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专制对个人权力的篡夺与对整体自由的危害

众所周知人人生而平等,平等的个人为了更好的确保自己的权利从而形成群体,其目的是保障个体间的利益不受损害。群体中自然产生的头人(领袖)不是因为他比别人天生具有优越性,而是来自群体中个人权力的让渡。让渡的目的不是为了使人们陷入奴役的境地,而是更好的保有个人的自由权力。不被制约的权力在人自私利己的贪欲下,演变为最初奴役人们的专制权力。专制权力从一开始他就不具有存在的合法性,因为它是对个人权力的僭越与无耻的篡夺。从它产生的那一刻起,它就带有与个人自由不相容的特性与心虚的不安全感。从而表现为不断得压缩个人的自由空间,以期达到巩固专制权力与得到些许的安全感。它不会因为人们的退缩,而减缓压缩的力度。反而会不断的突破人们的底线,从而使人们陷入更加不堪的无自由状态。

人类所经受的战争与动乱,除了文明与野蛮的对抗外,无一不是企图维护个人权力的努力。努力的结果往往因时代的局限性,缺乏权力的制约与对个人权力的尊重,从而导致恶循环式得不断重复着前人的悲剧。现在可借鉴摆脱此一恶性循环的制度,早已在1786年的北美大陆稳步的发展了两百多年。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人类用了几千年的时间,美国已经证明尊重个体权力的民主制度是国家(大的群体)强大与民众(所有的个体)幸福的有力保障。

从制度上而论美国已经架起了一座人类摆脱奴役状态的桥梁,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此一桥梁的行进路上,唯独我们仍被恶棍们强制摸着石头过河。当我们低下头摸着石头的同时,恶棍们把他们的子女与我们口袋里的积蓄,成功得转移到了境外敌对势力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成为他们寄生与繁殖的宿主,成功的误导使某些人相信,他们是我们民族机体的一部分。

所以时至今日仍然有愚蠢者,抱有对极权畜生们的依赖感与不切实际的幻想。竟然异想天开的希望茅坑里又臭又硬得顽石,会发生不知何故地化学反应变为温润的璞玉,现实愿不由人反而沾染了满身的臭味。高调的抗争会使极权恶棍有镇压的口实,但是低调的抗争,就一定能换来刘晓波所言监狱人性化的管理吗?也许十一年的刑期,确实比王炳章先生的永失自由更显的具有人性化。与李旺阳被盲其目,聋其耳,没其齿,残其身比起来两者确实存在着人性化管理的巨大差距。

当局对刘非法的审判与人权的迫害,我们必须同仇敌忾的加以谴责与由衷的同情。但是他错误的观点,任何人都有权利批判。被当局打压的悲惨,不能成为限制他人言论自由的政治正确。只要批判是基于事实而不是侮蔑,他就无可厚非。诺贝尔和平奖并不能提升人格的高度,很多时候他只会照瞎人的双眼。诺贝尔和平奖好像并没有使欺世盗名的阿拉法特,放弃非和平的恐怕主义手段。奥巴马、曼德拉等人的获奖充分证明诺贝尔和平奖,应改为诺贝尔伪人奖更为合适。除了它的奖金,我看不到它有什么价值。#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和平非暴力的前题是对方也愿意通过协商的途径达成目的。如果对方仍然挥舞着手里的鞭子,凌辱着自己的尊严,只讲求自身的和平非暴力就是绝对的懦弱与愚蠢。生命的价值是有尊严的活着,不是为了像乌龟一样缩头缩脑的活它一万年。屈辱的忍让如果连子女的安危都不能保全,而法律又站在施暴者的一方时,人们就应该行使以牙还牙的自然法。法律不给人民(多数的个人)说法,人民就应该给它们一个说法。这不但不应该加以制止,反而是值得颂扬的。古代对血亲复仇的颂扬,不是在颂扬目无法纪的行为,而是肯定法律全无的状态下,个人有维护自身权利的正义性。他的原则是祸不及复仇者的妻小,反之则为非正义性的暴徒。司法健全法律公正的社会,个人的复仇将不再具有道义上的正当性。

扼杀个人自由的极权制度不管是以何做为论据,他都没有存在的合理性。从权力的最初起源,他就带有明显的篡夺与僭越的非正当性。他既不符合己不所欲无施于人的中国传统文化,也不见容于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仇的观念。他更违背了上帝爱人生而平等的原则。而且与哀哭者同哀哭感同身受的基督教精神,又怎能容忍极权制度肆意蹂躏,上帝赋予每个人的自由权力呢?佛家的众生平等,万物有灵又岂能对阶级斗争的杀伐无度不金刚怒目?

