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生态 > 正文

被污染的环境开始疯狂报复:中国一年新增430万癌症患者

环境污染对中国的影响,已经日益严重。科学界已经达成共识:接近90%的癌症成因与环境和生活方式有关。近几十年来,农村患癌人口急剧上升,成因与日趋恶化的农村环境有着直接关系。

中国2015年约有430万人确诊癌症(博士学者圈)

环境污染对中国的影响,已经日益严重。科学界已经达成共识:接近90%的癌症成因与环境和生活方式有关。近几十年来,农村患癌人口急剧上升,成因与日趋恶化的农村环境有着直接关系。

1

你的母亲河还好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河,

那就是自己的母亲河。

我的母亲河是一条可以流向长江的小河流——隆兴河。

如今,

我的母亲河满目疮痍,

流淌地不再是清澈地河水,

而是我的眼泪!

▲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北沟村,断流的河道中肆意生长地绿藻和野草。

我的故乡地处江汉平原腹地,

素有“鱼米之乡”和“中国水稻第一县”

美誉的湖北省监利县。

由于旧体制弊端的积累,

农业走入了困境,

农村发展艰难。

▲图为2016年2月3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几只鸭子在断流的河道里觅食,河水出现绿藻主要是河水受到了污染。

特别是农村生态破坏日益严重,

农业环境受到严重冲击,

农民利益受到极大伤害,

人民群众对环境的焦虑和不满越来越突出。

▲图为2016年1月27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村民把公共河道改成的私人鱼池。从龚场镇镇政府到渡口村,几十公里的隆兴河上,堵塞河道建鱼池的现象,十分普遍。

当前,

国家安全饮水工程虽然基本解决了饮水问题,

但不能解决水污染的问题。

▲图为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刘市,一座桥头堆积如山的垃圾,常年无人清理。

村庄环境卫生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主要来自人的生活污染和畜禽粪便污染。

▲图为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往日的河水变成了臭水沟。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农村垃圾随地堆放在田间地头、路边或自家的屋檐下,没有任何的防渗等环保措施。

一到夏天,

丢弃的瓜果皮会滋生大量的蚊虫,

气味难闻。

生猪随地养、污水随手泼、

垃圾随处倒等不文明习惯

与要建设的新农村相差甚远。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河道断流后,

许多农用船只弃在河里,

任其腐烂。

造成农村环境污染的原因,

有农民环境意识淡薄、

农田过量施用化肥农药、

农民聚居点环保基础设施滞后等原因。

农村污染的治理关系到我国9亿农村人民的生活质量,

也直接影响着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目前全国有60多万个行政村,

农村人口达到91960多万人,

人口分散,农村污染难以集中处理。

▲图为2016年2月9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当地镇政府门前的河道里积满了枯死的水浮芦,河畔上也被种上了蔬菜。

2016年2月11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隆河村,

笔者在走访的龚场镇大部分农村地区,

很少有集中固定收集垃圾的垃圾箱(或垃圾池),

即使某些农村有这些设施,

由于当地农民环保的意识的淡薄,

垃圾依然随地乱丢,

垃圾箱(或垃圾池)最终只能成为摆设。

生活垃圾形成的污染已经成为农村环境污染的主要“元凶”之一。

笔者在家乡多个村庄采访发现,

留守在家种田的大都是60左右的老人,

有句话描述得很形象,

“七个老人八颗牙,人人都是白头发”。

只有临近过年,

村里才看见有年轻人。

很难想象,

发展现代农业和建设新农村的重任压在这些老人们的身上。

▲图为2016年2月6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刘场村,一名小孩在河边玩耍。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几名妇女在河边杀鱼,

生活污水直接排在了河里。

农村生活污水绝大部分未经处理直接排放,

生活垃圾大多随意堆放。

这些生产或生活行为对农村生态系统等造成潜在的威胁。

2016年2月4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郑家村,

村民在鱼池摸鱼。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鱼池里的死鱼。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刘场村,

