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著名“姐妹花”姐姐受审 色情保护伞直通常委级别

合肥市城市管理局前副局长陈海斌充当色情业的保护伞,先后7次收受色情场所的贿赂

中共官场淫乱不止上行下效,下边乱搞高层则充当保护伞。日前陆媒报导了合肥一位城管局副局长曾“罩着”一家涉黄夜总会长5年。河南省前副省长秦玉海、广东省前副省长刘志庚等高官,他们充当色情业的保护伞,而秦、刘的背后则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级人物。前山西纪委书记金道铭的“特定关系人”胡昕“受审,被指不仅是金道铭的情人,还是他的“白手套”。

陆媒《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7月9日披露,7月5日,中共合肥市城市管理局前副局长陈海斌受贿案在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法院开庭审理。陈被指2009年至2016年向多家单位和个人收受贿赂256万余元。其中50多万元贿赂,来自一家涉黄的“至尊银座”夜总会。

据指,“至尊银座”夜总会2010年开业,而陈海斌从2010年到2014年任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政委、局长,合肥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

“至尊银座”夜总会自2010年营业以来,一直存在有偿陪侍、裸陪等涉黄违规经营行为。为了逃避打击,获取保护,该夜总会大股东叶和平,先后7次到陈海斌办公室,向其行贿50余万元。陈海斌“罩着”这家夜总会长达5年时间。

此外,在这几年间,除了该夜总会,其它如洗浴、电玩等娱乐场所的经营人,也对陈海斌“趋之若鹜,纷纷送钱,寻求帮助和保护”。

中共高官不仅利用手中权力充当色情保护伞,而且自己也包养情妇,大肆敛财。

网传胡昕姐妹照片与金道铭

著名“姐妹花”姐姐受审与高官色权交易让人吃惊

据《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政事儿”7月7日报导,7月6日,前山西纪委书记金道铭的“特定关系人”胡昕在江苏省镇江市出庭受审。

报导称,胡氏姐妹不仅是金道铭的情人,还是他的“白手套”。胡昕受贿罪、非法经营罪的涉案金额,共达15亿多元之巨,这个数目着实让人吃惊。

胡昕被指控在2010年至2011年间,与时为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的金道铭共谋,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谋利。仅在2010年5月至2011年初,先后接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孔庆智、经办人赵海斌1亿元贿赂。

2014年2月,时任中共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被中纪委宣布落马,成为中共十八大后山西官场“首虎”。

据多家媒体报导,金道铭涉及周永康之子周滨主导的前吕梁市市长丁雪峰买官案,其在山西期间,还涉嫌包庇山西多宗大案,甚至涉嫌参与保护山西黑社会老大。另外,金道铭还是令计划主掌的“西山会”成员。

2014年12月,中纪委通报曾称,金道铭利用职权便利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和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等等。

郑州“皇家一号”号称“中原第一大会所”(网络图片)

周永康与叶迎春(右)、沈冰

李长春

案涉2常委李长春和周永康

大陆《南方周末》曾报导,2013年11月1日夜,郑州“皇家一号”夜总会被突击搜查。当晚,来自河南新乡的一千多名警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人山人海的“皇家一号”,被带走的人“押了十几车”。

有中原第一会所之称的“皇家一号”,每年的收入高达2亿元人民币。据报,该会所硬件超过北京的“天上人间”。2012年8月刚开业时,女公关数量超过1,000人,后来长期维持在500人左右,每月的收入都不会低于10万元。她们面试时由5名考官严格考核,形象及打扮几乎照搬空姐,客人人均消费超过5000元。会所内最大房间可容纳100余人,房间费从1,000元到1万元不等。

郑州“皇家一号”号称“中原第一大会所”(网络图片)

习近平旧部王小洪于2013年8月从福建空降到河南任省公安厅厅长,3个月后就端掉了“皇家一号”夜总会。据陆媒报道,王小洪查此案“顶了很大压力”,“皇家一号”的幕后出资人在河南根基很深,派出所不敢贸然查处。

有外媒报导称,该夜总会幕后的大靠山就是秦玉海和郑州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

秦玉海曾掌管河南公安系统长达9年。2014年9月21日晚,时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的秦玉海落马。包括秦在内,河南省公安系统有三名厅级以上官员先后被查。包括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廷欣、治安支队支队长王新敏等8人也因涉案“皇家一号”落马。

郑州“皇家一号”号称“中原第一大会所”(网络图片)

李长春曾任河南省委书记。有网民曾爆料称,李长春当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后,对时任河南副省长和公安厅长秦玉海多有关照。

秦玉海亦与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仕途上多有交集。秦曾在大庆石油部门任职,期间是周永康的下属。2003年周永康任公安部长,次年没有任何从警经历的秦玉海即转入公安系统。

张德江

“东莞一哥”刘志庚背后的2常委

刘志庚从2004年2月到2011年11月,先后担任东莞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2009年11月,时任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高调“扫黄”,要求公安机关对充当“保护伞”的官员“查出一个严惩一个”。但随后不久他又改口称“扫黄不能矫枉过正”,要求“各镇把握好度……不要扫荡式每家都去查”。

大陆《京华时报》说,刘执掌东莞期间,充当淫业保护伞,甚至曾提出“适度扫黄”的怪论,致东莞沦为中国“性都”。而其兄长、妻子等家人均利用他的影响力大发横财。

报导指,刘志庚兄长刘耕在东莞经营KTV,场内色情服务、赌博及毒品问题泛滥,警方不敢插手。

曾庆红

刘志庚敢如此嚣张,据悉他是江派现常委张德江一手提拔的亲信,张在主掌广东时期,东莞的色情业不断膨胀。据报导,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退休后常住广东,“情陷东莞”,并享受刘志庚等高官的“侍奉”。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