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永远隐瞒正式国号 周恩来自有办法

从正常人逻辑说,既然是“民主共和国”,当然属于人民,没必要画蛇添足,但戏法就在此处伏笔,周恩来自有办法,全称为“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带“民主”定义的正式国名,中共只让它在1949年10月《共同纲领》中出现过一次。这在周恩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小菜一碟,让人提出名词太长,应用不便时,可以“简称”。其实一共九个字,并不长,比起“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的译称还少三个汉字,简化掉的应该是重复用语“人民”二字,简称为“中华民主共和国”,最后却专门把民主二字化掉,大家都对简称心无芥蒂。

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不是中共正式国号。

在1949年以前,全中国大城市中大、中学生,甚至小学生的作文,结尾都离不开一句话:“建立民主、富强的新中国 。

全国民众,尤其学生对民主的期望,可谓“若大旱之望云霓”。

这也是中共长期宣传的结果,国民党不提“民主”,而民主是中共进攻国民党的主要武器,以此唤起知识界,向国民党施加舆论压力。一再制造舆论:反对一党专制,要求国民政府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各党派通过民主协商,建立民主联合政府。

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副座刘少奇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准备到国民政府中参政,进行“合法”斗争,不到三年形势急转直下,对手出于恐惧,慌忙后撒,毛泽东兴奋地鼓动全党:“现在打仗就是走路,解放军走到哪里,解放到哪里。”中央军撒得急,中共军追得快,国军在东北的残部慌忙从葫芦岛乘军舰逃走,蒋经国在重庆乘吉普车与追击的共军抢时间赛跑。

毛泽东踌躇满志,向往着苏联式的一党专政。在1953年斯大林逝世之前,中共还不能独立,毛原本对建立国家形式并不感兴趣,尤其是怕自己提出的各民主党派、民主协商建立的那种民主联合政府:执政党还要对各党派“负责”不能像延安那样恣意而行、无法无天,拉来个“开明”地主李鼎铭装装门面,就可以大唱“建立了敌后根据地,实现民主好处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了。

斯大林毕竟是和丘吉尔、罗斯福一茬的老一代政客,老谋深算,眼光要远些,自1948年派米高扬到西柏坡,与中共交换情报后,“提示”必须拉拢反蒋及中立的党派到中共周围,以争取全国中间民众。

那时一首流行的创作歌曲词是:“毛主席提出好主张,建立民主共和国”,向来党员都被蒙在鼓里,以为这是毛的伟大决策,广大党员只管去起“模范带头作用”,至于中苏两党的勾结与师徒关系从来是黑箱作业;尽管口号一再变,有时是180度的大转弯,基层党员始终感到“英明伟大”,是“及时”调整决策。

斯大林出题目,中共难作文章,因为中共中央在自己长期造成的民主舆论面前,真是作茧自缚,怎样搬起石头不砸自己的脚却是面临的一大关隘。中共如何在民主招牌之前,斩关夺锁?

第一步是消灭“民主”,但不能公开食言。第二步是灌输“专政”,藉助列宁诡辩。

在共产洋教原教旨中,没有民主的地位,“民主”只是手段,用以进攻国民政府,而对内只是用来“调动积极性”,为“集中”独裁铺路,以利“贯彻执行”。

共产党意识中,“民主”是属于资产阶级的腐朽的不中用的东西;是破坏党的统一,威胁党领导权的“反动”观念。

马克思要打碎的就是这种“民主”的国家形式,至于建立新的国家机器,从来没有“无产阶级民主专政”之说。

中共中央再次面临世界观与方法论的矛盾,不能用直接的方法收回对各党派的邀请,或冷淡接待,相反毛还要事必躬亲,亲自到北京火车站去迎接孙中山遗孀宋庆龄“大姐”及各党派领袖及无党派民主人士。

民主作为手段在党文化中大有“排场”。于是召开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六国饭店、北京饭店大开筵宴,中南海怀仁堂会场庄严:讨论国家大事。国旗、国歌,大家充分发表意见。美术家、音乐家徐悲鸿等人都热情参与,建议国旗当采取民族形式,以中华民族的象征黄河为中心,既然中共喜欢红色,也可以两全其美,红旗中间横贯一条标志黄河的金带或黄带,无神论的中共代表及帮衬者却说不吉利,有分裂之征;至于国名,不搞苏联式的联邦,参照世界民主国家如美利坚合众国“联合的各州”之意(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歌词中所说“毛主席提出好主张,建立民主共和国”,大家当然拥护,热烈鼓掌。不过中共要把一贯的招牌“人民”二字冠在前面。

从正常人逻辑说,既然是“民主共和国”,当然属于人民,没必要画蛇添足,但戏法就在此处伏笔,周恩来自有办法,全称为“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带“民主”定义的正式国名,中共只让它在1949年10月《共同纲领》中出现过一次。这在周恩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小菜一碟,让人提出名词太长,应用不便时,可以“简称”。其实一共九个字,并不长,比起“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的译称还少三个汉字,简化掉的应该是重复用语“人民”二字,简称为“中华民主共和国”,最后却专门把民主二字化掉,大家都对简称心无芥蒂。因为都以为简称不是正式名称,不去掉人民二字而去掉民主二字也无所谓,不是什么大事;中共却早已防备“循名责实”:

人们不免要想要问:既然是民主共和国,怎么《人民日报》一篇社论,就可以把几百万公民以反革命名义枪决?为什么不经议会就可以对学生市民动用坦克屠杀,以及对农民土地、私人企业以运动“归公”等等无数非法行为?

于是在“开国”典礼上毛正式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是不经意的忽略?不是,讲稿上就是这样写的,在如此重大场合、历史关健时刻不用正式名称,却用简称,真是奇哉怪也!不容思考,间不容发,人们都被紧接着的下一句话,激动得欢呼雀跃,那便是“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天安门城楼上下包括“人民”共和国的中央政府付主席宋庆龄、张澜老人及各位部长张伯钧、罗隆基等民主人士都没注意到他们长期追求向往的“民主”已被偷去,中国人民从此就要一步步跪下,他们自己就要“躺下”了。

从此一钟定音,所有正式场合,正式文件一律用“简称”。“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全称,作为正式国名,永远古董般留在《共同纲领》几页纸上。

中共加入联合国,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中美联合公报》等正式文献,国号中都不见“民主”二字,正式国号已无人知道,简称在联合国悄悄“扶正”。

从“整风反右”、“六四运动”至今,上至民主党派,教授、学者,下至大中学生包括方励之先生等学界名流,都一直没注意到这历史一瞬间的细节而形成了致命的误区:你不能向共产党要求它没有的东西,它只好骗你,骗不过,只有杀你。犹如向骡子要后代,向寡妇要处女膜,向强盗要良心。

现在一听说温总理要民主改革,中共胡书记对外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国人、老外都不免勃然心动:“我们在帮助中国和平转型啊!”“高智晟太激烈:我们孤立之!”“多少人退党是笑话啦!”“生摘法轮功人器官是造谣啦!”沉渣泛起,不一而足。

稍安勿燥,请先回忆一段历史。

今钟阿波罗网博客:

http://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900&do=blog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今钟阿波罗网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