村民在水井边洗菜。

一段时期,

因受水污染影响,

村民家家户户打了水井。

2016年2月5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朝阳下的自来水塔。

据了解,

这座水塔于1985年左右修建,

当初是附近中学校和乡政府机关

以及的少数居民的饮用水,

至今已废弃10几年。

2016年2月11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由于农村地区的疏于管理,

一条自来水管裸漏在河边。

监利县各村的生活用水

一般来自于自来水、地表水和地下水,

农村生活污水一般由院内污水沟、

门外污水沟、

泼洒在门外空地三种方式排放。

2

环境展开疯狂的报复

在中国,

癌症已成为疾病死因之首,

且发病率和死亡率还在攀升,

对公众健康造成巨大威胁。

据统计,

中国去年约有430万人确诊癌症;

280万人死于癌症,

平均每天7500人。

湖北省肿瘤登记中心2013年公布数据。

据统计,

目前湖北省(按6700万人口计)癌症年新发病例数约为16万,

年死亡数约为11.5万,

三年累计现症病例近20万。

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

湖北省城乡居民恶性肿瘤死亡率上升了88.9%,

高于全国增长水平。

▲图为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在乡村医务室前输液的村民。

癌症大数据提示,

接近90%的癌症都可以追溯到生活方式、环境因素,

只有10%-30%的癌症可以归结为基因突变。

图为2016年2月4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郑家村,65岁的彭德茂常年胃病,基本没有劳动能力,他疑似胃癌,但无钱检查。

彭德茂只有三个女儿,

都已出嫁。

他本想再生个儿子,

但老婆早就结扎。

现在俩老的基本生活就靠捡废品,

想申请低保村里一直没批准。

2016年2月9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65岁黎宏柏站在儿子的坟墓前。

10多年前,

他的独生儿子因肝癌去世,

随后,

儿媳妇留下才几岁的小孙子也改嫁了。

三年前,

黎宏柏也因在工地摔断脊椎,

丧失了劳动能力。

为了给还在上大学的孙子交学费,

家里的负担现在落在了他老婆身上。

黎宏柏说,

他的老婆61岁,

在广东做保姆,

今年过年都没回来。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57岁的柳会新是村里的种粮大户,

包租了150亩水稻田。

柳会新说,

现在种地虽然实行了机械化,

但通往田地的道路还没修建,

河道早已无法行船,

去地里干活都要涉水过河。

每年收割水稻时就像做“贼”一样,

都要在夜里进行。

因为只有趁其他农户不注意,

让拖拉机偷偷从他人农田驶过。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一根栽在菜地的电线杆。

村民柳会新说,

地里的电线杆本来是用于农田灌溉,

应该靠近河道,

便于抽水,

但由于没有规划,

公器就会被私用了。

2016年2月6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这是农户自己沿着河道牵的电线,

用于农田灌溉。

2016年2月5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

在家打麻将的村民。

而今,

许多优秀农耕文化渐渐在麻将声中丢失。

“挣钱”成了农村的主要价值取向,

一切都为了钱。

2016年2月3日,

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刘场村,

一位道士在一辆新的豪车前祭拜。

龚场镇被称为中国的玻铝之乡,

90%以上从事玻铝生意,

大多数是农民身份的商人,

农村出现了一大批“有车族”。

这本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儿,

但不少农村“有车族”其实负债累累,

买辆小轿车并非因为生活富足,

而是出于相互攀比“争脸面”。

最新统计,

2015年上半年我省城市居民收入13752元,

农村居民收入4965元,

倍差2.77。

其次贫富不均的问题。

市场经济下的农民迅速分化成多个阶层,

监利县千万富翁一大批,

但也有很大一批贫困户,

他们或因灾、因病、因疾而贫困,苦苦奔波。

▲图为2016年2月9日,湖北省监利县龚场镇新庄村,放飞孔明灯的小孩。

在中国,

几乎每个人身边,

都能认识或接触到至少一个罹患癌症的人。

癌症,

已经成为国人不可承受之痛。

生态有其规律,

不要以为自然环境没有意识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蹂躏和破坏它,

当大自然忍无可忍之时,

只会对国人展开疯狂报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搜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