保障个人权力行之有效的民主制度,在确保不侵犯他人自由权力的前题下,在不犯政治正确错误的基础上,个人自由才能撑的起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历史已经清晰的向人们表明,我们并没有选择被他们,是他们篡夺了我们的权力。假如士农工商兵代表的是抽象化的人民,试问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阶层在何时?以什么方式选择了他们?我想没有人能回答我这个问题。恐怕我们看到的只有后者以暴力的形式,用刺刀驱使前者的士农工商屈从于他们的奴役。既然不是通过多数人的认可,又不是建立在政府与人民(多数的个人)平等关系上的社会契约,党凌架于法律造就的就不是一个政府。

他甚至连朝廷都算不上,因为古时的臣民至少还拥有生育的权力,考试竞争人人平等的权力。最重要的是古代的帝制并没有可参照的制度做为对比,没有比较就没有他有我无的落差感。人们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的个人权力被篡夺的这一事实。从而看起来就不会有权力来源的合法性危机,所以信息闭塞的帝制就有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合理性。#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但在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的当下,极权体制所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极权恶棍们要么主动放下身段,顺应大势所趋放弃部分非法篡夺的权力,如台湾的蒋经国与苏联的戈尔巴乔夫。要么是不知死活逆历史潮流的负隅顽抗,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夫妇的悲惨下场与吊死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的绳索仍在半空中回荡。不是罗马尼亚的国民不具备苏联民众的冷静与理性,而是罗马尼亚的恶棍没有苏联戈尔巴乔夫自动放下身段的智慧。

如果不是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对民众积怨的舒缓与顽固派八一九政变的流产,恐怕等到苏联倒台时将不会是民众对其蔑视的吐口水,更大的可能是被仇恨冲毁理性的用锤子镰刀招呼他们。独裁恶棍们的可耻下场,往往是因他们不愿放弃既得利益的愚蠢与自视过高的顽劣态度所导致的必然。独裁者最明智的选择是在握有权力的时候开起变革,而不是要等到时局糜烂之时再做出让步。

极权恶棍好比是施暴者,他使民众处于被虐者的不利位置。当被虐者的哀求与哭嚎换来的是变本加厉的凌辱时,他争脱绳索的一霎那会做怎应的反应?此时处于劣势的施暴者即使是跪求原谅是否能挽回被虐者充满仇恨的报复?这是一个最起码的事物判断,却被某些尸位素餐者故意的歪曲与渲染为民众素质所导致的不同选择。这种认知高度也配称知识分子?他们的愚蠢与虚伪能使我们摆脱不利的逆境吗?只会起到恫吓民众为极权渔利的目的。时局动荡不是由民众的不理智所引发的,而是由独裁恶棍们的愚蠢与自私所导致的。是他们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从而引发了动荡不安的局势,也为野心家的产生提供了条件。

我们推翻极权制度目的不是要以暴易暴的对他们进行报复,而是要建立一个尊重个人权力的民主制度。虽然他们的罪恶罄南山之竹,书而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我们也不应该不经法律程序的侵害他们的个人权力。即便是惩罚也应该由司法取证求实,程序正义的经法律裁决来实现追责的目的。群体暴虐并不会因自身是受害者而具有某种正当性,因为他与建立民主制度保障个体权力的原则相冲突,也违背了我们坚守得不侵害他人自由权力的善恶价值观。

只要他们仍然处在施暴者的恶棍位置,我们就有权力使用任何手段对其进行还击。宽容是我们推翻暴政后应持有的态度,但不适用于我们的个人自由仍被践踏蹂躏之时。大丈夫可以承受屈辱但不能保有妻儿的话,那有何面目活于天地之间。遇到欲诉无门的冤屈,个人或群体选择自杀是最不值得原谅的愚蠢。因为自杀并不能撼动极权的冰冷,也无法为自身洗刷原有的屈辱。既然死都不怕,世上还有什么可恐惧的?如臭虫般的一死了之有何价值?不如为国事而死举大名耳!

极权制度下某些智力残缺的受害者是非全无的无差别伤害,对无辜者造成的不幸既起不到复仇的作用,也无法为自己争得尊严。此与极权恶棍欺凌弱者伤害他人的行为,并无本质上的差别。只不过前者的愚蠢更像是在向人们证明自己是至亲结合的产物,禽兽不如集大成者的终极怪胎。它并不能证明什么,也不会为自己洗刷掉什么。心理扭曲无差别报复社会(冲入学校伤害幼童、随机杀人的行为)的极端行为,它本身不但不值得同情,反而是猪狗不如的令人厌恶。#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极权制度奴役如此众多的人口,进可以左的共他人之产,退可以右的化公为私垄断所有的国家资源。恶棍们可以不在乎民意宁与友邦不予家奴的支持反文明的流氓国家,搅乱国际秩序以加强自身岌岌可危的安全感。窃取民国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使他们可以不顾国际公理几十年如一日的以搅局为己任。而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可以改变这种对自由世界极为不利的局面。也加强了自由世界整体的实力。自由世界对极权制度与执念宗教的绥靖,只会起到加强他们反自由的能力。

港台同胞我们同文同种,如果你们选择独立,真正热爱这个民族的人会坚定的站在你们一边。因为爱所以尊重同胞自由选择的权利,文化一体,血脉相连的同胞只有国贼才会忍心对你们刀枪相向。请不要无视奴役状态下同胞们的抗争,他们不是与你无关。除了我们在文化与血缘上同属华人,最重要的是只要极权制度存在,不管是统与独我们都将是最大的受害者。统一会使你们逐步的丧失自由,独立你们可能要面对战争的威胁。而保障个人自由权利民主化的中国,你们将不会再面对此种进退两难的窘境。不管以后是独立或统一,我们都不会丧失自由,更不会有战争的威胁。

极权制度不但奴役我们,还放纵执念宗教对我们的危害。他们不光扼杀我们的自由,还对整体的自由构成威胁。自由与奴役两者不能相容的差别,决定了它们相互对抗的特性。自由从来不是来自于暴君的恩赐,而是来自于踢翻暴君个人权力的争取。

2017.7.2中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来稿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