明白它得以生存,是因为有人类的血液供应;而那块田地,是属于人类,而非肆意横行的蚂蝗。

虽然恐惧它,它的生命力很强,但人终归是人,总有办法可以想到,或熏死它,或烧死它,或用化学肥料就地毒死它。

虽然今天田地里已经难见蚂蝗的踪迹,但这两年作为709家属经历的噩梦,却如同当年的蚂蝗一样挥之不去。

709家属们:

陈桂秋(谢阳律师妻子)

李文足(王全璋律师妻子)

金变玲(江天勇律师妻子)

徐孝顺(吴淦先生父亲)

王峭岭(李和平律师妻子)

原珊珊(谢燕益律师妻子)

刘二敏(翟岩民先生妻子)

樊丽丽(勾洪国先生妻子)

王全秀(王全璋律师姐姐)

2017年6月25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读者推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